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信奉多种宗教!?

Ehab Ahmed EBEID [作者简介]

[2016.09.14]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刚开始在日本生活的时候,我觉得最不可思议的是有关日本人的宗教信仰。

我和很多日本人交了朋友,但他们中几乎所有人一边说自己不信教,一边却兴致勃勃地去参加诸如万圣节、圣诞节等基督教活动;每到元旦(1月1日),去寺庙神社做新年祭拜,又是很多人的例行活动。

观察日本人的一生也能发现,他们经常去神社或寺庙参拜,祈求顺产、孩子茁壮成长、身体健康、考上大学等等。与此同时,在教堂举办婚礼、在寺庙举办葬礼的人也不在少数。即便如此,一旦你问他“您信什么宗教”时,他会回答“没什么特定的,我不信教”。

对于生来就作为穆斯林长大的我来说,没有宗教信仰已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再加上他们嘴上说自己没不信教却对参加各种宗教活动乐此不彼,就更是感到匪夷所思了,甚至我多少还觉得有些反感。其理由我现在可以坦率地说,那就是日本人喜欢的宗教活动中不包括伊斯兰教的宗教活动,对此我曾很失望。

来日本的穆斯林所感受到的孤寂

穆斯林的三大节日是开斋节(※1)、宰牲节(※2)和圣纪节(※3)。在这些节日里,亲戚朋友们共聚一堂,到处是一片欢闹气氛,对男女老幼来说,都是一段快乐的时光,但在日本却完全不为人所知。因此,那些居住在日本,身边又没有同为穆斯林的亲人或朋友的穆斯林,是在凄寂冷清中熬过三大节日的。

我曾有过这样的体验,也许是因为自己太孤寂了,当冬日里传来那“烤~红薯喽~烤红薯”的独特叫卖声时,我差点儿把它错听成了宣礼声(※4)

刚开始在日本生活的时候,曾有一段时期,当别人邀请我去参加圣诞聚会或新年祭拜时,我会以自己是一名穆斯林为由拒绝参加。但只要步出门外,大街小巷都沉浸在欢乐的节日气氛中,所以多少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我继续作着无谓的抵抗。直到有一天,一位日本朋友对我说:“大家一起开开心心地参加各种不同的宗教节庆活动,不是有助于消除世界上的宗教摩擦吗?”这句话,让我茅塞顿开。

对宗教持宽容态度的日本人,现在需要怎么做呢?

我在祖国埃及生活的时候,也与我那些信仰科普特教的朋友们之间互发庆祝各自宗教节日的祝贺邮件。别人能够尊重自己的宗教信仰,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在日本,关于伊斯兰教还有很多不为人们所了解或者被误解的地方。就说新闻报道的内容吧,都是有关恐怖袭击或内战等的负面话题,我还碰到过认为穆斯林即恐怖组织成员的人。为了消除这样的误解,让更多人了解伊斯兰教,在日本应该更多地举办伊斯兰教宗教节庆活动。

当然,日本仅有的几所清真寺也举办有关的活动,并对普通公众开放。但清真寺本身的数量太少了。虽然我能够做的事情有限,但至少为了让我周围的人们能够乐于参加伊斯兰教独特的宗教活动,我会招待人们来参加“开斋小吃”(斋月里,日落闭斋结束后吃的第一顿饭),或举办欢度宗教节日的聚餐等。

我认为,信仰使人坚强。在自杀、欺凌、恶性犯罪日渐增多的日本,我感到人们必须信仰些什么。我期望热衷于各种宗教节庆活动并对宗教持宽容心态的日本人,在欢度宗教节日之余,凭藉信仰神灵使内心变得更加强大。

(※1)^ 即阿拉伯语“尔迪·菲图尔”的意译,是指庆祝斋戒期满的节日。伊斯兰教历的9月(斋月)里,每天从日出至日落之间禁止饮食封斋是穆斯林的义务之一。

(※2)^ 即阿拉伯语“尔德·阿祖哈”的意译。指伊斯兰教历从12月10日开始举行为期四天的庆祝节日,是为了纪念先知易卜拉欣把儿子伊斯玛伊作为牺牲向真主献礼的宗教活动,穆斯林义务之一的麦加朝觐活动的最后一天,定为宰牲节的首日。

(※3)^ 即阿拉伯语“冒路德”的意译。原本是为了纪念先知穆罕默德诞辰所设的节日,但伊斯兰教的不同派别有不同解释,逊尼派和什叶派分别在伊斯兰教历3月12日和3月17日过此节日。

(※4)^ 在伊斯兰教里,通过宣礼呼唤穆斯林到清真寺开始做礼拜。

1970年生于埃及・吉萨。1991年开罗大学文学系日本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留校任该专业助教。沙特阿拉伯国立穆罕默德·本·沙特伊玛目伊斯兰大学(Al-Imam Muhammad Ibn Saud Islamic University)东京分校阿拉伯伊斯兰学院讲师。东京外国语大学世界语言社会教育中心外语主任教员(2011~2015年)。编著有《通行证 日语阿拉伯语辞典》、《基础日语学习辞典阿拉伯语版》、《大学阿拉伯语 文法解说》、《大学阿拉伯语表现实践》。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