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议院选举中执政党大获全胜;东盟与中国就磋商《南支那海行为准则》达成一致

白石隆 [作者简介]

[2013.08.19]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执政党赢得参议院选举 众参两院“扭曲”局面结束

7月21日举行了参议院议员选举,执政联盟自民党和公明党在改选的121议席中获取76席,赢得了压倒性胜利,加上非改选的59个议席,两党的议席总数已超过参议院总席位(242席)过半数的122席。由此不但结束了朝野政党分控众参两院的“扭曲国会”局面,而且还实现了“稳定多数”(129席以上),能够独占参议院所有常任委员长的职位。

与之形成对照的是民主党,在拥立了候选人的19个一人选区全军覆没,议席从改选前的44席剧减至17席,是1998年建党以来最低的;大众之党和日本维新会都仅获8席;共产党赢得了东京、京都和大阪的三个选区的席位,是自2001年后时隔12年首次重新获得选区的议席。或许是事先对执政联盟赢得大选已不存疑念,此次的投票率(选区)停留在52.6%,大大低于2010年上届参院选举时的57.9%。

国民期待的是“能果断决策的政治”和恢复强大的经济

安倍晋三首相(自民党总裁)于7月22日参议院选举后的第二天在自民党总部召开记者会时,是这样说的:

国内生产总值(GDP)、就业等指标有所好转,取得了切实的成效。而且昨天(的选举结果)令我感受到来自国民的大力支持,激励我“在政治上果断决策,坚定不移地沿着这条道路前进”。

・・・

如果倒退到旧自民党时代,疏忽于同国民的交流,或是逃避改革,就会立即失去国民对自民党的信赖。

・・・

真正的起步从今天开始。尤其是要让全国乡村城镇都能真正感受到强大经济的恢复,这是国民最大的期求。经济是国力的源泉。强有力的外交、稳定的社会保障,都是以经济为后盾的。

秋季召开的临时国会是实现增长战略的国会。届时希望能决定大胆的投资减税、通过产业竞争力强化法案。没有行动就没有增长,各项日本再兴战略政策,将陆续不断地付诸实行。

・・・

无论是大胆改革管制制度,还是TPP谈判、提高消费税税率,我们面对的无一不是棘手的难题,但是,我们必须为将来拿出结论。

(摘自7月23日《读卖新闻》日刊刊载的记者会见要旨)

的确如此。日本经济新闻社的紧急舆论调查(7月22-23日实施)显示,对结束众参扭曲局面表示肯定的受访者占62%;对是否“在今后3年不举行选举,应该专注于政策的执行”、“不拘泥于3年,一段时间后,应该接受国民的评判”问题,回答“应该专注于政策的执行”者为61%;对安倍政府的经济政策“安倍经济学”,予以赞许者为56%,不予肯定者为29%。也就是说,综合舆论调查结果,可以认为,众参扭曲局面结束,今后希望在“恢复强大经济”的道路上迈进,这就是国民对安倍政府的期望。

7月26日的《日本经济新闻》称,政府正在讨论研究放宽管制,具体内容包括:充分利用国家战略特区,在部分地区放宽加班、解雇、定期雇用合同等用人条件,扩大接受国外护士、护理工作者、保育员的规模、重新调整病床限制、认可株式会社形式的农田所有制、废除商业大厦等设置停车场的义务等。我希望在安倍首相主导下,在国家战略特区内实施包括医疗改革、农业改革在内的更多更大胆的放松管制改革。

东盟与中国就开始磋商制定《南支那海(※1)行为准则》达成一致

6月27日至7月2日在文莱举行了东盟(ASEAN)外长会、东盟地区论坛(ARF)等一系列东盟会议。其间,在东盟中国外长会(6月30日)上,就中国与菲律宾、越南等存在领土争议的南支那海问题,一致同意于9月开始正式磋商制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南支那海行为准则》。去年7月,在柬埔寨首都金边举行的东盟(ASEAN)外长会上,围绕这一问题发生混乱,以至未能发表联合声明,相比之下,此次可谓向前迈进了一步。(相关报道1)(相关报道2)(相关报道3)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南支那海问题今后将趋向解决。中国主张南支那海问题不应“国际化(多边协商)”,应该由当事国双边谈判解决,它的这一立场丝毫没有改变。去年,中国在与菲律宾的护卫舰相互对峙后,实际控制了斯卡伯勒浅滩(黄岩岛——译注)。菲律宾将斯卡伯勒浅滩的主权归属提交国际仲裁,中国对此不予回应。最近,中国的海巡船只滞留在由菲律宾实际控制的斯普拉特利群岛(南沙群岛)的第二托马斯礁(仁爱礁——译注)周围海域,并在东盟中国外长会前夕还向菲律宾提出,要求其停止“侵犯我国主权的行为”。

此外,东盟中国外长会之后,中国政府(国务院)批准了有关国家海洋局的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以“提高海洋维权执法能力,维护海洋秩序和海洋权益。”与此同时,7月22日还正式成立了“中国海警局”(相当于海上保安厅),由配备武器的执法船只巡航东支那海(日对东海的称呼——译注)、南支那海等。

南支那海紧张局势有可能升温

由此来看,虽说东盟中国外长会在磋商制定《南支那海行为准则》问题上达成一致,但很难认为中国会积极迅速地推进谈判。中国将在缓慢地进行谈判工作的同时,依据本国领海法,稳步推进维权“执法”,逐步加强对南支那海的实际控制。近年,在南支那海的帕拉塞尔群岛(西沙群岛)、斯普拉特利群岛海域,中国的执法船只捕获越南、菲律宾的渔船,干扰海底资源考察船等事件激增。菲律宾政府称,仅仅是在斯普拉特利群岛海域发生的中国的干扰事件,就由1995-2009年的7件激增到2010-12年的24件。随着中国海警局的正式启动,中国与越南、菲律宾的摩擦很有可能日渐增多,令南支那海的紧张局势进一步升温。

(2013年7月29日)

(※1)^ 日本对南海的称呼。为反映作者本意,对原文中使用的地名不做对译。

nippon.com总编。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校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亚洲经济研究所所长。1950年出生于爱媛县。1974年完成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国际关系论硕士课程,1977年完成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历任康奈尔大学历史系亚洲研究学科教授、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从2005年开始任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教授。2007年获紫绶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内阁府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成员。著有《海洋帝国——如何思考亚洲》(中央公论新社/2000年/获读卖·吉野作造奖)、《帝国及其局限——美国·东亚·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