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石碑——有感于牡丹社事件

平野久美子 [作者简介]

[2016.06.17]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腐朽斑驳的历史

今年春天,我在那霸与冲绳大学的又吉清盛教授见面时,从教授那里第一次听说了长崎有一座与牡丹社事件相关的石碑的事。

石碑伫立在陡峭坡道的登顶之处(图片提供:平野久美子)

我立刻联络了当地的大学教授与对历史所知甚详的友人,获得了在长崎市东边的西小岛町一带石碑似乎仍然现存的回答,于是决定出发前往长崎。

从昔日“唐人屋敷”(江户时代“锁国”政策下建立的中国人住居区——译注)所在地馆内町,踏着陡峭的石阶攀登而上,一个大约1000平方米大、由石墙围绕的场地顿时出现在眼前,走近仔细一看,这块空间的一部分延伸到小学校园的后院。进去之后,就会看见建于1875年的“台湾役战殁之碑”和“征台军人墓碑”,与戊辰战争参战纪念碑“振远队之碑”并列伫立其中,四周杂草丛生,落叶满地。

石碑全数都已变色呈黑。一旁则可见由各地出兵战死、或者是病死的兵士的坟墓,像日本象棋的步兵棋子一般排列着。视线中与墓地及小学校舍二楼几乎相同高度的,是以坡道多而闻名的长崎独有的风景。从1861年开设的西医医院“小岛养生所”就在旁边一事来推测,当年因感染了疟疾而返乡的兵士,应确实是在此接受的治疗。

“征台军人墓碑”(左)和当时的大仓组捐献的石灯笼(中),右为合葬殉职军人军属的“军人军属之碑”(图片提供:平野久美子)

“台湾役战殁之碑”上铭记着出兵的意义以及永久彰显战殁者名誉等的内容,“征台军人墓碑”上则记载着天皇在明治7年4月发出敕令一事,以及出兵台湾的日本军的辉煌战果等内容,但文字早已斑驳难辨。一手拿着事先准备的资料(做参考),一手试着去石碑上勾勒以汉文文体书写的碑文,渐渐地我的手指尖上微微感触到了“牡丹乡之贼”这几个文字。

带领我到访的友人介绍说:“每年一度在春分的时候,似乎有志愿者聚集于此,进行供养祭拜,但市民们几乎对此事一无所知。”

长崎市的文化财保护课表示,牡丹社事件的石碑并非属该市管辖;而在向护国神社的社务所询问后,也得到了资料因为原子弹爆炸而遭焚毁、详细的事情并不清楚的回答。明治初期的长崎,曾经设有担纲台湾问题的中央政府外派机关“蕃地事务局”,而长崎作为1874年出兵台湾的据点港口,发挥了很大的功能,即便如此……。今天,活跃于近代日本舞台的英国商人托马斯·哥拉巴等人大受赞许,三菱造船所的船坞、起重机等作为近代工业遗产,也吸引了公众的目光;而与此同时,又存在着为人遗忘的历史,风化的记忆。

纪实文学作家。曾在出版社工作,后开始写作活动。亚洲茶爱好者。2000年,著作《淡淡有情》获得小学馆纪实文学大奖。创作题材涉及亚洲各国,同时十分关注台湾的日本统治时期。著作有《邓丽君的梦想 华人歌星传说》(筑摩书房)、《中国茶 风雅的背后》(文春新书)、《多桑的樱花——从台湾渐行渐远的“日本”》(小学馆)、《创造了水之奇迹的男人》(产经新闻出版、农业农村工学会著作奖)等。个人HP:http://www.hilanokumiko.jp/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