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神话”的沉重代价——儿童贫困应对措施刚刚起步

阿部彩 [作者简介]

[2016.04.08]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平等国家”的“神话”

许许多多的外国游客,都不会认为日本是存在“诸多‘贫困’的国家”。在日本的城市里,你看不到很多发达国家的“中心城区”常见的涂鸦或是无家可归者在街头乞讨;行人衣着光鲜,便利店和快餐店的店员也服务周到且彬彬有礼;这里既不存在那种一个人走夜路会很危险的“治安很差的街区”,也很少有小偷小摸一类的犯罪。的确,日本在发达国家中是一个屈指可数的“平等国家”。

是的,大家都对此深信不疑。日本是个平等的国家,这种评价在海外也经常听到,它也是日本人长期以来坚信的一个“神话”。

这一神话并非毫无根据。确实,如果看20世纪70年代的统计数据,你会发现日本在发达国家中,也像北欧国家那样,是个居民收入差距较小的国家。但是,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日本人的收入差距扩大。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统计,2009年日本的基尼系数(综合考察居民收入分配差异状况指标的指标)为0.336,高居OECD35个成员国的第8位。实际上,日本的居民收入差距虽然低于美英等国,但大于德国、法国等欧洲大陆国家,更不用说北欧各国了。

进入21世纪后,至少在日本国内,日本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平等这一事实逐渐为人们所认识。但即便如此,在“变得”富足的日本居然存在“贫困”问题,是谁也想象不到的。此处所说的“贫困”,不是指那种衣食无着、没有遮风挡雨的住所,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绝对贫困(absolute poverty)”。在今天的发展中国家,绝对贫困依然是个重大问题,但在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主要使用的是“相对贫困(relative poverty)”这个概念。

所谓“相对贫困”,是指无法维持居住国最低生活标准的生活状态。即使在人均GDP较高的OECD成员国里,相对贫困也是个重大的社会问题。我们从以下这点就能看出——在大多数OECD成员国的政府相关部门的网站上,轻而易举地就能查到有关该国“贫困”状况的统计数据及其对策。比如,欧盟在“Europe 2020”战略中提出了以下数值目标:到2020年要使“穷人和受社会排斥者”减少2000万人。(参考: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

首都大学东京教授。2015年11月,在该校成立了“儿童与青年贫困研究中心”,担任该中心主任。毕业于麻省理工大学,获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律外交研究生院的硕士、博士学位。曾任职联合国和海外经济协力基金工作,1999年加入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2010年担任该所社会保障应用分析部部长。2015年4月起担任现职。专业研究领域为贫困、社会排斥、社会保障、最低生活保障等。主要著作有《儿童贫困——思考日本的不公平》(岩波书店,2008年)、《没有弱者立足之地的社会》(讲谈社,2011年)、《儿童贫困Ⅱ——思考解决措施》(岩波书店,201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