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次元量化宽松加负利率”:效果如何?
日本银行需要全面审视货币政策

浪川攻 [作者简介]

[2016.11.1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Русский |

黑田领导的日本银行实行 “异次元量化宽松”政策已有三年,采取负利率政策也有半年。但央行的通货膨胀目标尚未实现,其货币政策的有效性面临质疑。笔者认为负利率给实体经济造成了混乱,建议必须对金融政策进行全面检验。

启动负利率半年:偏离常识的交易横行

围绕金融政策,目前迎来了一个微妙的局面。这是从7月28和29日召开的日银金融决策会议的结论中得出的第一印象。虽然结论内容引发了那些希望进一步实行金融宽松政策的市场相关人士的不满,但为重新思考金融政策的本质提供了一个契机。

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的异次元量化宽松,即俗称的黑田火箭炮首次发射以来,已过去了近三年时间,启动负利率政策也有大约半年了,现在可以说正是检验其效果的时候。从结论来说,虽然带来了日元持续贬值及其导致的股价上涨,但最初预期应该已经实现的2%的通货膨胀率目标却依然遥不可及。

黑田行长将未能实现目标的原因归咎于“原油价格的意外下跌”,而不少民间经济学家却毫不留情地指出,2%的通胀率这种目标设定本来就不现实。其中,甚至有人质疑央行通过购买国债持续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资金这种“量化质化宽松”政策本身的效果。即便如此,异次元量化宽松政策依然得到一些经济学家的肯定,认为作为当下金融政策的目标,其“真正的目的在于诱导日元贬值”。

与之形成对照的是,针对今年2月实行的负利率政策,多数经济学家都持否定看法。理论上,这一政策是为了“下调实际利率”,日银还设想了将日本央行往来账户中回归到银行资产负债表里的资金,转换为企业贷款这样一种发展方向。但它们非但均未奏效,反而还在实体经济方面发生了混乱,偏离常规的金融交易横行。

扩大外汇供给额度,总算给出了正确的处方

在这种情况下,7月29日公布的日银决定中,没有提到进一步推进负利率和扩大量化宽松(增加国债购买额),意思就是维持现状。它招致了“令市场期待落空”的评价,外汇供给额度的翻倍(从120亿美元增加到240亿美元)这一点则被媒体忽略。尽管如此,这项措施却是意义重大。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启动负利率后,日本各家银行在筹集美元资金方面遇到了成本大幅提高的问题。许多银行采用以日元与美元的货币互换交易来筹集美元资金,但美元掉期交易成本处于大幅超过基准利率的溢价状态。具体来说,五年期的掉期交易成本是基准利率加100个基点(1%)。这样一来,投资美国国债就失去了优势,银行不得不向信贷投资这种风险资产倾斜。这样不仅眼前的收益恶化,未来的信用风险也将增大,这是一种非常令人担忧的事态。

此次扩大外汇资金供给,具有缓解上述状况的效果。黑田行长在5月举行的例行发布会上,对金融行业广泛诟病负利率一事表示不屑,声称“金融政策并不是为了金融机构而制定的”。他的这个说法是正确的,但需要附加两个条件。一是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预见到未来金融体系的稳定,二是以金融机构稳定的经营为前提,金融政策通过民间的金融活动影响实体经济这样的机制发挥出作用。

遗憾的是,这两个条件目前都尚不具备。长期以来,在央行持续下调利率的过程中,社会上形成了看跌利率的观念,企业的资金供求未能受到刺激,银行逐步向轻视信用风险的冒险性融资行动倾斜。此外,金融政策成为银行收益下跌的因素,削弱了其本来的金融功能。

此次外汇资金供给的扩大,尽管还是局部性的,但它意味着日银总算是拿出了针对这两个问题的处方。

金融媒体人。1955年生于东京都。毕业于上智大学,曾在一家电机制造商工作,后作为记者供职于金融类专业杂志、证券业报纸和月刊杂志。2016年4月辞去《东洋经济新报》的签约记者工作,成为自由媒体人。著作有《金融自毁》、《前川春雄“奴雁”的哲学——克服了全球危机的日银行长》(均由东洋经济新报社出版)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