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政权面临的挑战

白石隆 [作者简介]

[2011.11.2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9月2日,日本成立了以野田佳彦为首相的新政权。读卖新闻社在9月2-3日实施的全国紧急舆论调查显示,新内阁的支持率达65%(《读卖新闻》,9月4日);在每日新闻社的调查中,支持率为56%(《每日新闻》,9月4日),这与菅直人内阁辞职前的15%相比,有了大幅度好转。

然而,这恐怕不过是昙花一现。与此相比更为令人忧虑的,是政府的威信在国民中已丧失殆尽。根据读卖新闻9月3-4日实施的调查(《读卖新闻》,9月10日早报),国民对此次地震赈灾工作及活动予以高度评价的,是自卫队(82%)、志愿活动者(73%)、消防(52%)、受灾地区的自治体(42%)、警察(40%)等,而对政府(6%)及国会(3%)的评价极低。如果将其原因归结于菅直人原首相将维持政权优先于赈灾对策的行动,那么也不足为奇。但是,如此缺乏国民信赖的政府及国会,在诸如参加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交涉、税制与社会保障一体化改革这些国民舆论赞成反对意见参半的问题上,是极难取得大胆的政策性主动权的。

这一点在野田新内阁成立后一个月中已经得到证明。9月27日,政府与执政党决定了筹集赈灾重建资金的临时增税法案。其内容是在3-10年内提高所得税、法人税、住民税和烟草税。可是,做出这一决定却经历了迂回曲折。

政府税制调查会于9月16日,就筹措东日本大地震重建资金的临时增税,抛砖引玉,拿出了以所得税、法人税为基轴的2个政府执政党方案。据报道,政府税制调查会在这一天的会议上提出了3个方案,但由于执政党内部反对意见十分强烈,接到调查会会长安住纯财务大臣报告的野田佳彦首相,指示将消费税的增税草案排除在外,因为此前刚决定提高消费税税率,用作社会保障资金的财源。但是,尽管如此,9月26日召开的民主党税制调查会总会,上演了一台反对增税的大合唱,意见的汇总被迫拖到了27日。

据每日新闻调查(9月4日),对确保社会保障资金的财源及东日本大地震震后重建资金而提高消费税问题,“赞成”者为53%,“反对”者为43%。因而在民主党内,对税制改革存在巨大的意见分歧也不以为怪。然而,考虑到仅仅围绕确保震后重建资金的问题,执政党内部就有如此巨大的抵抗,那么今后的税制与社会保障一体化改革将会如何?令人不胜担忧。政府执政党6月底已经商定了包括提高消费税在内的税制与社会保障一体化改革草案,预定在明年的通常国会上提交增加消费税的有关法案,按照到2015年前后将消费税增至10%的方针,充实具体内容。然而,国民对政府与国会极度不信任,选举的可能性越来越高。在这种状况下,关于税制与社会保障一体化改革,野田政权会在多大程度上持之以恒地坚持其政治信念,还是个问号。

缅甸新政权的新动向

最近,缅甸出现了一系列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缅甸从1988年政变以来,一直处于军事政权的统治之下。但是,去年11月举行了大选,今年1月下旬召开了议会,2月4日,吴登盛当选为总统。当初,这种向文官政府的移交被认为只是一种形式,因为在大选中,长年支撑军事政权的“联邦团结与发展党(USDP)”获得了近8成议席,吴登盛总统也曾是军事政权的首相。但是,军事政权的最高决策机关“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SPDC)”解散,到8月,还基本判明SPDC主席丹瑞大将的引退。

与政权中枢的政治变化同出一辙,出现了各种值得注目的动向。5月下旬,除ASEAN(东盟)以外,吴登盛总统将中国作为出访的第一个国家,与中国的胡锦涛主席就能源、电力、交通设施等领域的扩大合作达成共识,并将中缅关系提升到全面战略性伙伴关系的高度。

