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宽“外国高级专业人才”的永久居留条件——日本做好“准备”了吗?

姫田小夏 [作者简介]

[2017.09.1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安倍政府将确保“外国高级专业人才”定位为经济发展战略的重要一环。但是,在接纳态势尚不完备的情况下逐渐接受“移民”的做法,或将导致弊病的产生。

面对日益加剧的少子老龄化问题,日本在接纳外国人方面出现巨大转向,签证的“高门槛”正急剧降低。研究人员、企业经营者等外国高级专业人士,在日本最短的只需居留一年就可申请永久居留权,即所谓的“日本版外国高级专业人才绿卡”(安倍内阁)。这项政策预计年内开始实施。

政策的依据是2016年6月公布的“日本复兴战略”,它的副标题称作“面向第四次工业革命”,宣称“要加强创新能力”,确保“外国高级专业人才”是其中的一环。为实现这个目标,必不可缺的是能够长期居住日本的制度。因此,该战略提出“要完善入境及居留管理制度”,以期“外国高级专业人才能够定居日本”。

获取永久居留权的捷径

日本几年前就已经放宽接纳“外国高级技术人才”的条件。2012年引进了“高级专业人才积分制”,作为出入境管理方面的优待措施。根据设在入境管理局的外国人居留综合信息中心的说法,“根据学历、工作经历、年收入等的不同档次赋予申请人不同的积分,合计得分70分以上的,就有资格成为‘高级专业职’居留资格的审查对象”。

此处的“高级专业职”,分为高级学术研究活动(“高级专业职1号①”)、高级专业技术活动(“高级专业职1号②”)、高级经营管理活动(“高级专业职1号③”)等三类。

该中心表示这种分类“看上去很笼统”,解释说,“①就是教授等研究人员,②就是IT等行业的工程师,③就是企业经营管理人员”。

比如,日本企业如果想招聘外国“白领”,作为贸易、销售、翻译等力量来使用的话,其所申请的居留资格就是“技术·人文知识·国际业务”。如果聘其担任部门领导或公司领导,那么其所申请的居留资格就是“经营·管理”。首先,他们以上述居留资格入境日本居住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可以考虑将居留资格转为“高级专业职”。“高级专业职”居留资格的最大好处,毫无疑问地就是“获得永久居留权的最佳捷径”。

进一步放宽永久居留权申请条件后,以前“高级专业职”当事人申请永久居留权所需的5年以上居住要求,缩短到最少居住1年(80分以上者)。这一做法和前面提到的“日本复兴战略”中“为吸引世界顶尖人才,采用‘日本版外国高级技术人才绿卡’”的内容是相呼应的。

关于接纳“外国高级专业人才”的必要性和放宽居留资格条件,日本政府解释说目的“只是为了搞活经济”,但其通过外国移民来填补人口缺口这一意图也是很明显的。实际上,生产第一线对于“高级专业人才”的需求并不迫切。经济学家竹岛慎吾指出,“很难说日本企业当前面临缺乏外国高级专业人才的紧迫问题。虽然IT等部分行业好像有这样的情况,但制造业等行业这个问题并非迫在眉睫”。

呈现中国人集中的现象

根据入境管理局《居留外国人统计》(2016年6月)的数据,居住在日本的外国人总人数约达230万人。按地域来分,来自亚洲地区的外国人为190万人,占整体的八成多(图1)。再具体到亚洲来看,中国国籍的有677571人,占比35%。也就是说,总人数230万人里面,有大约三成是中国人(图2)。另外,“外国高级专业人才”目前总人数为4732人。来自亚洲地区的占八成多(图3)。其中,中国国籍的占总数的65%,十分突出。

“高级专业职”除了是“获取永久居留权的捷径”之外,还有其他几项优势。其中之一就是允许“父母随行”。该制度规定,如果为了抚养未满7岁的儿童,可以把自己的父母从祖国叫来一起居住。

“让父母帮忙带孩子是中国人的习惯,欧美人没有这种习惯。因此,申请‘高级专业职’的中国人多了起来”(外国人居留综合信息中心)。

考虑到为了带孩子允许“父母随行”这一点,就无法否认“高级专业职”这一居留资格主要是为获取中国人才而设计的。因为中国最近几年“移民潮”持续不断。来自上海的孙俊(化名)称,“从上海坐飞机到东京只要两个半小时,很方便。空气也干净,适合养孩子。我周围也有朋友对申请日本居留资格很感兴趣”。

