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年龄降至18岁,日本的政治会改变吗?
政治家和政党的举措面临考验

菅原琢 [作者简介]

[2016.01.06]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日本国会通过《公职选举法》修正案,将选举投票年龄下调到满18岁。很多高中生可以从2016年的参议院选举开始行使“一票之权”了。这一制度的修改时隔70年之久,日本的政治会随之发生改变吗?

从2016年参议院选举开始适用

从明年夏天的参议院选举开始,在公职选举中可行使投票权和选举权的年龄从20岁降低到18岁。及舆论界就此展开了各种议论。

在这些议论中,关于该法案对今后日本政治的影响,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主要有两个观点。其一,是此次选举年龄的降低是否对日本的“银发民主主义”起到抑制作用,可以说是对政策制定将产生的影响;其二,是对选举的影响,即选举结果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本文将聚焦这两种观点,并就18岁履行选举权给今后日本带来的影响及其发展方向阐述笔者的个人见解。

对克服“银发民主主义”太过期待

“银发民主主义”一词,用于表达这样一种认识:即日本的老年人优惠政策之所以难以改变,是因为人口多且投票率高的老年人对政治的影响较大。这方面的讨论主要围绕两个观点进行。一种观点认为,如果选民年轻化,可以期待政界开始推行符合年轻一代利益的政策;另一种观点则与此相反,他们认为18~19岁的人口较少,而且年轻人有投票率低的倾向,因此持否定意见(※1)

不过,“银发民主主义”这个说法本身只近乎于一个假说。从以下事实考虑大概就不难理解,我们很难简单地说,老年投票者比例之高,推进了“优待老年人”的社会保障政策。

首先,日本现行的社会保障制度是在经济高速发展期制定的,当时20岁和30岁年龄段的人口所占比例高,代际间投票率的差别也很小。其次,在走向少子老龄化的其他发达国家,针对年轻一代的社会保障制度比日本要健全。最后,人们没有强烈意识到社会保障负担存在着年代间的差异,老年人也没有要求在职纳税人承担过重的负担。

下图是针对最后一点所做的舆论调查的结果(※2)。抱有在职人员负担增加是不得已的这种意识的人,在越是年轻的群体中表现得越是明显,而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中这种意识略有减少。除了回答“不清楚”的60岁以上老年人显著增加外,可以说代际间关于社会保障负担的意识并没有显著差异。从图中数据可以预测,即使“投票者年轻化”,选民在社会保障政策方面向政界发出的信号也不会有很大变化。

“银发民主主义”这个词,已成为近期舆论界的流行语,在很大程度它不是以假说,而是作为事实被人们所接受。但是,我们很难说老年人在选民中占多数就是日本的社会保障偏向老年人的主要原因,而是应该探寻其他原因。例如,女议员的人数极少,家庭观念陈旧保守的自民党长期执政,政党组织和官僚制度注重论资排辈等。无论如何,这次选举年龄降低到18岁和“银发民主主义”相提并论是不协调的。

(※1)^ (※1)以下两篇报纸社论阐述了双方见解,请参考。《每日新闻》2015年6月17日社论:《选举年龄降至18岁 年轻人更应该参与政治》
《日本经济新闻》2015年6月19日社论:《让18岁投票成为改变日本政治的突破口

(※2)^ 数据来自以下网页。《关于社会保障制度的特别舆论调查 统计表

东京大学高科技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法学博士。专业为政治过程论、现代日本政治。生于1976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系,该校研究生院法学政治学研究科博士课程结业。以现代日本政治为题,在报刊发表多篇文章。主要著作有:《舆论的曲解 自民党为何大败》(光文社新书)、《平成史》(河出书房2012年版,合著)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