中国自1988年以来,向缅甸提供了大量的经济和军事援助,最近又实施了多方面的大规模经济合作项目。例如,截至2010年,中国企业在缅甸各地参与了63项水电开发事业,还在建设从昆明至印度洋的良港皎漂的石油天然气管道及公路。另外, 2011年1月,中国向缅甸的直接投资额累计已达96亿美元(约7400亿日元),超过泰国,位居各个国家及地区之首。2010年的中缅贸易额也达到44亿美元(约3400亿日元),比前一年增长了5成。缅甸总统在两国间外交访问活动中首选中国,实为自然之举。

但也发生了预想不到的事情。缅甸在4月宣布希望承办2014年东盟系列会议。按规定2006年原本是缅甸(按英文字母顺序接替马来西亚)担任东盟年度轮值主席国的年份,但由于东盟其他国家担心如果缅甸成为主席国,将会招致欧美各国抵制参加东盟扩大会议,因而施加压力,使缅甸不得不放弃了主办权。为此,缅甸若想成为东盟年度轮值主席国,就必须拿出诸如释放政治犯、国内政治改革等具体且实际的成果。有迹象表明缅甸对此有所准备。实际上,缅甸总统今年8月与民主化运动的代表人物昂山素季进行了会谈,可以认为其后双方协商有了相当的进展。其佐证是,9月30日,在劳工部长吴昂基与昂山素季会谈后发表的声明中,提到双方就吴登盛总统的政治犯“特赦计划”等问题进行了磋商。同一天,吴登盛总统还在议会宣布,停止正在北部卡钦省伊洛瓦底江流域建设的密松大坝计划,这是中国援助的一项总投资达36亿美元(约2770亿日元)的工程。此举意在表明国民之间的和解优先于与中国的经济合作。

缘何如此?因为新政权把国民和解与经济发展作为改善国民生活这一国家政策的根本,其举措之一,就是争取解除欧美的经济制裁,改善与国际社会的关系;而其背景,是近来缅甸良好的经济发展势头。来自国外的直接投资也在迅速增加。2010年度的直接投资额约为200亿美元(约1.5兆日元),仅仅一年,投资额就超过了1988至2009年间的总合(约160亿美元)。同时还开始了与中国以外的各国的经济合作事业。其中规模最大的是缅甸南部土瓦的开发项目,投资总额580亿美元(约4.5兆日元),包括位于南部走廊——自越南经柬埔寨、泰国,穿过缅甸通向印度洋——出口的土瓦港湾设施建设、重化学工业的招商引资项目等。

简单地说,就是缅甸新政权同东亚其他许多国家一样,将发展经济作为了政治目标。为获得成功,必须解除欧美的经济制裁,改善与国际社会的关系,推进与日本以及其它国家的经济合作。同时,这也是缅甸不过分依赖中国的有效措施。

中国在大湄公河流域大力展开高速公路铁路建设、水电开发事业、扩大输电网等经济合作,由此中国(云南省)与越南、泰国、缅甸之间在纵向上逐渐形成了中心辐射型的关系。但是,为了这一地区市场一体化及经济的发展,这些国家在横向上的联系也十分重要。缅甸自1988年以来,一直处于欧美的经济制裁之下,但最近也出现了变化的征兆。比如,9月29日,缅甸外长温纳貌伦访问华盛顿,分别会见了助理国务卿库尔特・坎贝尔(负责东亚及太平洋事务)和美国缅甸事务特使・政策协调官德里克・米切尔等官员。缅甸政府如果在释放政治犯等政治改革方面采取具体行动,欧美便有可能逐渐解除对缅甸的经济制裁。总之,缅甸存在着巨变的可能性。即便是为了促进其变化,对日本来说,在培养人才、土瓦开发等方面与缅甸恢复经济合作的时机也已成熟。

nippon.com总编。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校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亚洲经济研究所所长。1950年出生于爱媛县。1974年完成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国际关系论硕士课程,1977年完成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历任康奈尔大学历史系亚洲研究学科教授、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从2005年开始任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教授。2007年获紫绶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内阁府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成员。著有《海洋帝国——如何思考亚洲》(中央公论新社/2000年/获读卖·吉野作造奖)、《帝国及其局限——美国·东亚·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