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金梦:日语学校留学生人数激增的背后

出井康博 [作者简介]

[2017.10.10]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日本招收外国留学生的日语学校逐年增多,现已超过600所。笔者在文中指出,“许多留学生是受中介的甜言蜜语诱惑,抱着打工赚钱的目的来到日本”,为教育的商业化这种扭曲的现状敲响警钟。

外国留学生, 4年里增长了10万人

2016年末,日本国内教育机构登记在册的留学生人数为277331人,为历年最高。自2012年以来的4年里,赴日留学生增加了大约10万人。日本政府原定于2020年达成的“30万外国留学生计划”,很可能将在2017年内得以实现。

几乎无人对留学生的增长提出异议。即便是那些反对接受外籍劳工和移民的人,一听说是“留学生”,也会象听说外国游客连年增加那样,欣喜不已并大表欢迎。

然而,假如在激增的留学生中,许多人的来日目的并非是学习而是外出打工,那么又将如何呢?那些本不应以“留学生”身份获准入境的外国人来到日本,在成为各种欺诈的牺牲品后,演变为引发非法滞留和犯罪的源头。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说出应该增加留学生这类的话吗?

大部分人来自亚洲的新兴国家

从留学生的国籍来看,直至数年前,中国人还占据着全体留学生人数的六成。然而近年,中国留学生的人数几乎没有增加,反倒是来自越南、尼泊尔等被称为亚洲新兴国家的留学生正在剧增。其中,越南留学生尤为引人注目。在过去的4年里,越南留学生人数已膨胀到原来的4倍以上,达到62422人。

在日留学生人数排名前十的国家(地区)(截至2016年12月)

总人数 277331
中国 115278
越南 62422
尼泊尔 22967
韩国 15438
台湾 9537
印度尼西亚 5607
斯里兰卡 5597
缅甸 4553
泰国 4376
马来西亚 2925

单位:人 出处:日本法务省《旅日外国人统计》

关于其中的原因,报纸等媒体经常用“在当地开办公司的日本企业增加,日语学习热潮高涨”来解释。然而,这种观点完全没有切中要害。他们之所以看上日本,仅仅只是因为去日本能“赚大钱”。

日本规定留学生可“每周打工不超过28小时”。因此,中介便以此为幌子招集希望赴日者,宣称“去日本留学,靠打工就能轻松月入20至30万日元”。

借钱后,经中介斡旋,去日语学校留学

普通越南百姓的月收入不过1~2万日元。一听说“月收入有20万至30万日元”,自然申请者纷至沓来。其结果,便是赴“日本留学热”的高涨。根据笔者4年来采访所得的印象,现今激增的越南、尼泊尔留学生中,有一大半的人都是以外出打工为目的的“冒牌留学生”。

日语学校,便是这些“冒牌留学生”进入日本的前厅大门。全国的日语学校在过去的10年里增加了200多所,现已超过600所。越南等新兴国家掀起的赴日“留学热”,催生了“日语学校泡沫”。

赴日留学,首先必须缴纳日语学校第一年的学费并支付中介手续费,这笔费用最起码要150万日元。对越南等地的平民百姓来说,这无疑是一笔天文数字般的巨款。但是,他们以房屋、农田做担保,千方百计地借钱筹集这笔留学费用。在新兴国家,尽管经济持续增长,但百姓生活依然艰辛。在这样的形势下,一家人把梦想都寄托在借“留学”名义外出打工上,将年轻人送往日本。

另一方面,日本政府为发放留学签证规定的一个条件,是有“经费支付能力”。也就是说,仅限于那些无需打工也能生活并支付学费的外国人,才有可能获得留学签证。然而在新兴国家,如果不是特权阶层,是没有这种经费支付能力的。于是,期望去留学的人就向银行、行政机关行贿,以期取得签证所必需的文件,比如在存款余额、父母年收入等项目上造假,伪造具有支付能力的证明等。而这一切手续,都是由中介一手包办的。

申请文件的造假问题,不仅是日语学校,发放签证的入境管理局,也都心知肚明。但是,日语学校为了扩大自己的生意,入境管理局为了实现“30万外国留学生计划”,都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为这些毫无支付能力的外国人也大开绿灯。

记者,1965年生于日本冈山县,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系。曾担任英文报刊《THE NIKKEI WEEKLY》记者、美国黑人问题专业智库“政治经济研究联合中心”客座研究员,现为自由撰稿人。著作有《日本绝望工厂实录》(讲谈社+α新书)、《长寿大国的虚构——外籍护理人员的工作现场追踪》(新潮社)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