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独大”格局突变,众议院大选前的政界变动

高桥正光 [作者简介]

[2017.10.03]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FRANÇAIS |

7月份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自民党遭受历史性惨败,内阁支持率骤跌,导致安倍晋三首相的凝聚力大为降低。原本“安倍独大”的政界格局也为之一变。

安倍首相8月3日果断改组内阁,调整自民党领导层人事安排,意图重振政权。同时,他在记者会上表示对外界眼中自己的“傲慢”姿态要“反省,向国民道歉”。但能否重现曾经的高支持率是个未知数。明年9月将有关系到安倍首相能否实现连任三届的自民党总裁选举,12月又是众议员任期届满,因此政界现在已经提前动起来了。

傲慢的首相,激发国民怒火

在东京都议会选举(议席总数127席)中,自民党席位跌至23席,大大低于历史最低记录(38席)。与之相对的是,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率领的“都民第一会”大胜,获得了55席(包括当选后追加认可的议员)。执政伙伴公明党在东京都这个层级取消与自民党合作,转而与都民第一会实行选举合作,公明党提名的候选人23人全部当选,展露出该党实力。选举结果说明,在首都东京已经刮起了针对“安倍自民党”的猛烈逆风,只要有政党能够吸纳那些反对安倍政权的选票,下一次众议院选举就有可能出现政权更替。

紧接选举后实施的各路媒体舆论调查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全都猛跌至百分之三十几。时事通信社的舆论调查中更是跌破了30%,为29.9%,而30%被认为是维持政权的“危险线”。这证明国民“疏远安倍”的情绪正向全国扩散。

从内阁支持率暴跌的这一个月里发生的政治事件来看,很明显主要原因在于安倍首相自身。最主要的有三件事:①首相好友任理事长的加计学园,利用国家战略特区政策新设兽医系的问题;②首相一贯重用的前防长稻田朋美,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失言“代表防卫省、自卫队”,呼吁民众支持自民党候选人;③为了让《组织犯罪处罚法》修正案新设所谓的“共谋罪”在国会会期内通过,在参议院中使用了省略法务委员会审议表决程序这一“禁忌手法”,蛮横地运营国会。所有这些都是与安倍首相直接相关的事件。在安倍首相心中,毫无疑问存在着“安倍独大”的傲慢。

通过改组内阁重振政权

在政界,首相独掌大权的“安倍独大”,带来了在四次众参两院选举中连胜的“不败神话”,以及高支持率所显示的“国民拥护”。而东京都议会选举惨败和内阁支持率猛跌,意味着这两个前提瞬间崩溃了。原本被视为囊中之物的实现首相连任三届的自民党总裁选举的走向也变得不明朗了。如果内阁支持率今后继续下降,那么自民党内可能出现“让安倍下课”的动向。为了缓和国民的批评,稳固政权基础,安倍首相的动作就是此次改组内阁和调整自民党领导层的人事安排。

安倍首相继续维持政府和党的基本架构:麻生太郎任副总理兼财务相、菅义伟任官房长官、二阶俊博任自民党干事长。另一方面,也满足了有“安倍接班人”意向的岸田文雄的要求,起用其为自民党政调会长,还让岸田派阁僚倍增由原先的2名增至4名,最大限度地照顾了岸田派,以换取岸田文雄的合作。此外,为了消除“优待朋友”的印象,安倍任命2015年曾试图参选自民党总裁的野田圣子(56岁)为总务相,并提拔原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的长子、言谈率直的河野太郎(54岁)为外相。

在河野太郎所属的麻生派里,还没有众望所归的潜在总裁候选人。如果河野太郎能够胜任外相这个位子,就有可能迅速成为麻生派的总裁候选人。起用河野太郎为外相,我们可隐约看出安倍有这么一种部署,就是希望“安倍接班人是岸田文雄”的声势不要太过猛烈。

时事通讯社编辑局总务兼解说委员。1961年生于东京都。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法学系政治学科。在时事通讯社政治部负责自民党小渊派、新进党、公明党等报道事务。历任外务省、自民党、首相官邸各记者俱乐部主任、政治部副部长兼编辑委员、政治部长、神户总局长,2015年起任现职。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