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金融宽松的“出口”在何处:日银应该践行说明责任

桑原稔 [作者简介]

[2017.08.10]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Русский |

日本银行如何从量化与质化宽松政策中脱身退出?这个“出口”引人关注。拥有多年金融政策相关采访经验的笔者在对日银退出步骤做出预测的同时,指出了①金融政策受到财政政策摆布的危机、②日银的说明责任、③日元贬值风险等几个问题。

日本银行持有国债总量的四成

日本银行(央行,以下简称日银)从2014年4月开始实施以购买巨额国债为主的金融宽松政策(量化与质化金融宽松,QQE);为了补充政策边界,日银从2016年1月起又追加实施了负利率政策,同年9月实施了将十年期国债利率固定在0%的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到目前已持有420万亿日元的国债(其中长期国债为390万亿),占到了国债发行余额的四成之多。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该比例为12%,日银在这个方面远远超过了其他大多数国家的央行。

一旦日银的政策目标得以实现,也就是消费价格指数(CPI)上涨2%以后,此前采取的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自然会逐渐收缩。届时,如果利率水平温和上升,那么市场也不会出现太大的波动。然而,在市场相关人士当中正蔓延着一种忧虑情绪,他们猜测长期利率很可能会急剧上涨。利率的急剧上涨将会直接冲击金融机构的收益。所以,大家的呼声越来越高,要求日银公示对退出宽松政策时的具体模拟情况,以避免引发冲击,促使市场提早形成相应的利率观。

负利率直接冲击银行收益

近段时间,人们对宽松政策退出战略的关注度再次升温。原因在于自民党行政改革本部4月公布的“日银金融政策考察报告”。这份报告指出了几个问题:持有巨额国债的日银如果资不抵债,恐怕会导致日元乃至整个日本丧失信用度;退出时准备金利率的上涨恐怕会挤压金融机构的收益空间;国债利率的急剧上涨恐怕会妨碍财政健全化。现在,围绕这些论点,人们正在展开各种讨论。

还有一个情况是每年购买高达80万亿日元(目前大约是60万亿日元的水平)这种做法本身已经越来越困难了。其购买额度早已超过政府每年的新发国债额度,如果不采用负利率(溢价发行)从市场中强行吸纳,就无法达成购买额度目标。

当然,如果采用负利率购买,那么日银在偿付时将会计提损失。人们对这种政策是否具有持续性产生了疑问。如果已经明确最终不得不在某个时点终止现行政策,那么日银就应该给出模拟图,告诉大家将通过什么步骤实现退出,市场相关人士就此提出的要求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同时,QQE也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弊端。比如,长期的零利率和负利率政策导致金融机构的利差利润减少,收益空间受到挤压。缺少风险缓冲器的金融机构被夺走了新增借贷余力。

另外,由于从国债流通市场吸走了过多的国债,所以每天的交易会变少,“长期利率”指标正逐渐从日本的市场上消失。被认为最具有公信力的国债利率逐渐变得不再是值得信赖的指标了。可是如果没有长期利率指标,企业的公司债发行利率就会失去依据。住宅按揭利率也是如此。这会导致企业财务运营状况不稳定,金融机构不大敢发放长期贷款。

承诺的两年时间早已过去

QQE原本是一项为期两年的短期金融政策。但由于石油价格下跌等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无奈之间趋于了长期化。政策目标是让通胀率达到2%,但四年多过后的今天,CPI依然在零附近徘徊。只要日银执着于2%这个数值目标,想必日银就会继续实施QQE。

不过,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应该冷静思考是否要把2%作为绝对目标的时刻。虽然确实没有实现2%的通胀率,但日元贬值和推升股市这两个推出QQE之初的隐藏目标已经得以实现(黑田东彦行长宣称这是国内金融政策,而非汇率政策,由此说服了海外各国央行)。

安倍经济学之所以受到肯定,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而不是因为实现了2%的通胀率。出现经济通缩螺旋的可能性已经不复存在。既然如此,那么或许也应该把下调CPI目标作为一个政策主题来考虑。

日银在4月的“经济与物价形势展望”报告中信心十足地预测称“很可能会在预期时间的中段(2018财年)实现2%左右的通胀目标。预计之后的通胀率会稳定在2%左右”。政策委员给出的预测中间值也很高,2018和2019财年分别达到了+1.7%和+1.9%。

不过,观察图表可以发现,从2017年开始,曲线发生了大幅弯曲,呈现出一种不得不说是脱离现实的形态。况且,日银在实施QQE后,曾反复修改这个CPI预测数据达五次之多。到底还有谁会继续相信这样的预测?

nippon.com日本网 高级编辑。1952年生于东京都。中央大学法学系毕业后,进入社团法人金融财政形势研究会,历任事务局次长、周刊《金融财政形势》总编、编辑主任,2017年起任现职。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