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美同盟的走向:首脑会谈缓和了不安,但日本依然充满了对美不信任感和焦虑

中山俊宏 [作者简介]

[2017.09.0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打出“美国优先”旗帜的特朗普政权是否会使日美同盟发生变化?日美首脑会谈,虽然给日本在外交和安保方面吃了定心丸,但长期以来以同盟为支柱建立起来的“国际秩序和规范”,却看不到清晰明朗的未来。

日本的“对美不信任”与焦虑

美国特朗普政权成立已经差不多两个半月时间。期间,对日本而言的一大要事,大概就是安倍首相访美并举行了日美首脑会谈。安倍首相与特朗普总统在华盛顿和佛罗里达展开了极富意义的会谈,针对日美关系尤其是外交和安保问题,几乎彻底消除了所有可以消除的不安因素。

可以说,日本对特朗普政权抱着比其他国家更大的不安。从特朗普在选举期间的涉日言论,以及日本对美国的依赖程度来看,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为毋庸置疑,日本安保政策的根基是日美同盟,而正是这在这方面有可能发生严重动摇。

如果日美同盟发生动摇,那么日本拥有哪些选项?我在日本各地演讲时,总会听到这样的质疑之声:日本真的应该一直依赖美国吗?出于对特朗普的不信任感,无论左派右派都提出了“自主防卫”的意见。当然,左右两派的“自主防卫”在语意上差异很大,但两者在对美不信任这一点上则是一致的。

然而虽然有这样的呼声,但做为现实选择,日本到底只有美国。这样的认识无疑催生了一种焦虑,似乎已经让人意识到日本在现实层面上是一个没有选择的国家。

在奥巴马政权时期得到巩固的“希望同盟”

对日美同盟的信任产生动摇并非始于今次。莫如说,日本一直存在着潜在的不安感。上世纪90年代前期冷战结束,曾是假想敌国的苏联瓦解后,也出现过日美同盟的存在意义遭到质疑的时期。

但是,到了90年代中后期,同盟逐渐获得了新的意义。那就是这个同盟并非单纯以应对潜在威胁为目的,而是日本和美国这两个共同拥有先进价值的伙伴为在东亚创造秩序和规范所做出的努力。

客观来看,在日美同盟中,日本对美国的依赖程度更大。因此,日方对这种不平衡的关系总是感到很不自在。但如果将同盟定义为“拥有共同价值的伙伴携手支撑秩序和规范的努力”,那么就会产生这样一种意识,即虽然在具体分工上因日美双方的能力问题而有所不同,但在支撑同盟这一精神方面,两国是对等的。

在这个意义上,近年来日方在形容同盟关系时使用的“价值同盟”和“希望同盟”这些表现,就超越了单纯修辞的含义。那是构成支撑同盟“意义”的重要政治资源。日美同盟关系在这种言词的支撑下不断深化,在安倍-奥巴马时代,日美双方都发出了“同盟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良好程度(the alliance has never been better)”这样的声音。

对奥巴马外交的战略成果颇具微词者甚多。但他将日美同盟推上稳定轨道,并且加深了同盟关系,这可以说是一个重大成果。

和其他国家一样,此前日本也是在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将赢得总统选举的前提下规划日美关系未来的。时至如今这一点已无需讳言。实际上在日本看来,希拉里是“最佳候选人”。

希拉里被认为必然会继承奥巴马政权的再平衡政策。而且,还可以推测,她将不同于太过知性和超脱的奥巴马总统,有意采取美国传统外交路线“实力外交”;同时人们还认为她不会像小布什政权那么执着于单独行动主义,将重视多边行动。换言之,日本甚至看到了安倍-奥巴马时代的良好关系将进一步得到深化的可能性。

