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日本参加TPP谈判和昂山素姬女士访日

白石隆 [作者简介]

[2013.04.30]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日本或将在7月参加TPP谈判

日本政府于4月12日,在加入环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的预备磋商中,与美国政府正式达成协议。媒体对其概要已作了大量报道,日美将同其他参加谈判的国家一道确认在“TPP框架”下达成全面且高水准的协定,同时,共同致力于促进经济增长,扩大双边贸易,进一步强化依法管理。

为实现上述目标,日美还一致同意与TPP谈判同行并进解决以下问题:

以保险、规范标准等为对象领域的非关税措施(关税以外的一切限制进口的措施——译注);就成为悬案的汽车贸易,以基准、流通、销售奖励等为对象进行谈判;最大程度地推迟免除美国汽车的关税。4月20日,就加入TPP谈判,日本获得了所有11个TPP谈判参加国的同意,这样日本预计将在7月可以参加TPP谈判。

与各国、地区相继开始FTA和EPA谈判

此前的3月25日,在塞浦路斯银行业危机之际举行的日本与欧盟(EU)的首脑会谈中,决定了日本与EU 将启动经济伙伴协定(EPA)的谈判;另外,在去年11月20日日中韩经贸部长会谈中宣布了日中韩自由贸易协定(FTA)谈判正式开始后,3月26-28日,在首尔举行了为期3天的首轮谈判。此次谈判确认,将就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投资,召开协商小组会议,对原产地规则、海关手续从简和高效化、竞争问题等,也将在下次谈判中开始协商。此外,日中韩经贸部长会谈的当天,还召开了东盟加6国(日本、中国、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6国)峰会,会上决定,就已达成协议的启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谈判,以2015年底完成谈判为目标,于5月在文莱举行第一轮协商,于9月在澳大利亚举行第二轮协商。

与上述广域、多国的FTA和EPA谈判同时启动的,还有两国间的FTA和EPA谈判。始于2007年4月第一届安倍晋三内阁时期的日澳EPA谈判,在废除小麦、牛肉、乳制品、砂糖的关税问题上陷入僵局,但去年12月28日在两国首脑举行的电话会谈上,一致同意为谈判尽早达成妥协而尽力。据称,基于这次会谈,今年4月上旬,日本同意对澳大利亚的牛肉等部分农产品,在保留高关税原则的前提下,设置一定量的低关税进口额度。这样,如果能在汽车关税问题上完成最终调整,那么日澳的FTA和EPA谈判预计今年夏天就可以达成协议。

另外,有关去年11月开始的日本和加拿大的EPA谈判,4月11日茂木敏充经济产业大臣和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长法斯特在会谈中就正式进入谈判达成一致;去年6月开始的日本与蒙古的EPA谈判,也在3月安倍首相出访蒙古时,确认了将共同努力推进谈判,以期尽早达成协议。

广域、多国间FTA和EPA的重要性

概括地说,就是第二次安倍内阁成立后,FTA和EPA的广域、多国间的谈判终于正式启动。2001年开始的世界贸易组织(WTO)多哈回合贸易谈判,因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和中国、印度等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对立而陷入僵局,制定21世纪贸易规则,如今正以FTA和EPA的多边贸易谈判形式展开。其中有TPP谈判、2月13日美国和欧盟首脑共同发表的启动环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关系(TTIP)谈判、日本和欧盟的EPA、RCEP以及日中韩的FTA谈判等。要理解它们的重要程度,从参加FTA和EPA这些多边贸易协议谈判的国家数和它们在世界经济中所占的份额上就可以作出判断。

参加TPP谈判的国家,包括日本在内有12个国家,占据世界经济总量的38%;参加RCEP谈判的28个国家,占世界经济的28%;参加日欧EPA谈判的34个国家占世界经济的34%。如果这些谈判全部达成协议,那么日本就与超过半数的世界主要贸易国家缔结了FTA和EPA协议,通过自由贸易可以享受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的利益,并且在与他国的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

同时我们还有必要了解,广域多边的FTA和EPA,包括两大类型。TPP、TTIP和日欧EPA的最大意义,在于以发达国家为中心制定21世纪的贸易规则。作为TPP的目的这是早就指出来的;在美欧首脑的共同声明中,同样也可以看出这一点。声明称,美欧通过TTIP谈判,不仅在美欧之间,还将在强化多边贸易体系的全球规则的构建中发挥作用。

而RCEP及日中韩FTA——我个人认为,一时无法期待后者能够达成协议——的目的,第一是要支撑起地区的生产网络, 30年来,它一直是东亚经济走向实质性一体化的引擎;第二则是制定规则以促进其进一步扩大。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以实现有益于企业的EPA为着眼点的。日本通过参加这两种类型的广域多边的FTA和EPA的规则制定,可以最大限度地享受置身21世纪世界经济发展之中心亚洲所带来的有利之处。

昂山素姬对日本的重要性认识不足

缅甸民主运动领导人昂山素姬于4月中旬访日,受到了热情欢迎。16日与岸田文雄外相交换了意见,18日与安倍首相举行了会谈,而且16日还与皇太子进行了面谈。这实在是国家元首极的礼遇。

我一直认为,昂山素姬对日本的重要性认识相当不足。这表现在从2011年结束军政府统治,实行民主改革以后,昂山素姬选择的出访国家上。

首先,她访问了欧州,之后又相继访问了美国、泰国、印度和韩国,这次总算轮到日本。(另外,除了泰国外,其他东盟国家也尚未访问。从东盟对缅甸的重要性来考虑,是完全不可理解的。)

每当听到昂山素姬与日本政府要人的会谈内容时我都感到,她对日本和东盟在缅甸军政府统治时期,虽然没有表示支持,但也予以了默认的问题,持批判态度;为此还严厉批评日本取消缅甸拖欠债务的措施;对民主化后日本实施的经济援助,或许也没有善意的理解。

而且我还一直感到,为推进缅甸政府和少数民族的和解,日本的政府和民间团体进行了怎样的活动,她恐怕一无所知,也毫不关心吧。作为日本政府,应该是在把握了这一切的情况下盛情地款待她的。因为缅甸对日本很重要。我万分期待昂山素姬女士以此次访日为契机,在日缅关系以及日本对缅甸的援助等问题上,多少能够加深一些理解和认识。

(2013年4月20日)

nippon.com总编。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校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亚洲经济研究所所长。1950年出生于爱媛县。1974年完成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国际关系论硕士课程,1977年完成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历任康奈尔大学历史系亚洲研究学科教授、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从2005年开始任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教授。2007年获紫绶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内阁府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成员。著有《海洋帝国——如何思考亚洲》(中央公论新社/2000年/获读卖·吉野作造奖)、《帝国及其局限——美国·东亚·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