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都议会选举、美中首脑会谈、厄恩湖高尔夫度假村8国集团峰会

白石隆 [作者简介]

[2013.07.1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东京都议会选举,自民党、公明党取得绝对性胜利

6月23日举行了东京都议会选举(定额127)。自民党在42个选区拥立的59名候选人全部当选,获得的议席数超过1977年和1985年,是过去10次选举中最多的。与之形成对照的是民主党,议席从选举前的43席剧减至15席,甘拜一举赢得17议席、跃进为第三政党的共产党之后尘,沦为第四政党。日本维新会也只获得了2个席位。

虽然人们已预测自民党、公明党会获得大胜,而且结果还是以绝对优势大获全胜。《读卖新闻》6月8-10日举行的全国舆情电话调查显示,在政党支持率方面,自民党44%(5月10-12日的调查为47%)、民主党7%(同7%)、日本维新会5%、公明党5%。此外,就7月的参议院选举投票时最重视的政策(复数回答)问题,回答“景气及雇用”的为86%、“社会保障”为84%、“东日本大地震的重建”为79%;对安倍晋三内阁的经济政策,予以肯定评价的为59%,不予肯定的为26%;对将宪法96条规定的修改日本宪法动议必须有超过3分之2的国会议员赞同,改为只要2分之1国会议员赞同即可这个问题上,“赞成”为34%、“反对”为51%。

此次的都议会选举,安倍首相回避了修改宪法这一争论点,自始至终贯彻了振兴经济这个议题,可以说甚为奏效,但也可以说这也反映了国民对2009-12年民主党政权的幻灭感是如此之大。现已可以基本肯定,预定在7月下旬举行的参议院选举中执政党将大获全胜,“众参扭曲”现象也随之得以消除。

在美中首脑会谈上强调了“日美同盟”的奥巴马总统

6月7-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举行会晤。据报道,在会谈中,习主席强调尖阁诸岛(钓鱼岛——译注)是“中国固有的领土”,对此,奥巴马总统表示:“不能对盟友日本受到中国恐吓置之不理”。因而,对此我想说的是,这再次确认了日美同盟对日本的安保和东亚的稳定是何等重要,对日本来说,还应该进一步努力加强国防,巩固日美同盟,强化与亚太伙伴国家的协作,推进安全保障合作。

兼之我想在此提起注意的,是这次会晤中习近平国家主席就美中关系所提倡的“新型大国关系”以及“太平洋有足够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的问题。这里究竟有何含义?

中国在今年4月发表的国防白皮书中称,将通过“建设强大的海军”和“加强海洋管理”,以期实现“海洋强国”。同时,该国防白皮书不仅指名道姓地指责说,是日本制造了尖阁诸岛事端,还不点名地批评美国,称“某些国家”在亚太强化军事同盟、加强军事部署,使这地区局势更加紧张。而且,中国还将以往不同机构所属的原公安部公安边防海警部队、国土资源部中国海监总队、原农业部中国渔政、原海关总署缉私警察进行整合,接受公安部副部长(兼任国家海洋局副局长)指挥,在国家海洋局内创设中国海警局 ,外加交通运输部海事局的海巡,旨在建成为第二海军。

习近平主席有关“太平洋”发言的含义

有关中国的海洋战略,近年,中国意欲将东支那海(东海——译注)、南支那海(南海——译注)变成“中国之海”,一直强调从日本列岛经由冲绳、南西诸岛(琉球群岛——译注),到台湾、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第一岛链”的战略重要性。但是,这个第一岛链不在中国控制之下。另外,中国的战略思想,一般国防不是以线而是以面来构思的。对此,寺岛纮士(海洋政策研究财团)在《围绕海洋资源的日中角逐》(《世界的舰船》2004年9月号收录)中列举了一个理解中国海洋战略的关键概念——“战略性边疆”,我将它按个人理解归纳如下。

战略性边疆,其概念为,由军事力量、科学技术力量、生产力确保的一国实际的生存空间与活动范围,它是随着一国的包括军事力量在内的综合国力的增减而伸缩的。当综合国力较弱,国家的“战略性边疆”比实际国境范围小的情况下,实际国境将缩退至“战略性边疆”,从而失去部分领土。相反,当一国综合国力增强,“战略性边疆”扩展到实际国境以外,此时若能长期有效地控制这一局面的话,国境将会扩至“战略性边疆”。从这个意义来看,中国海洋战略的核心,就是增强军事力量以及它的决定性力量——综合国力,追求三维的“战略性边疆”。

比照这个“战略性边疆”概念,习近平主席有关“太平洋”发言,意味着中国伴随着包括军事力量在内的综合国力的增强,其战略性边疆将向西太平洋扩展,而美国对此则应予容纳接受。换言之,它意味着第一岛链,特别是冲绳、南西诸岛以及台湾的战略地位,对中国来说今后将变得愈发重要。但它并非是防线,在中国的“战略性边疆”扩展中会成为一大障碍。

8国集团峰会在推进广域EPA、FTA上达成一致

6月17-18日在北爱尔兰的厄恩湖高尔夫度假村召开了8国集团峰会。就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日欧(EU)经济合作协定、美欧自由贸易协定、日美欧已经开始的经济合作协定(EPA)、自由贸易协定(FTA)等一系列谈判,将“尽可能迅速地完成所有协定的签署工作”明确写入了会议结束后发表的联合公报中,同时,将促进贸易定位为经济增长的引擎,表示要“抵制贸易保护主义,缔结一套雄心勃勃的协定,打破贸易壁垒”。

如同广泛指出的那样,近年来,促进自由贸易的主体已从世界贸易组织(WTO)向广域的EPA、FTA谈判过渡。2001年开始的WTO多哈回合谈判因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和中国等新兴国家的对立而陷入僵局。考虑到在不久的将来,或许就是本世纪20年代前期,新兴国家及发展中国家在世界经济市场的占有率有望赶超发达国家,因此,日美欧有必要以广域的EPA、FTA形式尽快制定21世紀的世界贸易规则,推进投资、服务、知识产权、政府采购、安全标准等方面的标准化工作。

所幸的是,日本也自第2届安倍内阁成立以来,决定了参加TPP谈判,并开始了日本与欧盟的EPA谈判。另据最近的报道(《日本经济新闻》2013年6月17日),日本和欧盟从6月24日至7月3日在东京举行第二轮EPA谈判,预计将在汽车、电气设备、医疗设备、药品(疫苗等除外)、化工产品上达成一项相互承认安全标准的协议。安全标准的统一、安全规格的整合将有助于“世界标准”的制定。这是一个可喜之举。

(2013年6月24日)

nippon.com总编。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校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亚洲经济研究所所长。1950年出生于爱媛县。1974年完成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国际关系论硕士课程,1977年完成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历任康奈尔大学历史系亚洲研究学科教授、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从2005年开始任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教授。2007年获紫绶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内阁府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成员。著有《海洋帝国——如何思考亚洲》(中央公论新社/2000年/获读卖·吉野作造奖)、《帝国及其局限——美国·东亚·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