留学生也有近半数是中国人

另一方面,外国留学生毫无疑问将成为日本高级专业人才的预备军。“日本复兴战略”也提出,“要使外国留学生在日本国内的就业率比现在提高30%~50%”。

但是,外国留学生从国别上看,也存在不平衡。因为中国留学生占了一大半。2015年外国留学生总人数为208379人(7月1日)。其中,中国留学生为94111人,约占45%。中国人毕业后的就业率也保持较高水平。

Vein Global Inc.是一家主要帮助外国留学生求职的公司。该公司社长大泽蓝针对这种情况指出:“日语流利的留学生,都是来自中国等汉字文化圈的。因为入职考试笔试和求职申请表都是日文的,结果就形成他们容易被日本企业录取的倾向。”

另外,日本的大学很难吸引欧美的精英。因为最关键的“工作单位”没有多大的魅力。即便在世界上有名气,却很难称得上是受欢迎的国际企业,这就是当前日本企业的实际情况。甚至有国际教育专家质疑,“真的会有哈佛大学毕业生对‘就职日本大企业’抱有憧憬吗”?

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中国移民

在13亿人口的中国,近年来,出于对国内经济发展前景的担忧,加上大气污染,越来越多人迫切希望移民到发达国家。加拿大、澳大利亚是最受中国人欢迎的移民对象国。在总人口2300万人的澳大利亚,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就达447370人(2014年)。

该国经济非常依赖于中国人带来的投资。2014年度,澳大利亚政府认可的投资总额为1946亿美元。其中,来自中国的占比最多,为465亿美元(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而在这里面,房地产投资为243亿美元。这个数字比上年度同比翻了一番。久原和歌子在澳大利亚居住了24年,最近回到日本。她说,“这几年,很多公寓和大楼的房东都是中国人,中国人占多数的住宅区也在猛增”。

加拿大也面临同样的情况。山本富造20世纪60年代移民迁居温哥华,曾经营过一家建筑事务所。在谈起当地的变化时,他说:“温哥华及其周边地区,和多伦多一样,有很多来自中国的移民,也有面向中国人的购物中心。(临近温哥华的列治文)市政府强烈要求在中文招牌上增加英文标示。最近,‘公寓的居民管理委员会开始以中文运作,引起说英语居民的不满”,这类新闻也时有传出。”

在温哥华,最近几年由于中国人大肆买房导致价格飞涨,使当地的刚需阶层仰不可及。为此,州政府针对外国人买房采取加税15%等措施,以期抑制泡沫。加拿大2014年废止了在中国富人当中很受欢迎的移民计划,但同时也积极接纳来自中国的高级专业人才。

在加拿大,移民正在不断增长,按出身国家顺序多少开看,大致是中国、印度、菲律宾、伊朗。甚至有人说,在移民集中的温哥华和多伦多,“再过30年,白人将成为少数族群了”。

做好“准备”了吗?

在放宽高级专业人才永久居留条件的同时,在农业、渔业、建筑等预计劳动力有缺口的行业第一线,日本以“技能实习”的名义向外国人提供居留资格,而且人数在急剧上升。虽然安倍首相称“完全没考虑用移民(来填补劳力不足)”,但实际上,制定接纳移民的制度,已是当务之急。永久居留者增加,其家属也会随之来到日本。那么对于他们,养老金等社保权利应该认可到什么程度才好呢?还有孩子的教育该如何解决呢?各种问题堆积如山。同时,从保障国民生活的角度,有必要修改包括限制投资政策等在内的法律和制度。

以“搞活日本经济”为由,逐渐地用减低门槛来扩大接纳外国人,这是求快不求好的做法。虽然构建“多样化的国家”是个美好的理想,但应该克服的问题确实还很多。日本希望建设成为什么样的国家?这也要求我们国民有所觉悟,做好“心理准备”。

(2017年3月27日)

记者。1997年前往上海,第二年在上海创办了一本日语信息杂志,报道日本企业对华商业动向。2008年夏天卸任,转而负责“Asia biz Forum”,提供中国和亚洲地区的商业信息。2014年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著书有《在中国获取成功的中小企业人才战略》(2012年,Ten Books)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