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冤案是怎样产生的?

佐野真一 [作者简介]

[2012.08.13]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在各类冤案相继公之于众之际,东京最高法院决定重新审理“东京电力公司女职工被杀事件”。该事件的尼泊尔籍被告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已关押达18年之久。早在案发之初就一直关注此事的纪实文学作家为我们剖析重审的背景。

2012年6月7日,东京最高法院决定对“东京电力公司女职工被杀事件”中的服刑者戈宾达・普拉萨德・迈纳利进行重新审判。同时,还决定“停止执行刑期”。

根据这一决定,被判无期徒刑后关押在横滨监狱服刑的戈宾达被移送到横滨入境管理局,历尽18年磨难,于6月15日被遣返回故乡尼泊尔。

仅仅是裁判获准重审,就已经是特例了,进而在当日还宣布了停止执行刑期,甚至当即释放并得以回国,这简直是特例中的特例。

最新的DNA鉴定是促成重审的关键

首先我感到十分欣慰的是,作为考问日本司法能否获得新生的案件,终于开启了重审的沉重大门;而因不实之罪被关押在异国监狱长达15年之久的戈宾达终于和家人一起回到了祖国。

这个意想不到的决定的背后,存在着以下几个因素。首先是因最新的DNA鉴定,判明了足利事件中菅家利和(※1) 的冤罪并予以释放以及布川事件 的误判(※2);继而大阪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在厚生劳动省村木厚子(※3)原局长的案件中篡改证据一事也昭然若揭。一系列导致司法失信的丑闻接连曝光,引发了有关部门的高度危机意识,直接冲击了法务省当局的核心领导层,它可以说起到了“反弹”的作用。

在信誉已经完全跌至谷底的司法界,这是向革故鼎新迈出的第一步。坦率地说,我认为这是一次充满勇气的决断。

促成重审的直接依据是最新的DNA鉴定结果。它表明2011年7月在案发现场发现的阴毛和残留在被害人体内的精液,与戈宾达的DNA样本不符,属于第三者。

去年,是日本遭遇大海啸和核电站事故等前所未有的大灾难的年份。在这样的时刻,找到了证明戈宾达无罪这一决定性证据,并且震撼司法世界的事件频频昭然于世,让人从中感受到一种历史性的偶合。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可以说那就是我们曾经深信不疑的“安全神话”的破灭。

而司法世界又如何呢?正如我们在各种丑闻中所看到的那样,信誉明明早已岌岌可危,却仍然死守着“无谬神话”不放。

听闻决定重审的检察厅官员表示:“这是一个无法接受的决定”,并针对该决定提起了抗诉。

事已至此仍欲顽抗,真是可笑之极。检方如果不想继续丢脸的话,就应该立刻撤回这种只是以维护自身集团的利益和明哲保身为目的的、令人汗颜的抗诉。

这完全是一种孩童般的幼稚做法,是把好不容易作出令人重拾信心决定的司法世界,再度拉回黑匣之中的行为。

1947年生于东京都。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文学系。曾供职于出版社并担任过行业报纸记者,后成为自由撰稿人。81年因在《周刊文春》上连载“纪实 日本的性”而受到关注,此后相继发表了大量引人注目的作品和轰动性的作品。《旅行的巨人》获大宅壮一纪实文学奖,《甘粕正彦 乱心的旷野》获讲谈社纪实文学奖。作品《东京电力公司女职工被杀事件》因主张被告无罪而受到公众关注。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