以单独行动来追求国家利益

但美国却在总统选举中做出了出乎意料的选择。特朗普不具备关于外交和安保的政策性见识。即便是在选举拉票活动中,他似乎也刻意回避了外交安保制度问题。

然而,他自始至终贯穿了“美国优先”的世界观,其组成部分包括“保护主义倾向”、“孤立主义倾向”和“排外主义倾向”,这是早在他参加总统选举以前就已经形成的。如果觉得“排外主义”这种表述过于强烈,那么也可以换句话说,他具有这样一种倾向,即“毫不犹豫地表明任何人都具有 ‘对异类的排斥感’”。之所以将上述三者都称为“倾向”,是因为它们在概念上还没有达到可以断言为“~主义”的严密程度。

特朗普在选举中相当明确地发出了这个“美国优先”的呼声,并且在上台后依然如故。对于在国际秩序和规范的基础这种极其抽象的问题上,特朗普政权已经不再抱有努力践行的兴趣,它要应对美国的直接威胁,毫不犹豫地追求可以实实在在拿到手的利益——特朗普在1月20日的就职演说中毫不掩饰地向世界明确表达了这些意思。

当然,美国以往也一直在追求本国利益。但它是通过这样一种形式来实现的,即凭借美国的力量支撑全球秩序和规范并在地区事务种与同盟国共同付诸实践,将美国国家利益嵌入这种秩序和规范之中。

尽管存在双重标准,但美国与同盟国共同支撑起来的国际秩序和规范奠定了自由国际秩序(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的基础,让众多国家从中受益。

支撑同盟的“价值观”消失

日本可谓是其中获得恩惠最多的国家之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日本始终没有“硬实力”去打造有利于自己的国际环境;非但如此,日本甚至将放弃硬实力当作国策。因此,要尽可能地提高对瞬息万变、充满不确定性的国际形势做出预测能力,至关重要的便是一个稳定的秩序和规范,以限制各国行动,并为各国指定方向。

在这个意义上,日美同盟对日本而言也一直是“唯一选择”,并且即便是在其可靠性出现疑问的时候,也还是“最佳选择”。由于日本人从感觉上体会到了这一点,所以安保斗争以后,日本国内从没有出现过真正的反美潮流。

然而,特朗普在选举中的涉日言论,以及就任总统后始终坚持“美国优先”的姿态,让我们看到了或许无法再将日美同盟作为日本安保政策基础的“深渊”,令我们不得不去思考。“共同拥有先进价值观的两国的努力”这种长期以来支撑同盟关系的说辞也消失了。

安倍访美反映出的“理智的现实主义”

这种不安可谓是深深印刻在了日本人的意识之中,而具有标志性的现象是即便存在这种情况下,现在仍然没有反美思潮高涨的征兆。这一点与欧洲形成了对比。欧洲各国对特朗普政权的不信任感非日本可比。

这应该被认为是日本人的现实主义或随机应变?还是“对美追随”?或许人们的解读会因为各自的政治立场而大相径庭。但不可否定的是日本存在一种理智的现实主义,也就是说,美国选谁当总统是美国人的问题,不管喜不喜欢那位美国总统,都必须构建良好关系。基于这种认识,安倍首相登门造访了白宫和海湖庄园(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别墅),“拥抱”了特朗普总统。

虽然从太平洋彼岸传来一些喧嚣之声,但目前我们还摸不透对日本而言的特朗普政权到底怎样。仅凭前段时间美国打击了叙利亚境内军事设施一事,就认定特朗普政权完全放弃“美国至上”的逻辑或许还有些轻率。日本目前不用做出过度反应,重要的是保持冷静的态度,以看清特朗普政权的本质。

(2017年4月10日)

标题图片:在美国白宫出席联合新闻发布会之前,特朗普总统(左)迎接安倍晋三首相(2017年2月10日,路透社/Aflo)

庆应义塾大学综合政策系教授,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专攻美国政治与外交、国际政治。1967年生于东京。青山学院大学研究生院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科博士课程结业。博士(国际政治学)。历任津田塾大学准教授、青山学院大学教授等职,2014年4月起任现职。著书有《将要介入的美国:理念国家的世界观》(劲草书房,2013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