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外籍家政工市场,能够拯救职业女性吗?

野村浩子 [作者简介]

[2016.10.03]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安倍晋三政权打出“支援女性活跃于社会”政策,作为其中的一环,在“国家战略特区”,家政服务业向外籍劳动力开放,神奈川县、大阪府等地计划从今春开始外国人家政代理服务。划定地区范围,充分利用政策管制宽松的特区优势参加这次“试点”的,有Pasona(保圣那)、Bears、Poppins、Duskin(得斯清)、Chez Vous等家政代理公司,预计三月以后随时开始提供服务。

在日本,只有年收入1千万日元以上的外国高级专业人才及大使馆职员的家庭才允许直接雇佣外籍家政服务员。这是极为例外的措施。另外,现在可在家政代理公司合法工作的外籍家政工,只限于日本人的妻子。

这次政策放松,反映出政府在促进女性活跃于社会问题上,明确认识到必须减轻她们的家务和育儿负担,为此而扩大了家务外包服务的选项,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

承受能力是普及的关键

不过,这次在神奈川县、大阪府的特区内进行的“试点”,让人产生一种不和谐的感觉。2014年野村综合研究所曾以4万人为对象进行了关于家务支援服务的网上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利用家政服务的受访者只占3%。而不使用这种服务的原因主要有几个方面,比如让陌生人进入自己家里会感到不安、对委托别人做家务有抵触感、价格比较高等等。现在,通过家政代理公司利用这种服务的行情,是一小时3000日元左右。

就是在人们担忧的价格方面,这次放宽限制的试点方案,不但没有促使费率降低,反而更加高涨了。

根据规定,这种外籍家政工,不能由个人或家庭雇佣,而是直接受雇于家政代理公司,最长雇佣期限为三年,由这些家政代理公司将她们派遣到各个家庭工作。工资待遇保证等同或高于日本同行。而且,这些外籍家政工必须在本国接受培训,除了语言外,还要学习诸如“大酱汤的做法”等技能。

为此,各家政代理公司或是设定高于一般行情的服务价格,或是由公司负担增加的成本,为了今后的市场开拓,不惜赔钱,加入到特区的试点中来。作为试点工作虽然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但由于价格设定比较高,人们还是会嫌贵而难以出手使用。这样一来就有可能得出“通过试点发现没有太多的用户,家政代理的需求并不高”这种令人担忧的结论。

记者、淑德大学教授。1984年毕业于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文学教育学系。曾就职信息公司UPU工作,1988年加入日经HOME出版社面向商务人士发行的月刊《日经Anthropos》的创刊队伍。1995年调到《日经WOMAN》编辑部担任副总编,2003年1月出任总编。2006年12月就任日本第一本面向女性领导发行的杂志《日经EW》总编。2007年9月成为日本经济新闻社编委,2012年4月就任《日经Money》副总编。2014年4月开始担任淑德大学人文系表现学专业负责人、教授。还担任财政制度审议会委员等政府审议会委员。著有《职业女性的24小时》(日本经济新闻出版社,2005年)、《写给即将退休的女性》(WAVE出版社,2014年)。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