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地区谋求秩序的“进化”

白石隆 [作者简介]

[2012.02.0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民主党内围绕参加TPP协定交涉的对立

11月11日,野田佳彦首相谈及“就参加TPP(环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议)交涉,将与有关国家展开协商”,表明了参加TPP协定交涉程序的方针。首相还于第二天12日在夏威夷举办的亚洲太平洋经济协作(APEC)首脑会议上,向以奥巴马总统为首的相关各国首脑转达了这一方针。以民主党为中心的政权成立以来两年两个月过去了,以往的首相,特别是菅直人首相在增加消费税、是否参加TPP协定交涉以及灾区重建、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后的能源政策等问题上,以维护政权为先决条件,没有作出任何由自己承担职责的意志决定。与之相比,野田就任首相两个多月便决定推出以重建为目的的增税方案,并对是否参加TPP协定交涉这一悬案做出了决定,是非常可喜的。政府今后还将修定武器出口等三原则,并且增加消费税、社会保障改革等社会舆论赞成反对各半的问题也亟待解决。首相的工作就是要对那些悬而未决的问题自身做出决定,并推动实施。至今为止的整体情况不错,希望首相今后一定继续发挥领导作用。这也是挽回震灾以来国民对政府和国会信赖一落千丈的唯一途径。

可即便如此,与先前决定为重建增税时一样,此次野田首相决定参加TPP协定交涉,也令民主党出现内部分裂。首相于10月28日的施政演说中,就参加TPP协定交涉问题说道:“我们将彻底展开讨论并尽早拿出结论。”之后,在民主党关于TPP的项目小组会议上,慎重派和反对派始终超过赞成派,结果,项目小组对参加TPP交涉问题也不得不要求首相“要慎重判断”。

民主党内主张反对参加TPP协定交涉的是由山田正彦前农业大臣担任会长的“慎重考虑TPP会”,小泽一郎原代表针对这一问题没有特别发言,但众所周知,小泽派的议员很多人都参加了这个“慎重考虑TPP会”。围绕为灾区重建增税而产生的民主党内的对立,也是以这些人为中心。再进一步说,8月29日两院议员总会上举行民主党代表选举时,支持野田的竞争对手海江田万里前经济产业大臣的也是这帮人。T. J. Pempel(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在题为《胡乱散财与生产率之间-自由民主党的崩溃》(”Between Pork and Productivity: The Collapse of the Liberal Democratic Party”, The Journal of Japanese Studies, Volume 36, Number 2, Summer 2010, pp. 227–254)这篇备受赞赏的论文中指出,2009年8月30日的大选中,自民党之所以败北,原因就在于自民党除了小泉政权以外的历代政权,均存在重视生产率派与胡乱散财派的党内派系对立,从而未能推出振兴日本经济的有效政策。

其论点正中要害,并且对民主党也同样适用。就是说,不论是自民党还是民主党,党内都存在着重视“生产率”派和“胡乱散财(再分配)”派。但是,以小选区制为基础的现行选举制度下,即便是政策主张相同的“生产率”派,或 “胡乱散财”派,但由于所属政党不同,就必须在同一选区中竞争。结果,难以沿着“是强调生产性还是胡乱散财”这一对立轴展开政党重组。即便政权更迭,也难以打破政治僵局,原因就在于此。

民主党内围绕是否参加TPP协定交涉展开讨论时,以山田正彦前农业大臣为代表的反对派与自民党和公明党的反对派议员联手,动摇了民主党领导层。11月10日由首相主持举行的政府、民主三巨头(官房长官、干事长、政策调查会长)会议上,党方面的出席者甚至转达说,如果决定参加交涉的话,慎重派的议员将可能会脱党。截止到11月20日,尚未出现有脱党者。我认为以此为契机,如果以“强调生产性还是强调乱撒钱”为轴出现政党重组的话,从打破日本政治僵局的角度来看,是值得欢迎的。

值得深思的亚太地区秩序

11月12日,在夏威夷举办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首脑会议上,除了日本以外,加拿大和墨西哥也表明将参加交涉。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也在演说中提及了TPP,并把它作为继中国提倡的东盟(ASEAN)和日中韩三国自由贸易协定(FTA)等之后的框架,表示出认可的姿态。但中国外交部干部却透露出“我们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等不满,极其忧虑其成为“对中国的包围网”。这在自11月18日开始举行的东盟加三首脑会议,特别是19日东亚首脑会议后,会变得更为深刻。18日通过的日本与东盟的共同宣言中,为了促进构筑东盟共同体,加深日本和东盟的关系,确认了日本将提供总项目费用2万亿日元规模的基础建设援助,同时,推动在南海主权问题上建立多国间法律框架的方针。此外,在19日的东亚首脑会议上,针对这一问题,美国和中国出现了正面对立。

但是,把这一连串的行动看作是“包围中国”或“牵制中国”的话,将会失去平衡。TPP是一个以怎样的标准推进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构筑的问题。另外,关于南海的领土问题必须达成制定一个和平解决纷争的具有法律效率的行动准则。这些都是关系到建立规则的问题。在这层意义上,奥巴马总统11月17日在澳洲会议上的演说值得注目。在演说中,奥巴马总统明确了美国作为太平洋国家,将持续参与维护亚太地区的安全和稳定,同时还呼吁在贸易方面,构筑基于共同准则的自由、公平、开放的国际经济秩序。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国家的抬头,带来世界性以及地区性财富和力量分布的急剧变化。在这种形势下,当今势在必行的是,东亚、亚太地区秩序的“进化”。奥巴马总统表明了将从正面致力于这一课题的意志。我对此大为欢迎。

nippon.com总编。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校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亚洲经济研究所所长。1950年出生于爱媛县。1974年完成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国际关系论硕士课程,1977年完成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历任康奈尔大学历史系亚洲研究学科教授、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从2005年开始任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教授。2007年获紫绶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内阁府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成员。著有《海洋帝国——如何思考亚洲》(中央公论新社/2000年/获读卖·吉野作造奖)、《帝国及其局限——美国·东亚·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