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校园欺凌,关键在于共享信息和有组织地应对

新井肇 [作者简介]

[2017.06.0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在LINE或推特等社交媒体网络上说坏话等等,最近的欺凌行为变得隐秘起来,变得更加阴险和严重。要保护孩子们远离欺凌,什么是重要的呢?需要什么样的机制呢?

大津事件成为制定法律契机

《防止校园欺凌对策推进法》于2013年开始实施,现在已经过去4年了。该法得以制定的背景是多起欺凌事件的发生。首先,是发生在1986年的“玩葬礼游戏”等欺凌行为导致一名东京都中学生自杀的事件。那之后,虽然欺凌问题多次被大规模报道,但一直没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有效手段。

但是,2011年发生在大津市的欺凌自杀事件,成了制定法律的决定性起因。我们发现这些事例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欺凌都导致了“死亡”,学校和教委遭受大众责难。特别是在大津事件中,组织性应对的不完善和个体承担隐瞒真相的体制到2012年终于发展成为社会问题,广受批判,引人反省。

因此,这次的法律制定可以这么来理解——单靠孩子或学校的自律,已经难以解决原本属私人责任领域性质的欺凌问题了,情况严重到了只能让公权力介入才能控制的地步。也可以说,这次的立法表明了社会整体采取措施来防止欺凌的决心。但是,如果过分强调通过大人们的干预去防止和解决在孩子们中间产生的欺凌这一角度的话,也会担心孩子们自身作为解决欺凌问题主体的能力会弱化。在法律面前,如何平衡孩子的主体性和大人的干预是个问题。

这部法律规定了学校主要有以下三项义务。

①制定防止欺凌发生的基本方针
②成立能够有效防止欺凌发生的组织机构
③在预防、尽早发现、事发处理方面妥善应对

在应对重大事态(包括背景调查)时,要确保公平和中立,即便发生了对学校或教育委员会不利的事情,也要朝防止再次发生的方向,认真面对事实。这一点的重要性被特别提出,实现欺凌对策的根本性转变迫在眉睫。

兵库教育大学研究生院学校教育研究科教授。毕业于京都大学文学部哲学专业,兵库教育大学研究生院学校教育研究科硕士。曾在埼玉县立高中任教30年。2006年起担任现职。专业是学生指导论、咨询心理学,从事与学生指导相关的理论和实践跨界研究。2014年起,担任文部科学省“防止欺凌对策协议会”委员,2016年起担任日本学生指导学会副会长。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