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首相出访东南亚所体现的日本外交新五原则

白石隆 [作者简介]

[2013.01.3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安倍首相出访东南亚

1月16-18日,安倍晋三首相访问了越南、泰国和印度尼西亚,这是他就任首相以来的首次出访。

在越南,他与阮晋勇总理举行会谈,就推进在核电站建设计划、完善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稀土资源开发等贸易投资领域的合作达成了协议,鉴于中国在尖阁诸岛问题(钓鱼岛——译注)和南支那海(南海——译注)的主权问题上不断施压,双方还一致表示“应当依据国际法规定,通过和平谈判方式解决所有地区争端和问题”。此外,针对南支那海问题,双方一致“反对强行改变现状”,并确认将在政治和安保领域加强合作。安倍首相还表示:“对日本而言,日中关系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日本将继续冷静应对,保持并加强与中国的沟通,切实管理好对华关系。”

次日,即1月17日,安倍首相与泰国总理英拉・西那瓦举行了会谈。英拉总理在联合记者会上称,安倍首相关注日本企业参与泰国的水利事业、高铁计划、缅甸土瓦(Dawei)经济特区开发等基础设施项目的问题,泰国、缅甸和日本应在近期就土瓦特区开发项目举行高级别磋商。

18日,安倍首相又在印度尼西亚与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总统举行了会谈。安倍首相在联合记者会上确认与东盟(ASEAN)的关系是日本外交“最重要的支柱”,阐述了“日本外交的新五原则”,它作为日本东盟外交和东亚外交的原则,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此,虽然篇幅略长,下面仍将从安倍首相原计划发表的演讲稿中摘录这部分内容呈现给大家。(因发生阿尔及利亚人质事件,安倍首相紧急返回日本,未能发表演讲,但原稿已在首相官邸的网站上登出。)

日本外交新五原则

“第一,必须在两大洋(太平洋与印度洋——编注)连接起来的这一地区,巩固和普及“自由民主、基本人权”等普世价值观。

第二,由法律而非力量支配的自由、开放的海洋是公共财产,日本愿与东盟国家全力维护海洋权益和航行自由。欢迎美国重视亚洲的政策。

第三,积极推进日本与东盟国家的经贸合作,促进投资,推动日本经济复苏,并与东盟各国共同繁荣。

日本为提升亚洲地区的联接交通,长期以来在湄公河南部经济走廊等的建设上付出了努力与贡献,现在,我们正迎来收获的季节。

(中略)

第四,我将努力促使日本与东盟各国之间在文化交流中结出更多硕果。

第五,促进日本与东盟各国年轻人的交流。

(中略)

36年前,当时的福田赳夫首相对东盟做出三项承诺。即日本不做军事大国、日本要与东盟建立“心心相通”的互信关系、日本要与东盟成为对等合作伙伴这三项原则。

在场的各位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清楚,我国至今一直忠实地信奉“福田主义”。

现在,日本和东盟需要作为名副其实的对等伙伴,携手面对世界,共襄善举。

日本和东盟都通过广阔的海洋与世界联系在一起,我相信我们必须共同努力,使我们的世界自由、开放,成为法治之地,而非力量统治的天下。”

重视与东盟和澳大利亚的合作

为慎重起见,我再补充几句。就在安倍首相出访东南亚之前,麻生太郎副首相于1月3日访问缅甸,与吴登盛总统举行会谈,重申日本打算免除缅甸拖欠的5000亿日元中的部分债务,并承诺将为迪拉瓦经济特区的开发提供援助。

此外,1月9日-14日,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访问了菲律宾、新加坡、文莱和澳大利亚。岸田外相为1月10日发行的菲律宾当地报纸撰文称“日本重视加强与东盟的关系”,并强调了与菲律宾加强合作的重要性,表明将在海洋安保领域“给予全力支持与合作”。同时,由于文莱是2013年东盟轮值主席国,所以岸田外相在访问该国时表示,“日本将努力帮助轮值主席国文莱履行责任,创造成果”。13日,又与澳大利亚外长卡尔举行会谈,确认将在安保等领域加强联系,并就早日完成日澳经济合作协定(EPA)谈判达成了共识。

概括地说,即安倍政权在成立不到1个月的时间内,首相、副首相和外长已分别访问了10个东盟成员国中的7个国家(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文莱)和澳大利亚,用行动展示了日本像重视日美同盟一样重视与东盟和澳大利亚的合作关系,并表明了本国的外交原则。近年来,尤其是民主党执政3年多来,日本的外交始终处于漂浮不定的状态,因此安倍政权的行动具有重要意义,我非常赞同。

 “牵制中国”论偏离正题

针对本次安倍首相的东南亚之行,韩国《东亚日报》和中国《人民日报》等报道称此举的意图在于“牵制”中国、加强对华包围圈。然而,这种试图戴着“强权政治”的“有色眼镜”来理解21世纪东亚国际关系和日本的亚洲外交政策的思想实在偏题太远。现在,中国经济已与世界经济高度融合,中国已经成为日本等东亚乃至亚太地区诸多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牵制”中国的尝试既不可能实现,也不会给任何一方带来好处。这不是如今东亚和亚太地区的课题。

由于中国、印度、巴西、印度尼西亚和土耳其等“新兴国家”的经济发展,无论是在全球范围,还是在东亚、亚太地区,财富与力量的分布都在迅速发生着变化。特别是中国的崛起尤为显著。那么,随着这种财富与力量分布的急剧变化,应当按照怎样的原则,在全球范围和东亚、亚太地区建立怎样的政治经济秩序,这才是眼前的课题。

虽说中国崛起,但恐怕绝大多数国家都不希望中国成为东亚的老大,周边国家每到政权更替时,都要派遣特使前去求得其祝福。况且更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即由中国在东亚地区单方制定规则,周边国家只是遵守;或者中国在解决与周边国家的领土问题和其他争端时,诉诸威力将自身意志强加于对方。

在依法治理的原则下,采用与国际法协调一致的形式,由全体当事方协商制定规则,并有全体当事方遵守执行,这是再理所当让然不过之事了。海洋是国际公共资源,确立依法治海体制,加强东盟成员国间的合作,避免东盟各国被纳入某些国家的势力范围,各国都能以面向世界的开放形态获得发展,这是众之所望,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为了确立21世纪的东亚及亚太地区秩序,日本将坚持上述原则,以日美同盟为基础,同时作为地区合作的核心力量,重视东盟,支持其统一性,不断发展与东盟各国和澳大利亚等伙伴国家的合作关系。此外,日本还将对中国开展工作,促使其在国际社会中发挥负责任的作用。这便是安倍首相等人近来出访东南亚所反映的日本外交方针。

(2013年1月21日)

nippon.com总编。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校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亚洲经济研究所所长。1950年出生于爱媛县。1974年完成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国际关系论硕士课程,1977年完成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历任康奈尔大学历史系亚洲研究学科教授、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从2005年开始任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教授。2007年获紫绶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内阁府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成员。著有《海洋帝国——如何思考亚洲》(中央公论新社/2000年/获读卖·吉野作造奖)、《帝国及其局限——美国·东亚·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