萎缩、衰老的日本:如何面对社会人口减少

谷定文 [作者简介]

[2017.08.08]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日本正快速向史无前例的人口减少及少子老龄化时代迈进。劳动力短缺、经济实力下降、政治家一心盘算着讨好老年人——这些社会问题终将日益突出。那么,有无良方来拯救不断萎缩、衰老的日本呢?

少子老龄化快速发展

本文将依据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金子隆一6月14日发表的演讲(共同社主办)及当时发放的资料内容,对日本面临的少子老龄化现状和课题做一阐释,并在此基础上结合笔者个人观点提出若干对策。

首先请看图1的“日本人口金字塔”。上一次举办东京奥运会的第二年,也就是1965年,年轻一代的人口大幅扩张;与之相对,半个世纪后的2015年,老年人口扩张,年轻人口日趋缩减。这表明,50年前的年轻人大部分大都安然步入老年,构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老年人群体,而新出生的孩子却减少了。

在此期间,尽管人口总数从9827万人上升至1.2709亿人,增长了3000万人(30%),但劳动人口(15~64岁)的占比从68.1%缩小到了60.8%。年长者和年幼者人口达到相等数量,即作为分水岭的中位数年龄从27.5岁上升到了46.7岁。这种情况简单地说就是“少子老龄化”。

50年后,半数日本人年逾55

那么,日本的人口金字塔今后将如何变化?根据中位数估算,可以看到以下几个要点。括号内的数值是与2015年的比值。

2040年 2065年
总人口 1.1092亿人(减少12.7%) 8808万人(减少30.7%)
中位数年龄 54.2岁(上升7.5岁) 55.7岁(上升9.0岁)
劳动人口比例 53.9%(下降6.9个百分点) 51.4%(下降9.4个百分点)
65岁以上老年人口比例 35.3%(上升8.7个百分点) 38.4%(上升11.8个百分点)

2040年还能勉强维持一亿人口,但2065年将跌破这一大关。中位数年龄将上升到55岁左右,这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是普通上班族的退休年龄。换言之,如果适用半个世纪以前的退休制度,那么将会迎来一半人口都是退休人员的时代。

另一方面,劳动人口的规模将不断缩小。观察育龄人口的实际数量可以发现,虽然比例有所下降,但绝对数从1965年的6692万人增长到了2015年的7727万人。不过今后将迅速减少, 到2040年和2065年将先后降至5979万人和4527万人。如果维持现有的社会经济结构,那么不难想象将会出现具有决定意义的劳动力短缺现象。

结构性的人口减少“惯性定律”

联合国发布的《2017年版世界人口展望》指出,世界总人口今后仍将继续增长,2050年的世界人口将从目前的76亿人增至98亿人,2100年将达112亿人。在这种背景下,2050年日本人口将从现在的全球第11位降至第17位,2100年将进一步降至第29位。经济增长在一定程度上与人口的增减具有联动关系。早在十年前的2007年,美国高盛发布的2050年世界各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排名就曾引发震动。因为高盛预测目前GDP排名世界第三的日本将被印度、巴西和印度尼西亚等国超过,排名跌至世界第八位。尽管这个预测偏重非人口因素,显得略为乐观,但人口减少无疑会拖累经济发展。

针对日本的人口变化,金子副所长给出的结论认为,它已经“背离了生物学和生态学理论”,并且预测整个21世纪,日本的人口减少速度和老龄化程度将双双达到全球第一。

如此悲观的原因,在于“人口减少惯性从中产生影响。一名女性一生中生育子女的平均数量叫做总和生育率。人口维持不增不减状态时的总和生育率为2.07。人口问题研究所的数据显示,即使假设生育率在2010年后恢复到2.07,直至本世纪70年代,日本的人口也仍将持续减少(图2的红线)。

这是因为,即使自2010年开始,新生儿的诞生数量能够维持人口理想水平,但他们通常要到20岁以后才会生育自己的孩子,直到2040~2050年左右,由于出生率维持在1到2之间,而且处于育龄期的女性总数较小,所以出生数呈现减少趋势。与此相对的是,总数较大的老年人死亡数量不断增多。也就是说,可以认为今后60~70年间,日本人口将处于这种结构性的持续减少的惯性之中。

况且,就现状来看,实际生育率虽较2005年的1.26这一最低值有所上升,但始终徘徊在1.5以下。然而从图2可以看出,如果生育率恢复,那么多少能够减缓人口减少的势头,从长期来看还是效果将是很大的,这就需要促使图右侧的蓝线尽可能地向红线靠近。

城市将出现大量需护理老人——“银发民主主义”的弊害

接下来看一看未来老龄化问题将如何发展。图3是将老年人分成“65~74岁”、“75~84岁”、“85岁以上”三个年龄段的人口结构图。在老年群体中,年纪更大的老人比例今后还将不断升高。虽然有人年逾百岁依然精神矍铄,医疗技术也会不断进步,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健康和生活上遭遇问题的几率会不断增加。

警察厅的报告显示,2016年有15432名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失踪,较上一年增加了3224人。自实施这项统计以来,每年的记录都在不断被刷新。独居老人的人数和比例均呈现增长趋势,没有上报的失踪人数或许更多。

