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出口三原则的修改与日本的援缅行动

白石隆 [作者简介]

[2012.06.18]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4月10日,野田佳彦首相与英国首相大卫・卡梅隆举行会谈,双方就推进武器及装备联合开发的方针达成了共识。这是日本自内阁官房长官在谈话中针对2011年12月27日出台的《防卫装备品海外转让标准》提出将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等后做出的相应行动。

实现武器出口三原则的弹性运用

武器出口三原则的历史由来已久。1967年,佐藤荣作首相在众议院答辩中首次提出了该原则。当时,政府决定(1)不向共产主义阵营国家(2)不向联合国禁止对其出口武器的国家(3)不向发生国际争端的当事国或者可能要发生国际争端的当事国出售“武器”。这就是武器出口三原则。如果仅是如此,并没有什么大问题。然而,1976年,三木武夫首相在众议院答辩时,又附加提出了几项原则。其一是禁止向三原则对象地区以外的地区出口“武器”,另一项是相关武器制造设备的出口也参照“武器”的出口标准执行。这就给武器出口三原则附加了“等” 原则,事实上相当于全面禁止了武器及装备的出口。

此后,设定了若干例外对象。其中之一,是1983年,当时的后藤田正晴官房长官在谈话中提出基于日美安保条约的考虑,决定放宽对美国的武器技术出口。另外,日本于2005年决定与美国联合开发和生产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这也被作为了例外情况。

2011年12月的官房长官谈话中,宣布将采用整体性的例外措施代替过去个别实施的例外措施,提出了新的执行标准,即(1)在事关维护和平和国际合作的事件上,允许向海外出口防卫装备等(2)若他国与日本具有安保合作关系,或有助于日本的安保,则可与他国联合开发、生产有助于日本安保的防卫装备等。近年来,日本周边的战略环境日益严峻,而日本的防卫预算却长期停滞不前。此外,新一代战斗机等顶尖装备的采购成本也在不断上涨。

此次,武器出口三原则终于得到修改,这样就能与美国以外的安保合作关系国进行合作,联合开发、生产防卫装备,在维持和提升日本防卫产业的生产及技术基础方面具有重大意义。希望政府能够尽可能灵活运用这一标准。

日本为湄公河流域国家提供开发援助

2012年4月21日,日本与湄公河国家首脑会议在东京召开。野田佳彦首相表示将在今后3年内向湄公河流域的柬埔寨、泰国、老挝、缅甸和越南等5国提供总额约6000亿日元的政府开发援助(ODA)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援助对象包括高速铁路等57个项目,项目投资总额将达到约23000亿日元。

泰国总理英拉・西那瓦曾在此前访问中国,与温家宝总理进行会谈,就泰国高铁建设、能源等领域的合作项目交换了意见,并商定将力争在2015年前使中泰双边贸易额实现同比增长50%,达到1000亿美元。泰国在大湄公河次区域占据着枢纽地位。同时,尽管国内政治因保皇派与他信派的对立而始终处于动荡状态,但泰国始终在坚定不移地推进以曼谷为中心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广域经济圈的经济战略。立足于亚洲开发银行(ADB)制定的大湄公河次区域市场整合及开发计划,中国正以昆明为中心纵向推进南北经济走廊、高速铁路及输电网等基础设施建设工作。

另一方面,日本从横向角度为东西经济走廊和南部经济走廊等项目提供了经济合作援助。通过与中国和日本展开经济合作,泰国占据了一种能从大湄公河次区域市场整合过程中获得利益的地位。了解这一背景后,我们就很容易理解英拉总理访问中国和日本并达成经济合作协议的举动了。

缅甸的登盛总统也出席了日本与湄公河国家首脑会议。这是缅甸国家元首自1984年以来首次访日,野田佳彦首相在与登盛总统的会谈中宣布将恢复自1987年一直冻结至今的对缅日元贷款援助。

恢复旨在支持缅甸民主化运动的日元贷款

最近一年来,缅甸政府将国内和平、经济增长及提高国民生活水平作为基本国策的两大课题,实施了重大改革。4月1日的议会补选及全国民主联盟(NLD)的历史性胜利、当日启动的汇率制度改革等,都证明了上述改革是一种动真格的行动。然而,反对改革的势力今后将会不断增大。

正如工藤年博先生(亚洲经济研究所)在新作《缅甸政治的真实形象》中表述的那样,在1988-2010年的军政统治下,缅甸政府军的权力基础得到了极大的巩固。登盛总统的改革正是基于这种背景,目的在于实现以政府军为支柱的国家体制的正当化并强化这种体制。然而,鉴于全国民主联盟在此次议会补选中的大胜,以其为核心的民主化势力必定会要求修订宪法。昂山素季(全国民主联盟总书记——译注)女士已开始呼吁修订宪法,而国防军总司令敏昂兰却主张维护现行宪法。

这一问题将何去何从?正如总统在讲话中提到的那样,通过在议会中围绕现行宪法的修订问题展开讨论,政府军与全国民主联盟之间能否达成某种妥协,我们尚不得而知。不过,如果考虑到这一点,那么,支持登盛总统改革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吧。只要政治自由化得到进一步发展,并借助经济自由化和引进外资促使缅甸经济走上增长轨道,那么,与改革背道而驰、企图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行为就会愈发难以得逞。从这个意义来说,日本政府免除缅甸约3000亿日元的债务,并恢复日元贷款援助,在基础设施建设和支援人才培养等方面展开合作的做法是值得肯定的。2015年以前,如果在总统的领导下,政府能与少数民族武装进行和谈并推进国内和平、执政党能与在野党在议会中建立信赖关系、缅甸经济能够走上增长轨道且国民生活水平得到提高、政府及军队领导人能对国家的稳定抱有信心的话,那么在修订宪法的问题上,也将出现些许妥协余地。

nippon.com总编。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校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亚洲经济研究所所长。1950年出生于爱媛县。1974年完成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国际关系论硕士课程,1977年完成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历任康奈尔大学历史系亚洲研究学科教授、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从2005年开始任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教授。2007年获紫绶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内阁府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成员。著有《海洋帝国——如何思考亚洲》(中央公论新社/2000年/获读卖·吉野作造奖)、《帝国及其局限——美国·东亚·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