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耐关系降温,以确认日韩关系的重要性

白石隆 [作者简介]

[2012.10.0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被撕毁的日韩伙伴关系共同宣言

1998年10月,自当时的日本首相小渊惠三与大韩民国总统金大中就“日韩共同宣言——面向21世纪的新型日韩伙伴关系”达成共识以来,到今年10月已经走过了14个年头。该宣言包含以下内容。

“两国首脑回顾了过去的两国关系,再次确认了当前的友好合作关系,并就两国未来的理想关系交换了意见。”

“经过此次会谈,两国首脑发表了宣言,决定将在更高层面发展自1965年实现邦交正常化以来两国间业已建立的紧密的友好合作关系,并将构建面向21世纪的新型日韩伙伴关系。”

“两国首脑一致认为,为了构建21世纪稳固的睦邻友好合作关系,日韩两国正视过去,不断发展基于相互理解与信赖的两国关系具有重要意义。”

“小渊首相称,回顾本世纪的日韩两国关系,我国在过去一个时期的殖民统治,给韩国国民造成了巨大的损害及痛苦,我们虚心认识这一历史事实,并对此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

“金大中总统真诚接受并肯定了小渊首相对历史认识的相关表态,同时表示,两国应该共同努力,跨越过去那段不幸的历史,不断发展基于和解与睦邻友好合作的未来型关系,这是时代的要求。”

这项共同声明本应成为21世纪日韩关系的基础。然而,观察一下最近李明博总统的言行,我们不得不认为韩国已经彻底抛弃了这项宣言及其精神,以及力图发展面向未来的两国关系的政治意愿。对于日本而言,无论在地缘政治还是经济上,韩国都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国家。可是,同时我们必须接受一个极为沉重的事实:在金大中总统卸任后,仅换了两任总统,事实上就已将本应成为21世纪日韩关系基础的共同宣言彻底撕毁了。日韩关系十分重要。但正因如此,在12月韩国总统选举后,我们最好还是不要立刻尝试修复关系。如果这样做的话,同样的事态马上又会出现。日韩关系到底有多重要?这个问题最好由日韩双方的政治家和国民共同仔细思考、确认。为此,即使两国关系暂时降温,我们也只能忍耐。

野田首相应做出参加TPP谈判决断,迎战选举

8月25日至9月1日,ASEAN经济部长会议及相关系列会议在本年度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轮值主席国柬埔寨召开,在8月30日的ASEAN+6(日本、中国、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经济部长会议上,与会各方就关于RCEP(东亚区域全面经济合作关系)的“谈判基本方针”达成了共识,该方针明确了谈判的目的和原则等。基于这一共识,各方确定今年11月的领导人会议将在ASEAN+6,即16国范围内启动有关RCEP的谈判,争取在2015年底前达成协议。基本方针规定,除了物品贸易、服务贸易和投资外,RCEP还力争将知识产权、竞争等列入谈判对象达成全面协议;同时力争制定比现有的与ASEAN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FTA)更加全面、质量更高的协议。对于打算在东亚维持生产网络的日本企业而言,以ASEAN+6为框架的经济合作具有可以降低通关成本等各种优点。从这个意义来看,年内就启动RCEP谈判,是非常值得欢迎的。

不过,这决不能成为拖延决定是否加入TPP谈判的借口。9月8日,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会议上,野田佳彦首相对是否参加跨太平洋战略伙伴关系(TPP)协定谈判没有作出表态。亚太地区是21世纪全球经济增长中心,而TPP则将成为维持和发展本地区自由、公正、开放的自由贸易秩序的范本。我们理应针对谈判中的进退得失等问题展开思考。然而,作为战略性的决定,日本不可能做出不参与制定21世纪亚太地区通商规则的选择。而且,日本是否加入TPP谈判只需首相的一个决断即可。拖延时间,不会令那些反对者改变态度。野田首相已经实现了消费税增税,这一功绩是巨大的。下一步是要决定加入TPP谈判。不妨在作出决断后迎战选举。如此一来,首相就能打出“可以做出决断的政治”来问信于民。

政府对南海海沟地震的“预测”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8月29日,内阁府公布预测称太平洋南海海沟有可能发生大地震,死亡人数最多将达到32万人。此前,国家曾依据1707年的宝永地震的调查结果,认为当东海、东南海、南海等三个区域连锁反应时,最高将会引起8.8级的地震,然而,却未曾预料到会发生像去年的东日本大地震那样数百年乃至千年一遇的大地震。因此,政府表示,即便发生周期极其漫长,并且没有证据表明过去曾经发生过,只要是科学理论上有可能发生的地震,就要估计损失和进行长期预测。于是,他们公布了本次南海海沟地震的规模和损失预测。换句话说,正如布什政府时期的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所言,内阁府在此所说的“预测”,并不是表示这次知道了过去不知道的事情,而是说过去明知某些事情在科学理论上存在发生可能性,在制定政策时却将之视为“预料之外”的情况未予考虑,但这次则会将之作为“预料之内”的情况来加以考虑。

幂律分布模式图

不过,在此应当注意的是发生概率。据称,未来30年内发生东南海地震、南海地震的概率分别为70%和60%。与之相比,南海海沟地震的发生概率应该低得多。从统计学上看,地震的发生概率应该呈现“幂律分布(power law)”形式。在这种分布形式下,地震的规模(图表的横轴)越大,其发生概率(图表的纵轴)就会越是无限接近于0。在制定政策时如何“预测”这个横轴“尾端”的位置将引起政策成本的大幅变动。笔者认为,在目前这种时机,未对上述情况作出说明,仅仅是公布有关大地震及其损失的“预测” ,作为政府来说,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

nippon.com总编。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校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亚洲经济研究所所长。1950年出生于爱媛县。1974年完成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国际关系论硕士课程,1977年完成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历任康奈尔大学历史系亚洲研究学科教授、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从2005年开始任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教授。2007年获紫绶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内阁府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成员。著有《海洋帝国——如何思考亚洲》(中央公论新社/2000年/获读卖·吉野作造奖)、《帝国及其局限——美国·东亚·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