尽管有人认为,首都圈和其他大城市因有大量年轻人口流入而不会出现老龄化问题,但这种观点其实是大错特错。2010年到2040年,东京都和神奈川县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增加50%以上。同一时期,埼玉、千叶、爱知、滋贺等县将增加40~50%,宫城、茨城、栃木、兵库、福冈等县和京都、大阪两府将增加30~40%,大城市的老年人口增长率很高。大城市将来无疑会出现大批“护理难民”,即那些需要护理却得不到护理的老人们。

在政治方面,选民群体的老龄化现象非常明显。35岁以下和65岁以上的选民比例如下表所示。2016年以后的数据是根据选举权年龄从20岁被下调到18岁后的新制度推算得出的。

1960年 2016年 2030年 2060年
35岁以下 42.9% 20.3% 18.5% 15.7%
65岁以上 9.6% 32.7% 36.8% 45.9%

显而易见,1960年和2060年,年轻人和老年人的政治力量发生了急剧反转。而且,2009年举行第45届众议院选举时,20~24岁人群的投票率最低,仅为46.7%,而65~69岁人群投票率最高,达到了85.0%。这种状况被称作“银发民主主义”。于是乎,青年人要求就业、获得育儿支援和教育机会的呼声,很可能会被老年人拒绝削减养老金、降低医疗和护理待遇这类怒吼彻底淹没。

调动一切可以考虑的政策

以上参照金子副所长的分析,描绘了日本未来暗淡的前景。下面笔者将立足于金子副所长的分析和建议,谈一谈个人的拙见,开出一些旨在构建美好未来的“处方”。

▼养老金激励机制

针对育有子女的女性,上浮养老金发放额。比如,生育一个孩子上浮一万日元,两个孩子上浮三万日元,三个孩子上浮六万日元,每多一个孩子就加大上浮幅度。在达到开始领取养老金年龄(目前为65岁)之前,不会造成财政负担,还可以缓解对晚年的忧虑,从而有望产生刺激消费的效果。

不过,对于离婚后辛苦抚养孩子或者支付了抚养费的男性,也有必要好好考虑针对他们的制度设计问题。同时可以预见的是,上述养老金激励机制会招致一些人的反感,认为生育孩子原本是个人的自由选择,不应用支付现金的形式来诱导。

▼领养结亲

有些女性会因意外怀孕而做人流,而有些家庭又渴望拥有孩子,因此可以把两者联系起来。2016年12月领养结亲斡旋法出台,为实现“从abortion(人工流产)到adoption(领养结亲)”的转变奠定了基础。实际操作中,如何排除黑中介及合理匹配家庭等,都是有待解决的问题。

▼移民

这是一个分歧很大的问题,但现实中已经有很多外国劳动者在支撑着日本经济,迟早都需要从正面讨论这项对策。金子副所长指出,今后非洲的年轻人口将快速增长,而亚洲等地区则会持续减少,所以可能发生移民争夺战,他认为“吸收移民不会成为最主要的解决手段”。

▼女性和老年人走进社会

尽管日本女性的社会参与度不断提高,但位居企业董事和管理人员、政治家等要职的女性比例,在发达国家中还处于偏低水平。许多女性明明拥有才能,却一直甘于从事简单劳动。应该为她们提供更多选择,构建一个可以让她们发挥才能的社会。为此,需要建设完善可以放心托管孩子的幼儿园等设施,采取在家办公等形式的弹性工作时间制度和多样化的工作方式。

针对老年人,金子副所长介绍称,1960年,65岁男性和女性的余生,平均分别为11.6年和14.1年,预计到2060年,这个数字分别将延长到22.3年和27.7年。或许可以说越来越多的老人将比以前更加硬朗。同时,从“可以熟练使用”电脑的比例(2015年调查)来看,70~80岁男性和女性分别为48.1%和15.6%,而60~70岁男性和女性分别为68.4%和27.5%,这显示年龄越轻的老年人,对信息技术的接受能力越高,他们有望成为相关领域的劳动力。

▼技术创新

未来无疑会开发出现在难以想象的新技术。我们不应该惧怕新技术“夺走人类的工作”和人工智能的进步,而是要把它们作为在人口减少时代支撑社会发展的工具,加以巧妙利用。

上述对策都各有优缺点,综合运用才能发挥更好的效果。另外,可能也有其他各种良方。为了构建美好的未来,需要我们在人口减少问题的冲击力相对较小的时期,采取一切可能的政策措施,而且应该从现在就立刻行动起来。

标题图片:敬老日当天,一批老年人在位于东京巢鸭的拔刺地藏尊高岩寺参加“咀嚼口香糖加哑铃体操”健身活动(摄于2015年9月21日,时事社)

nippon.com日本网常务理事、编辑局长。1954年生于东京。上智大学外语系毕业后进入时事社,先后担任经济局长、编辑局长、常务董事等。1988年至1992年常驻华盛顿期间,采访报道了日美之间爆发的激烈贸易摩擦。2016年起任现职。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