邻国关系经受考验——对中、对韩关系修复迟迟难进
参议院选举后的安倍外交,9月成为关注焦点

铃木美胜 [作者简介]

[2013.08.1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为参加G8峰会到达英国贝尔法斯特机场的安倍首相(照片:代表摄影,AP/Aflo)

上任半年有余,安倍晋三首相全力开展战略外交,贯彻了两个原则。

第一,尽管自野田政权以来,日本与中国和韩国的双边关系一直处在最险恶的状况之中,但在有关主权及历史问题上不作妥协。这一点特别是对中国,直接体现在首相自身强调的“价值观外交”的推进上。其结果,自年初以来开展的安倍外交的轨迹,被媒体看成了“中国包围网”。

第二,每月一次(或更多)的外访。历代首相,每年的前半年因被国会所束缚,往往疏于外交。安倍首相展开的高效的首脑外交,是没有前例的。

参议院选举之后,安倍战略外交的这两个原则也不会发生变化。

日中关系,懦夫博弈仍将继续

安倍战略外交最重要的课题,在参议院选举之后也依然是与中国、韩国、朝鲜的邻国外交。

目前,9月的首脑外交是一大焦点。6月初,外务省负责人的设想是,首先抓住6月30日-7月1日东盟地区论坛(ARF)外长会这一良机,实现与中国、韩国的外长会谈(或对话),之后在9月5、6日的G20领导人峰会期间,举行首脑会谈。

其间,因美国从中斡旋努力,ARF之际实现了日韩两国外长的会谈,在与韩国的关系修复问题上向前迈进了一步。但对中外交则没有取得预期的成果。例如,下述情节就反映了日中两国的现状。会议期间,虽然岸田文雄外相和王毅外相“有3次握手的机会”(外务省有关人士),但每次连只言片语的寒暄致意都没有,更不用说谈话了。

而且,据说明显可见“王毅外相避开电视或相机镜头,以免摄入画面”(同上)的情形。王毅外相是做过驻日大使的知日派,正因为如此,反而难以灵活应对。因为在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日中关系之现状下,国内舆论压力之大超出想象。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认为安倍首相和习近平国家主席准备在G20领导人圣彼得堡峰会期间举行首脑会谈是毫无希望的。外务省内部也流露出这样的声音,称“不会越过外长级会谈,直接安排进行首脑级会谈。非正式交谈这种‘对话’形式恐怕也很难实现。”(该省高级干部)

国内社会问题重重的习近平政权,在各种企图蠢动的权力渊薮中南海还没有巩固基础。外加民粹主义的洗礼,网络舆论在中国政治中已拥有了巨大的影响力,可以说习近平保持的是一种极其微妙的平衡;而且也不认为,这样的政权凭侵犯领海造成既成事实,会轻易降低妥协标准。

“日方对话之窗总是敞开的,但不接受为首脑会谈的举办附加条件的做法”(安倍首相)——也就是说日方的姿态是,不接受以承认尖阁诸岛(钓鱼岛——译注)存在“争议”为前提条件而举行首脑会谈。日中间的懦夫博弈仍将继续。

朝鲜半岛问题,前景仍不明朗

对韩关系,通过ARF之际的日韩外长会谈,看似出现了转机。7月11、12两日,斋木昭隆外务事务次官访韩,就是着眼于9月的日韩首脑会谈进行的事前准备工作。外交当局已经开始着手修复双边关系,这是事实,然而,在从军慰安妇(日军性奴——译注)和竹岛(韩国名独岛)问题上,朴槿惠总统姿态依旧,仍在继续谴责日本。因此切忌过度乐观。

有关朝鲜问题,6月的美中首脑会谈,“在朝鲜的非核化问题上取得一致 ”,中国积极主动的朝鲜半岛外交引人注目。朝鲜与韩国也以开城工业园区(恢复正常运转)为突破口开启了南北对话。为实现朝鲜最为重视的美朝直接对话以及重启六方会谈而创造条件的工作迈入了起步阶段。

日本的对朝外交,则有5月内阁顾问饭岛勋的访朝。但从结果看,也可以说它“作为一个向外释放对话意愿的代表性举措而被朝鲜利用”。若不首先举行“日韩修复仪式(首脑会谈)”,日美韩三者之间不能步调一致的话,那么恐怕就无法取得真正的进展。

申办东京奥运,势在必夺

而除了邻国外交之外,参加由美国主导推进的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TPP)的谈判即将成为现实。在安保领域,为加强日美合作,安倍内阁在积极推进对悬而未决的集体自卫权的四种(动武)情形(※1)的认可工作,预定9月提交报告,10月拿出政府见解。同时,预计日本政府还将制定第一个“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构想及新的“防卫计划大纲”。

在这种形势下,安倍首相倾注满腔热情的国际活动,是9月下旬联合国大会之前计划亲自出席9月7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的国际奥委会(IOC)全会,该会上将最终敲定2020年夏季奥运的主办城市。如果东京申办成功,那么既可在世界上夸耀日本的存在地位,也有助于进一步提升安倍人气;同时,还会成为决定政权命运的安倍经济政策的一大支柱——此番谋略并不令人意外。

(※1)^ 在公海上保护美国军舰(免受攻击);当有导弹可能威胁到美国时,进行拦截;在执行联合国维和行动之时,如果别国军队遭到袭击可出兵警卫;扩大在国外的后方支援活动。

时事通讯社评论委员。《外交》前总编。早稻田大学政经系毕业后,进入时事通讯社政治部。历任华盛顿特派员、外务省、首相官邸、自民党各记者俱乐部组长,后来担任过政治部副部长、纽约总局局长、评论副委员长、编辑局总务、时事Janet总编。著书有《延续至今的“战败国外交”》(草思社)、《小泽一郎为何会被TV施暴》(文艺春秋)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