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政府彻底改革强化综合科学技术会议举措

白石隆 [作者简介]

[2013.04.1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第一次综合科学技术会议

3月1日,第二届安倍晋三内阁成立后首次召开了综合科学技术会议。该会议由内阁总理大臣任主席,任务是筹划起草基本性的综合科学技术及创新政策并对其进行综合调整。本来规定每月召开一次,每次时间约一小时,但民主党执政时期,特别是菅直人、野田佳彦担任首相时期,几个月才开一次,而且只有20来分钟。从首相挤出多少时间用在综合科学技术会议上,可以具体显示出对科学技术及创新政策的重视程度。在这层意义上,安倍首相在会上称:“民主党政权下会议没有按时召开。即使为了推进科技创新,也需要在政治层面上表明它的重要性。”此话表达的正是这种政治意义。

在3月1日的全体大会上,做出了为实现经济增长而强化综合科学技术和制定新的科技战略的决定。它正如安倍首相在会上所说的那样,“希望制定展示创新战略全貌的综合战略,将从权限和预算两个方面,彻底强化综合科学技术会议的指挥部作用。”

另外,此先于2月18日,山本一太科学技术政策担当大臣在产业竞争力会议(设置于内阁的日本经济再生本部之下。安倍首相任会议主席)上提出了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改革方案。这个改革方案的最大支柱,是强化了综合科学技术会议的功能,由其统一分配以往各府省(相当于中国的部委——译注)独自列入的科学技术相关预算。作为政府来说,是考虑通过将资源分配权限授予综合科学技术会议,以此来强化它作为指挥部的作用。再有,据说自民党的政务调查会科学技术及创新战略调查会,已就综合科学技术会议的改组问题明确了以3月底为目标整理出改革方案的方针,科学技术担当大臣还将参考执政党方案,在6月底以前向产业竞争力会议拿出改革方案。

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

如何强化综合科学技术会议在科学技术及创新政策中的指挥部作用?综合科学技术会议应该如何参与科学技术相关预算的分配?综合科学技术会议能够分配的预算金额是20亿日元、500亿日元还是1500亿日元?这些都是迄今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每逢改组必会出现的问题。

这些问题的根本在于,日本的科学技术及创新政策是维持现状,进行自下而上的策划决定,还是改为采取自上而下的方式。一般来说,自下而上的政策制定,风险小,但战略性也随之降低;而自上而下的政策制定,具有较高的战略性,但风险也因此增大。设计战略性和风险的最佳平衡体系,即便在理论上可能,但付诸现实难度极大。因而,采取何种方式,只能果断地做出政治决断,并在此基础上考虑相应的弥补改善措施。即如果选择了自上而下的方式,则要注意规避风险;如果选择了自下而上的方式,就要尽可能地提高战略性。不过,不可忘记一个重大的前提条件。那就是日本政府的政策制定、资源分配体系是极其分散化的。

雄心勃勃的综合科学技术会议强化举措

日本政府针对各种单项措施的制定、概算要求、单项措施的实施、预算的执行等,均是以相关府省下属的课、室为单位分头进行的。课长、室长及其部下,对该课室负责的政策课题以及在相关领域应协同合作的同类民间部门的情况等了如指掌。比如,负责新一代可再生能源技术开发的课室,对于在该领域的相关大学、国家研究机关,企业研究单位中的人员状况非常熟悉,对他们目前在进行怎样的研究、面临怎样的问题等也一清二楚。因而,政府制定单项措施的能力相当高,在单项措施层面政府出现重大失误的风险很小。但是,依靠拼凑单项政策,是难以形成战略以实现重大政策目标的。

那么应该怎么办呢?笔者一向认为,交付给综合科学技术会议相当规模的预算,使其能够以此为手段引导各府省下属的各课、室进行政策制定,这并非轻而易举之事。如果没有政治家从中发挥相当的作用,那是很难行得通的。但是,如果安倍首相要改变现状的话,那当然没什么不好。

实际上第四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也可以说是采用了自愿联合,而非自上而下的方式,在综合科学技术会议领导下,将生命科学创新和绿色(环境、能源)创新领域中各府省下属的各课、室分别提出的对策措施进行了总结整理,一直在试图构筑一个能够应对重大政策课题的框架。但与之相比,在强化综合科学技术会议的名分下,安倍政府意欲推进的事务,则更为雄心勃勃。

为了令其成果卓著,至少有两点不可或缺。其一,是任命辅佐首相的科学技术政策顾问,是首相自身能在理解政策大方向的基础上作出决定。其二,是强化综合科学技术会议的事务局。现在,事务局的工作人员仅有约130人,比人口不足日本一半的韩国还要少。必须大力强化这个事务局的工作,加强与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日本学术振兴会(JSPS)、新能源产业技术综合开发机构(NEDO)等研究开发援助单位的合作。这是构建自上而下体制所必备的最低条件。

决定参加TPP谈判:让农业获得新生

最后简单谈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3月15日,安倍首相做出了日本参加TPP谈判的决定,非常值得赞许。参加TPP的战略意义对日本有何等重要,笔者已在这个专栏中反复进行了阐述,因而在此只做以下陈述。

安倍政府的经济政策,三管齐下,是以大胆的货币政策、灵活机动的财政政策和唤起民间投资的增长战略为支柱的。TPP将成为推进规制改革等日本经济结构改革的突破口。虽然日本农业协同组合中央会(JA全中)极力反对TPP,但日本的农业,与是否参加TPP无关,已经处于衰退之中。如今应该考虑的,不是如何保护农协,而是掂量TPP的重要性,认真思考如何使日本农业重获新生。

(2013年3月20日)

nippon.com总编。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校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亚洲经济研究所所长。1950年出生于爱媛县。1974年完成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国际关系论硕士课程,1977年完成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历任康奈尔大学历史系亚洲研究学科教授、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从2005年开始任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教授。2007年获紫绶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内阁府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成员。著有《海洋帝国——如何思考亚洲》(中央公论新社/2000年/获读卖·吉野作造奖)、《帝国及其局限——美国·东亚·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