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启用核电站与伊朗危机的地缘政治学风险

白石隆 [作者简介]

[2012.04.04]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通向重启核电站之路

在3月14日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野田佳彦首相表示新建核电站“原则上很困难”,并就如何处理建设中的核电站一事陈述意见称“有的项目(建设)进程已经超过90%,有可能根据各个项目的具体情况进行判断。并非二选其一”,暗示有可能允许建设工程进展到一定规模的核电站投入运营。同时,针对重新启动核电站的问题,他表示“将从政治层面对能否得到当地民众的理解一事进行判断并做出决定”。

据《朝日新闻》(3月14日)报道,对因定期检查而暂停运转的关西电力大饭核电站第3、4号机组(福井县大饭町),内阁府原子能安全委员会已在3月13日基本认可了经济产业省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做出的评价结果为“妥当”的压力测试初次评估审查报告,并将于近日发出要求切实实施第2次评估的最终确认文件。基于上述情况,首相可能在3月内与藤村修官房长官、枝野幸男经济产业大臣、细野豪志内阁府特命担当大臣(主管原子能行政)一道就核电站的安全性进行综合判断,并寻求当地民众对重启核电站的理解,如能得到当地的同意,将重新召开阁僚会议,最终决定重启核电站。

对此《每日新闻》(3月14日)批评称“重启,政府操之过急”。然而,政府必须在某个阶段决定是否重新启动因定期检查而停止运转的核电站。根据政府的估算,如果在核电站全部停止运转状态下迎接夏天,那么除冲绳外的9大电力公司辖区,有可能出现平均9.2%的电力缺口。由于核电站推迟重启,2月份的核电站设备利用率降到6.1%,而用于火力发电的燃料消费量却急剧增长。去年3月至今年2月,就10大电力公司的燃料消费量来看,重油及原油同比增长1.1倍,液化天然气(LNG)同比增长了30%。如果不启动核电站,各家电力公司的合计燃料费负担预计每年将增加3万亿日元以上,如果伊朗形势恶化,导致现已超过每桶100美元的原油价格继续上涨,那么发电成本将进一步膨胀。

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后的这一年来,全球各地都在加强有关核电站的安全规则的制定。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正积极推动实现由国际专家团队对核电站展开安全调查行动的“义务化”。最近,美国核管会(NRC)也规定电力公司在2016年末以前必须做到:强化与福岛第一核电站同型号的通用电气产反应堆的“排气阀”、在乏燃料池内增设水位计、确保旨在应对大规模火灾的备用设备可安全使用。希望政府在参考上述动向的同时,引进具有国际水准的安全规定,首相则应“一马当先”,在重启核电站方面发挥领导作用。

北海道电力公司泊发电站所在的泊村于今年1月举行了村长选举,现任村长牧野浩臣未经投票直接再次当选。他在接受《电气新闻》(3月13日)的采访时说:“尽管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了严重事故,但不可能全国的核电站都发生同样的事故。由于媒体报道称日本所有核电站都将变得像福岛第一核电站那样,所以全国各地才会产生摆脱核能的思想。可是我认为,只要没有可再生能源替代,那么核能今天仍然是主要电力来源。因此,在采取对策确保当地居民安心生活的前提下,我希望继续发展核能发电。”本人对此表示赞同。

伊朗核开发问题对日本意味着什么?

前面也有所提及,伊朗的核开发问题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地缘政治学风险。伊朗为对抗美欧的制裁而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并由此发展成武装冲突的忧虑,目前暂且得到缓解。然而,我不认为伊朗政府会因美欧加大制裁而放弃核开发计划。另一方面,3月5日,奥巴马总统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举行了会谈,尽管他们在不惜采取一切手段阻止伊朗核武装问题上立场一致,但关于何时采取何种行动,双方显然仍存在较大的分歧。

有关伊朗危机,我将在nippon.com上另作说明。这里想指出的是伊朗的地缘政治学风险对日本具有怎样的意义。小山贵先生(国际教养大学客座教授)撰写的《第三次“油断!”伊朗危机》(文艺春秋4月刊)为我们提供了参考。他认为,以色列与伊朗已经进入了事实上的战争状态,并称“对美国而言,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是一个军事问题,但对日本而言,则是一个事关存亡的问题”。这是因为日本进口的原油中,90%来自中东地区,85%需经由霍尔木兹海峡运往日本。如果封锁海峡,即便其中一部分可通过输油管道经红海输往日本,但肯定不可能完全弥补不足部分。同时,如果上述事态发生,原油价格将会暴涨。“第三次油断”危机正可谓已迫在眉睫。

日本科学研究的国际地位

据文部科学省科学技术政策研究所在2011年12月公布的调查报告《科学研究基准评价2011》显示,日本在发布科学研究学术论文方面的国际地位正在下降。以全部领域的论文为对象来看,在全球前25位国家中日本发表的论文数所占的比例从1998-2000年的9.2%(第3名)跌到了2008-2010年的6.6%(第5名)。同时,在前10%补充论文数中所占的比例从1998-2000年的7.5%(第4名)跌到了2008-2010年的5.9%(第7名)。(※1)这种情况在工学领域尤为突出。日本在该领域中所占比例从1998-2000年的8.4%(第2名)跌到了2008-2010年的5.3%(第4名)。此外,前10%补充论文的比例从1998-2000年的6.6%(第3名)跌到了2008-2010年的4.1%(第11名),落后于中国(19%,第2名)、韩国(4.5%,第8名)和台湾(4.4%,第10名),并正在被印度(3.9%,第12名)、土耳其(3.7%,第13名)、伊朗(2.7%,第15名)等国逐渐赶超。

从2011年度第3季度决算情况来看,松下、索尼、夏普三家企业大幅下调了全年度业绩,预计全年度最终盈亏将出现合计1万2900亿日元的亏损。这其中或许存在各种因素,但日本的科学技术,尤其是工学的衰落,无疑是其中的一大根本原因。

(※1)^ Top10%补充论文数是指将被引用次数在各年各领域内占到前10%的论文抽出后,为了让实际数量达到论文数的10%而进行补充后的论文数。

nippon.com总编。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校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亚洲经济研究所所长。1950年出生于爱媛县。1974年完成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国际关系论硕士课程,1977年完成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历任康奈尔大学历史系亚洲研究学科教授、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从2005年开始任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教授。2007年获紫绶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内阁府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成员。著有《海洋帝国——如何思考亚洲》(中央公论新社/2000年/获读卖·吉野作造奖)、《帝国及其局限——美国·东亚·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