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时代,全球变暖问题的走向

米本昌平 [作者简介]

[2017.04.20]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Русский |

有史以来,国际政治的主题始终是以军事力量为后盾的国家利益之竞争。但冷战格局结束后,全球变暖作为一个重要的外交问题凸显了出来。特朗普执政后,全球环境问题将如何变化,日本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呢?

美国新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无疑将在国际政治中为全球变暖问题带来重大改变。总统直言不讳地否定全球变暖论,其负面影响不止局限于美国远离谈判桌这种程度,它还会泯灭各国致力于解决全球变暖问题的理想,迫使我们退回到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之时去重新整理思路。

全球变暖问题的特异性

在自然科学领域,原本对全球变暖问题连公开争论都不曾有过,何故突然变成一个重要的外交问题,还于1992年达成《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了呢?这无非是1989年11月柏林墙倒塌,美苏核战争风险迅速降低之故。所谓冷战时期,就是美苏两大阵营关系最紧张时手握69000枚核弹头相互对峙的那个史无前例的时代。同时,为了防止爆发核战争,两大阵营构建了多重国际框架。然而一瞬之间,就出现了看似不再需要这些东西的事态。

在国际政治领域,似乎始终有“威胁恒定法则”在发挥作用。在当时的国际政治形势下,需要新的威胁来取代核战争威胁。仔细想来,核战争的威胁和全球变暖的威胁具有相似性。其一,它们都是全球规模的威胁;其次,实际威胁状况都难以把握;再者,它们都与一国的经济密切联动。于是,全球变暖问题就被迅速提升到了外交课题的议事日程中来。

然而,仅仅是核战争的威胁与全球变暖的威胁具有相似性,就在短短两年半时间内缔结了如此宏大的公约,那是不可能的。真正的原因在于冷战结束后,出现了意欲把全球变暖升级为新的全人类面临的问题,并朝着寻求该问题的解决方法这个目标而迈进的国家。这个国家就是力图重新实现统一的德国。

冷战时期德国分裂为东西德,在1990年10月实现了统一。而当初反对德国统一的,就是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都是因德国企图夺取欧洲霸权这种国家野心而引发的,法国也对大德国的复活表现出了排斥。为了打消邻国的疑念和担忧,西德议会提交了《地球的保护》报告,决定将国力投入到针对全球变暖这一新威胁的对策之中。此外,西德还承诺将为实行欧洲单一货币而放弃强势货币马克。为了被冷战后的欧洲所接纳,新生德国付出了如此巨大的牺牲。此后,德国成为了欧盟环境外交的引擎。

在这种背景下出炉的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一反阴郁的冷战氛围,洋溢着理想主义色彩。其重大特征在于:第一,它形成于人类活动对全球变暖造成怎样的影响还尚无定论的阶段,是立足于预防原则的史上首个环境公约;第二,京都议定书,通过国际法将事实上(反映了)工业活动的CO2减排规定为一种义务,即将计划经济作为了默认前提,是国际协议中的异类;第三,外交形式被彻底改变,谈判过程全面公开化,基本论调中融进了偏向环境NGO的价值观。

生于1946年。科学史家。京都大学理学系毕业后,就职证券公司,并开始自学科学史。1976年进入三菱化成生命科学研究所,2002年出任科学技术文明研究所所长。现任东京大学教养系客座教授。主要著作有《什么是地球环境问题》(岩波新书)、《生命政治学》(中公新书)、《地球变动的政治学》(弘文堂)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