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亚萌生的战略空白:解读特朗普的首次日本之行

手岛龙一 [作者简介]

[2017.11.09]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日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开启东亚之行,将最重要的盟友日本作为了出访第一站。日美两国首脑通过一系列会谈,提出将对一意孤行持续推进核及导弹开发的朝鲜采取最大限度的施压政策,致力于建设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进一步巩固日美同盟关系。然而,作为一名长年活跃在日美两国采访一线的外交媒体人,笔者指出,在“海洋强国”中国的存在感与日俱增的背景下,超级大国美国的影响力显现出衰弱迹象。

仰仗朝鲜问题的日美首脑会谈

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一行乘坐的总统专机“空军一号”短暂停靠位于夏威夷珍珠港的太平洋司令部后,降落在了驻日美军司令部所在横田基地。当年朝鲜半岛燃起战火时,负责指挥前线美军部队的正是这两个司令部,据说这样的行程安排源于特朗普总统的考虑,即通过首先到访这两个司令部,对朝鲜金正恩政权表明强硬态度。

“任何独裁者、任何国家都不能低估美国的决心。”身着空军飞行员夹克的特朗普总统在横田基地众多日美两国官兵的面前情绪激昂地说道。

“美军与自卫队并肩站在此地,自信团结,具备了前所未有的强大能力。你们给盟友注入自信,让敌人感到畏惧。”

日美两国首脑在事前举行的电话会谈中,一致同意“进一步对朝施压,把阻止核及导弹开发作为首要课题”。实际上,除了朝鲜问题外,日美两国目前还找不到能够马上达成共识的事项。在经济贸易方面,特朗普政权上台后立刻宣布退出了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日本则一直在努力推进“没有美国的TPP11”。美国希望在汽车、农业和制药等领域展开FTA谈判,试图启动不利于日本的双边谈判。如果直截了当地提起这些问题,就会像先前麻生与彭斯的会谈那样,出现凸显日美之间分歧的结果。

对朝战略,日美同盟中潜藏的“活断层”

担任总统首席策略师的史蒂夫・巴农虽然已离开特朗普政府的核心圈,但至今仍是特朗普总统的思想支柱。他主张将美国的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坚决维护作为政权支持基础的“贫困白人”的经济利益,并且认为应该为此迫使最大贸易逆差国中国以及其次的日本做出让步。

“美国至上”主义的代表人物巴农直言不讳地表示,“相较于和中国之间的经济战争,朝鲜问题只不过是小小的余兴节目”。实际上,不仅是贸易问题,在对朝战略方面,“美国至上主义”也若隐若现。

在本次首脑会谈中,日美两国确认将联手对朝采取最大限度的施压政策。不过,特朗普政权对射程覆盖北美大陆的ICBM(远程弹道导弹)接近完成这一事态所产生的危机感与日俱增。在特朗普政权支持率跌至三成的背景下,可以看出其意图是借消除对美的直接威胁来拉拢民心。无法否定的是,特朗普政府可能会与朝鲜单独进行谈判,并以默许金正恩政权保留现行体制来做回报。

然而,即使美国本土可以免受朝鲜导弹威胁,日本列岛却完全处在中程导弹的射程范围之内。所以这个问题被称作是一个“撕裂日美同盟的活断层”。那么通过此次特朗普总统的来访,就阻止美国在安保政策上坚持的“美国至上”主义这个问题,安倍首相进行了怎样的布局呢?

美国共和党布什政权就曾在对朝政策方面犯过严重错误。2008年,布什政权将朝鲜排除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并经由俄罗斯向朝鲜返还了其用于核及导弹开发的巨额美元资金。此后朝鲜不但支持了恐怖组织,而且还亲自动手在吉隆坡毒杀了金正男,并与伊朗联合研发导弹,向伊斯兰极端组织出售武器。尽管美国政府终于开始考虑再次将其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但可以说是为时已晚了。

是否会发生“特朗普先制攻击”

2001年9月,经济和国防中枢遭到恐怖主义自杀式飞机袭击后的美国,动用全部军事力量,相继打响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伊斯兰国(IS)战争。这些所谓的“布什战争”,导致朝鲜半岛和台湾海峡所在的东亚地区出现了巨大的权力真空。

朝鲜独裁者敏锐地察觉到了超级大国美国招致的威慑力弱化局面,趁机埋头推进核及导弹开发,将其作为强权体制的护身符,并且逐渐将美国本土和太平洋美军基地纳入了新型导弹的射程范围内。

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特朗普政权放言,包括外科手术式轰炸和网络攻击在内的“所有选项都已摆在桌面上”。金正恩则硬碰硬地挑衅:“今后要送给美国一些大大小小的礼包”,随后特朗普又回应称“你们将面临前所未有的火炎和愤怒”,美朝之间的“口水战”步步升级。

不过,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一贯主张通过对话打破僵局,美军高层也在采取先制攻击问题上保持谨慎态度,认为即使是外科手术式的精准轰炸,也会引起朝方反扑,导致首尔和驻韩美军及其家属遭受严重损害。此次安倍与特朗普的会谈涉及了以下一些问题:在避免招致朝方先制攻击的前提下能够施加多大程度的压力、作为最后选项的先制攻击是否具有现实性、紧急情况下如何运送身在韩国的美国及日本民间人员等。双方似乎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但在记者发布会上并没有透露细节。

超级大国美国的影响力弱化

安倍首相着眼于日本同美国、印度、澳大利亚的合作,提出了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构想。在此次首脑会谈中,特朗普总统也赞同在这一构想的基础上,不断提升日美的共同战略。毋庸赘述,这是日美采取的一种对抗措施,背景原因在于力图成为“海洋强国”的中国不断在南海地区修建海上基地,并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尽管对中国在东亚地区与日俱增的影响力深感危机,但这并没有跳出被动思维的范畴。

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在谈及特朗普总统遍访亚洲各国时表示,“美国致力于‘通过实力实现和平’,希望我们的敌人和潜在敌人明白,通过行使军事力量是无法达到其目的的”。麦克马斯特是安保领域的资深专家,也是一位以优秀素养和广博见识而闻名的军官。然而,特朗普政权所面临的,并不是尚未达到“通过实力实现和平”这个目标的问题。

“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在东亚地区影响力下降,并不是因为军事力量的减弱。或许美国应该自我醒悟,让美国之所以成为美国的民主主义理念、自由贸易旗帜和道义力量的倒退,正在削弱其作为超级大国的存在感。凭借崇高理念和道义力量,成为一个吸引亚洲众多年轻国家的大国——但愿特朗普总统的此次亚洲之行,能够成为一个契机,去倾听亚洲国家的这种呼声。

标题图片: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安倍晋三首相一同检阅仪仗队(2017年11月6日于东京元赤坂迎宾馆,时事社)

外交媒体人、作家。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理事长。毕业于庆应大学经济系。1974年进入NHK。曾任波恩支局长、华盛顿支局长等职,2005年离职独立。著作有《走向黄昏的日美同盟——打击日本FSX》(新潮文库,2006年,1991年著作修订版)、小说《Ultra Dollar》(新潮文库,2007年)、《汝名乃间谍、叛徒或骗子 谍报畸人传》(MAGAZINE HOUSE,2016年)等。

相关报道
最新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