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核电站“临终关怀”政策

吉冈齐 [作者简介]

[2016.01.08]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尽管九州电力川内核电站1号机组已经重启,但真正恢复核电站的运营依然遥遥无期。同时,国家新的管控标准无法保障安全性。今后需要的是着眼于全面关停核电站的综合政策。

核电重启举步维艰

九州电力川内核电站1号机组于8月11日重新启动,并于9月10日投入了商业运营。这是原子能规制委员会成立以来第一个重启的核电站,自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2011年3月11日)已过去四年半时间。

日本核能工作者希望以此为契机,促使日本全国的核电站逐步走上重启之路。但2015年内能够重新运转的,算上川内核电站2号机组(预计10月重启,11月投入商业运营)在内,恐怕全国也只有两个机组。关西电力高滨核电站3号和4号机组于今年2月12日获得了原子能规制委员会下发的全国第二例核反应堆设置变更许可,但福井地方法院做出禁止重启的暂行处理决定(4月14日),因此年内重启几近无望。此外,第三例获得重启许可的四国电力伊方核电站3号机组(7月15日许可),要在半年内办妥工程计划审批等手续并在年内重启,恐怕也极其困难。

2016年以后的重启前景也尚不明朗。核电站所在地的地方政府中,福岛县要求废弃反应堆,新潟县、静冈县、东海村抗拒核电站重启。这四个地区合计拥有15座反应堆。另外,部分反应堆很可能因为活断层调查和评估结果而遭到废弃,例如日本原子能发电敦贺核电站2号机组、北陆电力志贺核电站1号和2号机组以及东北电力东通核电站1号机组。除了前面提到的高滨3号和4号机组外,2014年5月,关西电力大饭核电站3号和4号机组已被法院要求停止运转,而且,今后可能还会出现更多这样的判决结果。

2020年前,最多20座左右的反应堆实现重启?

另一方面,预计电力公司出于经营考虑,也会废弃不少反应堆。因为反应堆的使用寿命被规定为40年,如果想获准延长,需要付出巨额的维修费用。

今年4月,关西电力美滨1号和2号机组、日本原子能发电敦贺1号机组、中国电力岛根1号机组、九州电力玄海1号机组等五座反应堆已经正式关停。即便是那些成功实现了重启的核电站,未来也并非安稳无忧。福岛事故后,日本国民在核电站的风险认识上发生了变化。一旦事故、事件、灾害等导致安全问题暴露出来,许多反应堆都很可能陷入长期停止运转的状态,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会被迫废弃。当然,新增核电站恐怕更无希望。

这样看来,日本的核能发电水平已经完全不可能恢复到福岛事故前的状态了。从现实角度来看,尚未被废弃的43座反应堆(其中5座符合新的管控标准)中,恐怕2020年前能够重启的最多只有一半,也就是20座左右。而这些“幸存”的反应堆,也会受国内外事故、事件、灾害等因素的左右而无法稳定运转。

核能发电将日渐成为电力经营的沉重负担。目前,核能发电的成本和风险均由政府承担,这种待遇优厚的“核电呵护政策”(选址支持、研究开发支持、损害赔偿支持、事故处理支持、核燃料回收成本转嫁入电费等等)今后若因某种原因而遭遇调整,对电力公司来说恐怕就是一场噩梦了。

九州大学比较社会文化研究院教授。专攻科学技术史。1953年生于富山县。1976年毕业于东京大学理学系物理学科毕业,该大学研究生院理学研究科修士。历任和歌山大学经济系讲师和副教授、九州大学教养部副教授后,1994年起任现职。20世纪90年代以后一直将原子能政策史和原子能政策论作为最重要的研究课题。2011~2012年“东京电力福岛核电站事故调查及查证委员会”(政府事故调查委员会)成员。主要著书有《新版 原子能的社会史及在日本的发展》(朝日新闻出版,2011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