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和长安,岚山和都江堰

漆岛稔 [作者简介]

[2017.10.20]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Русский |

据说很多中国人到京都观光都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这可能是因为京都仍然存留着模仿中国长安而建的“平安京”风貌。通过比较日中古都的景象,或许能帮助大家理解中国人为何喜欢游览岚山。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702年,日本时隔数十年再次向唐朝派送遣唐使,《万叶集》诗人山上忆良也在其中。当时,首都长安人口百万,是世界最大的城市。因眼前的唐朝都城与日本都城的景象相去甚远,遣唐使一行倍感震惊。他们听说的飞鸟时代的都城“藤原京”,是以中国的京城为样板建成的,但事实原来并非如此。

两者的区别在于,第一,宫殿的位置不同。藤原京的宫殿位于正方形都城的正中间,而长安的宫殿则位于中央的北部。第二,市场的位置不同。藤原京的市场位于宫殿北面,但长安的市场位于宫殿南面,且呈左右对称分布。

遣唐使一行回国后,藤原京于710年迁都平城京。平城京建都之际,将先前视察的长安作为最新的仿效对象,这一定是吸收了遣唐使们的宝贵意见。不久,平城京于784年迁都长冈京。仅过了十年,长冈京又于794年迁都到了平安京。经历了一番频繁的迁都后,平安京在此后的千余年间成了日本的首都,虽然历经应仁之乱和幕末动乱,街市风貌基本保留完好,直至1869年迁都东京。

令人遗憾的是,之前的藤原京、平城京和长冈京如今都已化为田野,虽然重建了一些复古的建筑,但要追忆昔日盛景,还是需要发挥十二分想象力的。相较之下,曾经的平安京,即现在的京都无疑是幸运的。历史悠久的京都成为日本人的心灵故乡,人们在这里可以寄托乡愁,畅想风雅往昔。

不同于长安,平安京四周并未构建防敌的城墙。长安建都时,必须考虑外族入侵的危险性,但作为岛国的日本则无须为此担忧。而两者最大的共同点是“里坊制”,它是一种遵循中轴对称的城市布局。平安京中央贯通南北的朱雀大街将城市分为左京和右京,南北走向的大街“坊”和东西走向的大街“条”,将城市分割为棋盘状(藤原京是日本率先引入条坊制的城市)。

在日本,除了札幌和名古屋等部分城市之外,多数城镇布局都较为杂乱,不似棋盘般工整。依照山地地形或自然形成的城镇不在少数,而城堡附近的城镇则以有利于防守为目的而建设。因此,当中国游客来到京都,看到宛如棋盘的城市布局时,有一种仿佛置身于中国城市的感觉,比日本其他城市更感亲切。

在古代,中国人建宫城时会参照儒家经典《周礼・考工记》。将宫城建成边长9里的正方形,南北9坊,东西9条,宫殿位于中央,左右分设祭祀先祖的宗庙和祭祀土地神的社稷,南面是执行政务的朝廷,北面是市场。因此,理所当然地,中国的城市布局多呈棋盘状。

因此,不仅日本人,中国人对京都也倍感亲切。岚山(特别是渡月桥附近)是当地颇具人气的观光景点之一。已故中国总理周恩来留学日本时,曾于回国前夕的1919年4月,在此写下《雨中岚山》一诗。该诗碑至今仍伫立在岚山公园(龟山地区)内。此地一定存在着某种激发青年时代周恩来吟诗作赋的东西。

笔者个人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岚山的风景似乎可以追溯到更早于唐朝的战国时期中国某地的景象。

比如,当你放眼渡月桥、中州的岚山公园(中之岛地区)、桂川(保津川、大堰川)一带时,那风景实在是酷似于都江堰。

都江堰兴建于公元前256年,公元前251年完工,是坐落在四川省的岷江的水利设施。虽然是2200多年前的水利设施,但至今一直发挥着防洪灌溉的作用。整个设施坚实牢固,在2008年5月的四川大地震中也只是受到轻微影响而已。建造都江堰之前,四川盆地每年春天都因冰雪溶化而遭受重大洪水灾害。因此,秦始皇的曾祖父昭襄王命令蜀郡太守李冰建造都江堰。李冰在都江堰竣工前去世,最终由其子李二郎完成建造。

另一方面,五世纪后半叶,“渡来人”(指古代从朝鲜、中国、越南等亚洲大陆迁移到日本的人口——译注)秦氏利用自己擅长的土木技术,在岚山建造了水利设施“葛野大堰”。如今,葛野大堰已不复存在,但在渡月桥不远处的上流地带仍可以看到铺设着木桩的堤坝,令人回想起往昔的风貌。

笔者曾走访都江堰,发现的确与岚山风景相似。比如,中之岛地区的中州类似分流的都江堰,渡月桥(长155米)类似吊桥“安澜桥”(长240米),保津川右岸山腰的大悲阁千光寺类似岷江左岸山腰的瞭望台“秦堰楼”。顺带一提,开凿保津川的富商角仓了以建立大悲阁是为了纪念因开凿工事牺牲的工人。大悲阁也是角仓了以的临终之地。

司马辽太郎在著作《街道漫步 26 嵯峨散步、仙台、石卷》(朝日文库、2009年,36页)中写道“如果漫步嵯峨野却不想起秦氏,就如同行走于罗马遗迹之中却不想罗马人一样迟钝”,并指出都江堰和渡月桥周边地形的相似性。此外,一之井堰并通水利工会在岚山西一川町立碑,上书“根据《秦氏本系账》记载,担任山城地区开发的豪门望族秦氏效仿秦昭王的业绩,在当时的日本建造了罕见的葛野大堰”。因此,笔者之前的感想可能并非胡思乱想或虚无缥缈之谈。

京都的前身是平安京,仅凭这一点,就能让人想起唐朝长安的景象,尽显历史风韵。环顾岚山,放飞想象的翅膀,甚至还让人仿佛看到公元前中国的景象。换言之,一幅壮丽的历史画卷犹如在眼前徐徐展开,它可以让你沉浸在无限感概之中。

我们走访京都(尤其是岚山)时,仿佛看到了最具日本特色的景物,内心充满一片祥和;而中国人游玩岚山时,或许也会涌现出相似的情愫,心情变得平和安宁。这让人再次感到,京都岚山对日中两国国民而言都是一处给人以万千感慨的特殊之地。

标题图片:红叶时节的岚山 渡月桥(PIXTA)

翻译家。1956年生于日本宫崎县,毕业于神户大学经济系。曾供职日本三井银行(现三井住友银行)上海分行,现为自由翻译家。译著有《决定的本质1、2》、《孙子兵法》、《阿里巴巴: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日经BP社),《FRB主席》(日本经济新闻出版社),《以经验学习开发领导力》(日本能力协会管理中心)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