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和解”的可能性——实现“Forgive, but never forget”的路程

川岛真 [作者简介]

[2015.08.20]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聚焦战后“和解”

关于战后70年的各种议论不绝于耳。在媒体上,“侵略”、“殖民地统治”、“痛切反省”、“道歉”这4个词常常成为话题,它们都是村山谈话(1995年8月)和小泉谈话(2005年8月)曾经用过的所谓关键词。正如2007年4月温家宝谈话提到的那样,这些表述在亚洲各国也得到了一定的评价。现政权也表示将“在整体上”继承这些谈话。或许是一种个人见解吧,我认为这4个词恐怕并非历史问题的全部。

安倍晋三首相私人咨询机构“21世纪构想恳谈会”近日公布的报告书的一个中心思想就是在正视过去的同时,还要重视战后和解与面向未来的展望。理当正视历史,但也要聚焦战后和解,这正是该报告书的特点之所在。

验证东亚“构建和平”的过程

无论是世界大战还是区域争端,但凡导致大量伤亡的武力冲突都会给地区社会留下巨大祸根。胜者与败者,还有战败方国内的责任论、战胜方的争功夺赏等等,都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呈现出来。在这个意义上,历史认识问题存在于世界各地。

国际关系论和国际政治学中都有“构建和平”这个门类。或许可以说这个研究领域探求的,是爆发了战争或纷争的国家和地区在争斗结束后如何以和平方式重新构建社会。经历了日中战争(抗日战争——译注)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东亚地区,在战后是如何构建和平的呢?此外,这里是否形成了被称为“和解”的状态呢?

可以说走向“和解”的过程首先从外交层面起步,然后逐渐转向社会。“和解”的主体包括国家和社会,这里重要的便是国家间关系和社会间关系这两方面的“和解”。

外交层面上最初的步骤,是通过“和谈”结束战争,开启邦交。但这是构建和平的第一步,而且也不过是形式上的第一步。当然,在国与国关系方面,没有和谈,一切就无从开始。正因为此,它是必不可缺的第一步。但即便以这份条约来解决赔偿问题,仅凭此也无法治愈国民各自的伤痛;另外,在各个国家在历史教育中,如果强调本国的正当性,那么莫如说敌对情绪将被放大和固化。

nippon.com总编。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专攻亚洲政治外交史、中国外交史。1968年生于东京。1992年毕业于东京外国语大学外语系中文专业。1997年修满东京大学研究生院人文社会系研究科博士课程学分后退学,获博士(文学)学位。经任北海道大学法学系副教授后,担任现职。著作有《中国近代外交的形成》(名古屋大学出版会 2004年)、《通向近代国家的探索1894-1925》(岩波新书中国近现代史系列丛书2 2010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