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草案的理由

白石隆 [作者简介]

[2014.04.2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取代“武器出口三原则”的“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

日本政府在3月11日召开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上,审议通过了“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草案,以取代1967年颁布实施的“武器出口三原则”。该草案提出,(1)明显妨碍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时,不转移(出口)防卫装备;(2)对允许转移的情况进行限制和严格审查;(3)进口方将防卫装备用于目的以外或向第三国转移时,需获日方事先同意并置于妥善管理之下。这个草案如果4月获得内阁会议通过,那么在“有助于促进和平贡献与国际合作”、“有助于日本安全保障”的情况下,政府将认可向外国政府或联合国等国际机构“转移防卫装备”。

鉴于新三原则草案,政府在执政联盟自民、公明两党的安全保障问题研究小组会上正式提出,在出口武器或相关技术之际,重要议案须经NSC判断是否可行并公布结果,而且,重要议案之外的出口件数及出口地点等,也须以年度报告形式公布。对此两党均表示基本接受。政府还列举了可获防卫装备转移认可的情况,如“可向与日本有安全保障合作关系的国家,出口救灾、运输、警戒监视、清除水雷等方面的装备用品”,并表明了还可向日本的sea lines of communication(海上交通线)所在海域的沿岸国家出口防卫装备的方针。但据说是政府考虑到公明党对放宽武器出口持慎重立场,因而回避了“海上交通线”的表述。

从执政党内的争议也可看出,怎样限制、如何控制防卫装备的转移或出口的问题似乎极受关注。通过这样的议论,若能达到有助于国内外更好地理解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之目的,则再好不过了。但是,只要看一看新闻报道中“为什么今天必须以新三原则取代武器出口三原则?”的质疑,就不禁让人心生这样一种不安:人们对其中最根本的用意到底理解了多少呢?故而,以下我拟就此稍作论述。

必须保持并加强构成防卫能力之基础的工业实力

重审武器出口三原则,早在民主党野田佳彦执政时期就已开始。(相关关报道1)(相关报道2)实际上,2011年12月,日本政府就已决定放宽武器出口三原则并设定了新的标准,将参与国际共同研发生产战斗机、向以维和、人道为目的联合国维和行动(PKO)等提供装备用品等视为例外。所以可以说,此次制定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是对这一做法的继承。那么,为什么需要重新探讨过去的原则并制定新的原则呢?

防卫能力的基础是工业的实力。国防工业在许多国家都集中在国营企业,日本则完全依赖于私营企业。但是,面向防卫省的国防工业(包括防卫装备用品等的开发、制造、修理、后勤支援和维修服务等)产值低于2万亿日元,不足日本工业生产总值的0.8%。国防工业的市场规模取决于防卫省每年度防卫装备维修、采购的预算。然而,考虑到当前的财政危机,防卫省预算难望大幅增加。另一方面,随着防卫装备的高性能化、复杂化,价格也在不断上升,故而采购数量减少,导致国防工业利润下降,预计私营企业将越来越难以维持中长期的国防科研和生产制造。

那么应该怎样做呢?如果日本国内无法维持国防工业的生产和技术,那么国家就只能力图采取下面的办法。即,选定日本国内应予保持的国防产业和技术领域并加以培植保护,进而通过有效的选择和集中,维续并完善中长期稳定的国防能力;与此同时,加强与美国及其同盟国之间的合作,参与新一代国防装备共同研发与生产,探索扩大零部件产业市场,并加强国防企业的经营基础,致力于保护、培养、提高日本的防卫装备的生产和技术基础。重新审视武器出口三原则和制定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的基本思想可谓正基于此。

安全保障与科技创新

还有,虽说与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没有直接关系,但就培养构成国防能力基础的强大工业,笔者想提请读者注意的是,在2011年8月内阁会议采纳的《第4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中,提出从我国的长远大局出发,应该持续、广范、长期推进研究开发并不断累积成果的,将“加强国家安全保障和关键技术”作为研发的优先领域。

《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对“国家安全保障和关键技术”做了如下表述:政府将积极推动各项研发,诸如以确保和开发有用的天然资源为目的的海洋勘探、信息收集和通信等与实现国家安全保障和国民生活安全等紧密相关的宇宙运输、卫星开发利用技术;为早期探测预报地震、海啸等的陆海密集观测、监视、灾害信息传递技术;为确保我国独有能源来源的新能源技术;世界最高水平的高性能计算(HPC)技术;地理空间信息技术;有效而可靠的信息安全技术。

上述种种技术,无论对民生还是国家安全保障,可以说在所有领域中均是极为重要的,但也是难以期待私营企业、大学开发的技术。自安倍晋三第二次组阁以来,作为日本重建经济、增强产业竞争力的一环,政府极其重视科技创新政策。这本身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必须指出,对于诸如高性能飞机发动机技术、海洋无人探测技术、海洋能源及矿物资源开发和生产技术、卫星观测技术、核污染废弃物的减容及降低有害度等的核心技术开发,重要的是需要有国家长期、持续、并且是相当规模的资金投入。

期待《nippon.com》的不断发展

我本人将于2014年3月31日辞去《nippon.com》总编职务,4月1日起,东京大学副教授川岛真将接任总编一职。2011年《nippon.com》创刊之际,我曾在发刊词中表示过,希望这个网刊能象《中央公论》那样,在日本的言论界发挥应有的作用。之后我在《中央公论》前主编宫一穗先生的协助下,一直致力于将《nippon.com》办成开展21世纪“公论”(※1)的平台。现在,《nippon.com》深得读者的支持和理解,点击率也在不断增加。在此,我谨祝愿《nippon.com》在新总编川岛真的领导之下,成长为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多语种网络媒体,并望读者继续予以大力支持。

(2014年3月26日)

(※1)^ 公正而无偏颇的议论,合乎道理的言论——(日本)《大辞泉》

nippon.com总编。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校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亚洲经济研究所所长。1950年出生于爱媛县。1974年完成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国际关系论硕士课程,1977年完成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历任康奈尔大学历史系亚洲研究学科教授、京都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从2005年开始任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教授。2007年获紫绶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内阁府综合科学技术会议成员。著有《海洋帝国——如何思考亚洲》(中央公论新社/2000年/获读卖·吉野作造奖)、《帝国及其局限——美国·东亚·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