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15年中国股灾(下)

廖八鸣 [作者简介]

[2015.12.23]

股市变疯牛

新华社、人民日报也开始连篇累牍地打造舆论。中国股市历来尤其受政策的影响,被人称为“政策市”,甚至股民中流传着一句股谚“炒股要听党的话”。股市很快就飞了起来,短时间内连过3000、3500等大关,4月初在没有经过一次像样的调整的情况下,上证指数便逼临4000大关。

在不到10个月时间里上证指数几乎翻倍,这显然不正常。而且,这也不是政府期待的结果。政府确实期待一个牛市,以利于将社会闲散资金(主要是从楼市退出的资金)吸引到股市里来,但希望的是一个“慢牛”、牛”,而不是一个“疯牛”。

这时,证监会意识到了泡沫的存在,开始加大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发行,试图用市场调控手段冷却一下市场,同时提示风险,股市涨势有所减缓。但不知为什么配合脱节,人民日报偏偏在这时发表了一篇文章,称“4000点不过是牛市的起点”。

人民日报表态后,疯狂再度席卷股市。许多根本不知道股票为何物的人,也受周围影响投资股市,更可怕的是还有很多人借钱买股。

场外配资

证券公司开有融资业务,融资比例仅为1:2,而且门槛很高,一般股民无法利用。于是,许多人就向亲戚朋友借钱,还有人转向“场外配资”。场外配资,是指在股市热中社会上成立了一些融资公司,专门借钱给股民炒股。为防止股民亏损还不出钱,场外配资公司就把端口接入证券公司,控制股民的账户,一旦股价下跌倒警戒线,配资公司便强行平仓收回借款。

场外配资的杠杆惊人,很多在1:5以上,甚至个别还有1:10的,按A股涨跌停板10%的限制,一个跌停板便本金清零。这种配资在别的国家是绝不可能存在的,不啻于定时炸弹。可证监会并没有及早注意到这个隐患。

疯狂的股市越过了4000点,在退一进二的震荡中冲上了5000点。震荡中,部分配资盘爆仓,隐患初步显现。证监会开始打压股市,除了加快发行新股的节奏,IPO由一周一次增加到一周两次外,又拿出杀手锏,发令清理场外配资。

事后估计,场外配资的规模至少有2万亿元以上。但证监会初期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来又突然下猛药。股市发生连锁反应,一下子便崩盘,开始了断崖式的下跌。

下一页 政府救市

1958年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1982年毕业于洛阳大学日语系,先后任邮电部卫星通信技术研究所、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科学技术人材交流中心翻译,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日语月刊《人民中国》记者。1993年10月进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综合文化研究科留学。1996年4月起在芝浦工业大学、日中学院等担任讲师。在日中文媒体自由撰稿人。主要著作有《天安门在燃烧》(共著,1989年,读卖新闻社中国特派员团)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