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田的日本银行,单边“进攻”的态势
看清市场,推出新政策组合

浪川攻 [作者简介]

[2017.03.2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Русский |

日本银行于9月推出了以引导长短期利率为目标的“新宽松框架”。笔者分析认为,黑田领导的日银已经从旨在刺激物价上涨的“单边进攻”转入了“还要确保退出渠道也在射程之内”这样一种双剑并用的态势。

首次出现“副作用”这样的措辞

日本银行在9月20和21日的决策会议上推出了新的政策组合。其中一项叫做“收益率曲线控制”。这被解释为“将引入旨在进一步追求降低实际利率效果的新方法”。可是,日银的目标绝不仅限于此。

9月的决策会议围绕传统的“负利率的质化量化宽松”政策展开了全面检验。如果采用日银的传统表述,那就应该说金融政策“副作用”的存在也得到了验证。实际上,这是黑田东彦就任日银行长以后,日银首次使用“副作用”这个措辞。这种微妙的变化不容忽视。因为黑田行长并不承认一系列宽松政策的负面影响,银行业一直颇有微词。开展全面检验的两个月以前,黑田也是这样驳斥了银行业对负利率政策的诟病。

“金融政策并不是为了银行而制定的”

银行等金融机构对此言论非常抵触。因为基于大肆购买国债(余额已达400万亿日元)的量化宽松和负利率的组合拳已经导致收益率曲线明显趋于平坦化,不仅金融机构未来的经营活动将受到威胁,长期资金的投资运用也难以实现。

正如我8月时曾在日本网(nippon.com)上撰文指出的那样,既然金融政策是通过金融机构渗透至实体经济的机制,那么就不能不考虑金融机构经营活动未来的安全性。当然,即使“不是为了银行”,但减缓渗透功能,加剧社会不稳定性的做法难免会在金融政策的执行过程中形成障碍。

原本日银是为了拉动物价上涨而实施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的,但即便“宽松”=“物价上涨”是理论上的解,但仅靠此举,并没有刺激实体经济活跃起来。如果说已经考虑到这一点,从“副作用”的角度对政策实施了修正,那么也可以认为日银已经找到了摆脱“原理主义”的头绪。

金融媒体人。1955年生于东京都。毕业于上智大学,曾在一家电机制造商工作,后作为记者供职于金融类专业杂志、证券业报纸和月刊杂志。2016年4月辞去《东洋经济新报》的签约记者工作,成为自由媒体人。著作有《金融自毁》、《前川春雄“奴雁”的哲学——克服了全球危机的日银行长》(均由东洋经济新报社出版)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