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过去”的束缚,构筑新型日韩关系
共同推进解决人口与女性问题

小仓和夫 [作者简介]

[2017.06.30]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对日韩两国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拥有共同目标。面对来自北朝鲜的威胁和中国的崛起,日韩应该构筑怎样的双边关系?作为日本前驻韩大使,笔者认为,正是在当下应该进一步加强日韩交流。

日韩关系出现裂痕

近年,日本人对韩国的亲近感或者说好恶感情不断恶化且迟迟不得改善。这种现象是在日本人的对韩情感受益于“韩流”热等因素而显著好转之后发生的,而且日本人对韩国缺乏亲近感更甚于厌韩情绪,正有从根本上演变成对韩国不抱信任之势。

近期发生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弹劾案以及因此而再度被曝光于众人眼前的一系列问题,诸如保守派政治家与财阀的勾结、政界严重的地区对立、总统过于强大的权限以及在政治上公私不分等政治、经济、社会的结构性扭曲,甚至为日本人的厌韩情绪逐渐催生出合理因素。

这种倾向的深层,可以认为是受到了以所谓慰安妇问题为代表的“过去”历史问题的强烈影响。韩国及韩国人一成不变的态度,让日方产生“厌烦”情绪。

但我们必须正视的是,大多数韩国人对“过去”的认识原本就不同于一般日本人,而且也很难达成一致。

这是为什么呢?

现代韩国,起始于摆脱日本的殖民统治并获得独立。这是彻底的重生,它必须丢弃进入近代以后全部的“过去”。其最具代表性的一件事,就是全部拆除了位于首尔的朝鲜总督府。

那么,韩国是否也应该完全否定与近代以前曾支配并侵略过朝鲜半岛的中国的关系呢?对韩国人而言,并非如此。因为中国文明长期都是朝鲜半岛人们的精神支柱。

对与中国接壤的朝鲜半岛而言,中国绝非“蛮夷之国”。中国的征服,对朝鲜来说,不是对中国这个国家而是对中华文明的皈依。作为其佐证,我们可以看到,那刻画了清军降服李氏朝鲜这一屈辱历史的巨大的中国风格“纪念”石碑,至今依然威严庄重地矗立在首尔汉江南面的公园里。

但是,对全盘接受中华文明秩序的朝鲜半岛而言,近代日本的侵略占领,无异于西洋夷狄的入侵,日本的殖民统治正是作为掠夺和压迫的历史铭记在他们心间的。

另一方面,对江户时代的日本而言,中国是外国,日本处于中华文明秩序之外。通过明治维新开启的现代化进程从根本上说是自律性的现代化,作为日本的这种现代化延长线上的一部分,即使包含了需要反省对亚洲其他国家进行侵略的因素,但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社会迄今始终保持了连续性。

在接受《波茨坦公告》时,日本提出要“维持国体”,并被盟军事实上接受,这足以证明战前和战后的日本所具有的“连续性”。对于这样的日本而言,是无法全面否定近代日本之“过去”的。

全面否定近代这一“过去”历史的韩国,把与“过去”的连续性看作自我身份认同之象征的日本,这两者之间总是围绕“过去”产生裂痕,说起来也是自然而然之事。换言之,若将“过去”问题作为日韩之间的政治和外交问题,则必将引发争论和纠纷。可以说这是必然的。

因此,如果将日韩关系的“过去”政治化和外交问题化,那么一般情况下它就成为了应该如何去平衡由此为国内政治带来的利处和在外交上产生的不利这一问题。

与此密切相关的,是在与朝、中等国的战略对决中,韩国会在何等程度上将日本作为经济、外交、军事战略伙伴而给予重视这一点上。同时,面对朝鲜的“威胁”和中国的崛起,如何重视日韩战略关系也是日本的一大课题。

但围绕这些问题,日韩的双边关系自不待言,美国参与亚洲事务的力度和应对措施,以及中国的朝鲜半岛政策等“外部”因素也会产生重大影响。

我们完全可以设想,韩国通过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可以阻止中国对朝鲜的政策倾斜,而加强美韩同盟,那么即使日韩关系冷却,因为有了与中国的良好关系,也不会造成重大的负面影响。

如此看来,无法避免当前日韩关系的冷却也不足为奇。

青山学院大学特聘教授。日本财团东京2020残奥会支援中心理事长。1938年生。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系及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系。1962年进入外务省。历任文化交流部部长、经济局局长、外务审议官、驻越南大使、驻韩国大使、驻法国大使等。2003年10月至2011年9月任独立行政法人国际交流基金理事长。著作有《对全球主义的叛逆》(中央公论新社,2004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