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首脑会谈:全面战略关系上的历史性前进
领土问题也可望得到解决

佐藤优 [作者简介]

[2017.02.10]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Русский |

为期两天的日俄首脑会晤,就在北方四岛合作发展经济等问题上达成了共识,但在领土问题上则没有明确的进展,让日本媒体不胜唏嘘并发出质疑。对此,作为俄罗斯问题专家的笔者则认为会谈是“成功”的。

去年12月15日和16日,安倍晋三首相与俄罗斯的普京总统分别在山口县长门市和东京举行了首脑会谈并取得了成功。我认为无论日本还是俄罗斯,都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因为两国就围绕领土问题和经济合作等重要事项,不止在形式上,而且在实质上为展开谈判创造了条件。

普京总统:结束“历史乒乓球”

15日,在长门市举行首脑会谈时,安倍首相向普京总统转交了来自北方领土前居民的信函。其中有一封是用俄语写的。作为北方领土问题的当事者,前居民的坦率想法触动了普京总统,他在16日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说道:

“昨天(15日),我与安倍首相进行了交流,还读了南千岛群岛(北方领土)前居民的感人信件。我认为在该岛问题上应该停打‘历史乒乓球’了。”

这是普京总统在解决北方领土问题上的重要表态。那么,如何找到具体路径呢?在这一点上,普京总统也给出了重要的启示。

“如果能够实现(安倍)首相的提议,那么这些岛就可能成为连接日本和俄罗斯的纽带,而不是引发争端的诱因。(中略)首相建议,在岛内组建专门机构,负责开展经济活动,签订协议,制定合作机制,以期在此基础上创造条件,最终解决和平条约签署问题。如果有人认为我们感兴趣的只是建立经济关系,和平条约是次要的东西,那么我可以断言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就我的看法,签订和平条约是头等大事。”

也就是说,他希望在齿舞群岛、色丹岛、国后岛、择捉岛以不破坏日俄双方法律的形式开展经济合作,借此强化信赖关系,为实现双方在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中达成的共识,即“在签订和平条约后向日本移交齿舞群岛和色丹岛”铺平道路。

普京总统的三副面孔

普京总统拥有多副面孔,扮演着政治家、战略家和历史学家的角色。上述停打“历史乒乓球”的言论,凸显了他作为政治家的一面。

在谈到日俄关系的历史时,普京总统是从1855年的日俄友好条约说起的,这显示出他认为当时在择捉岛和乌鲁普岛之间划定国境线,北方四岛成为日本领土,那是日俄关系的历史起点。他在发言中提到,尽管1956年的日苏共同宣言只是规定了俄方负有将齿舞群岛和色丹岛移交给日本的义务,但从历史和道义角度来看,他表示理解日本对归还国后岛和择捉岛的执着要求。这表明虽然今后不会将国后岛和择捉岛移交给日本,但会做出某些让步。这些言论又让人看到了他作为历史学家的一面。

而且,就履行日苏共同宣言问题,他通过以下发言表示,由于日美安保条约的关系,所以日本应打消俄罗斯在安保方面的忧虑。

“日本和美国的关系特殊。日本与美国之间存在安保条约,日本负有确定的责任。这种日美关系(在归还后)将会带来什么变化?我们不得而知。”

此话的具体意思是,俄罗斯担心,将齿舞群岛、色丹岛移交给日本后,美军若根据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在这些岛上部署兵力,这将为俄罗斯的安全保障带来隐患。这段发言又凸显了普京作为战略家的一面。

鉴于这样一系列问题,普京总统向日本国民表示,希望通过全面、战略性地发展日俄关系,来解决北方领土问题。

谈判方针的转变

安倍首相对俄方也做出了让步。他一次也没有提及1993年10月签署的东京宣言中“先解决四岛归属问题,然后签订和平条约”的内容。这是一个重要的讯号,表明日本政府不再坚持聚焦四岛归属问题的“东京宣言至上主义”。

这就表明,日俄两国已经转变了谈判方针,不再将解决领土问题设为先决条件,而是从发展全面战略关系入手,借此谋求在不远的将来妥善解决领土问题。如此一来,北方领土问题就有了取得实际进展的可能性。

标题图片:联合新闻发布会结束后,普京总统和安倍晋三首相握手(2016年12月16日于东京 首相官邸,时事社)

1960年生于东京都。作家、前外务省主任分析官。作为日本外务省头号情报分析专家,在各国情报专家之中享有盛名。在英国的陆军语言学校学习俄语后,前往日本驻莫斯科大使馆工作,在克里姆林宫的关键部门构建了情报网。著作有《国家的陷阱》《自我崩溃的帝国》(均为新潮文库)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