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度税制改革:推迟所得税改革,促进企业业务重组

森信茂树 [作者简介]

[2017.04.1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Русский |

解读自民党和公明党确定的2017年度税制改革方针的要点。

执政党确定了2017年度税制改革大纲,并将其定位为“让日本整体经济增长能力提升一个台阶的第一步”。但观其内容,并没有对配偶减免税制度进行根本性修改,而原本这是基于安倍政权标榜的“劳动方式改革”从促进女性就业角度探讨过的议题,留下了缺憾。另一方面,也有一些值得肯定的地方,比如修改税制以促进企业参与全球化竞争活动,开展“进攻型投资”,以及应对国际性避税的措施等。

没有修改配偶减免税制度

此次税制改革当初最大的焦点,是以废除配偶减免税制度为前提修改所得税制度,预计将花费数年时间完成,并将其定位为所得税彻底改革的首要措施。

所谓“配偶减免税制度”,是指对于专职主妇或配偶的月工资收入在103万日元以下的家庭,给予户主38万日元的免征所得税额度,以减轻税负。但是如今,随着双职工家庭比专职主妇家庭日益增多,批评仅仅给予专职主妇家庭税收优待会阻碍女性就业的声音日益强烈。也有人指出,这项制度也妨碍了兼职打工者调整就业(即所谓“103万日元的障碍”)。

原本的计划,是以把“配偶减免税制度”改成“夫妇减免税制度”为中心进行讨论,使之与配偶的收入脱钩,只要结了婚就都能享受一定的收入免征额。

但讨论刚刚开始,由于普金总统访日等因素,“选举之风”开始劲吹。为了在选举之前不增加国民的税务负担,改革被叫停了。结果,把“配偶减免税”废除替换为“夫妇减免税”的方案,其具体内容还未示人就被打入了冷宫。

最终结果,是把免征所得税额度38万日元的对象——配偶的收入上限从103万日元提高到了150万日元,同时设定了年收入的限制——如果纳税者本人的全年工资收入达到1120万日元,其配偶减免额度将逐渐递减,当达到1220万日元以上则不再减免。和最初方案相比,方向完全是180度的大转弯,变成了“扩大”配偶减免税的“适用范围”。坦白说,笔者认为所得税彻底改革在切入口阶段就失败了。

有关配偶减免税制度的讨论,在没有探讨“夫妇减免”等替代方案的情况下就草草了事,这一点颇成问题。根据笔者测算,在税收中立(增减税同等金额)的前提下,如果把“配偶减免”改成“夫妇减免”的话,虽然有必要添加年收入800万日元的限制,但对于年轻人、低收入阶层、独身家庭等70%以上的家庭都没有什么影响。税务负担加重的,是那些年收入在800万日元以上的高收入专职主妇家庭,这样的家庭也不到10%。而更多中等收入家庭的税务负担都得以减轻。

而且,就算按照政府税制调查会所提方案那样变成税额减免,那么年收入在300万到800万日元的中等收入阶层,绝大多数税务负担会减轻。连基于这么客观的数字的讨论都无法进行,实在是太遗憾了。今后如果真的要进行彻底的所得税改革,如果不努力提出具体选项的话,讨论是不可能有进展的。

下一页 啤酒税调整
Tags:

中央大学法科研究生院教授。东京财团高级研究员。1950年生于广岛。京都大学毕业后,进入大藏省工作。历任主税局总务课长、东京海关关长、财务综合政策研究所所长等职。法学博士(租税法)。著书有《日本的税制——问题何在》(岩波书店,2010年)、《消费税,常识的误区》(朝日新书)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