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与国际社会同在
把学童背包送到阿富汗,把爱心传给战乱之地的孩子
[2017.08.28]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العربية |

“在日本完成了使命的学童背包(箱型双肩背包),如果还能发挥作用,希望它能让阿富汗的孩子们使用”——化学工业巨头可乐丽公司与东京NGO组织JOICEF从2004年发起的这项送书包活动,迄今已让18万余的学童背包漂洋过海, 发挥“余热”。

远渡重洋,来到新主人身边

红的、黑的、蓝的、粉的……。六月的一天,陪伴日本小学生度过六年时光,已经完成了使命的6000个学童背包,在横滨市的一个仓库里堆出了一座小山。这些完全还能正常使用的背包将被运往阿富汗,送到正在上学的孩子们手中。截至今年,“充满记忆的背包礼物”活动已开展了14个年头,共有18万多个背包漂洋过海。

志愿者们正在检查收集来的学童背包,2017年6月10日(摄影:石川武志)

50多名志愿者逐一检查了背包的背带和金属配件的状况后,将确认没有问题的背包和作为礼物的全新文具一起装箱打包。阿富汗是一个伊斯兰国家,因为宗教信仰的关系,不能把猪皮材质的背包送过去。于是,背包制造厂的师傅们也加入到志愿队伍中来,参与了鉴别和分拣工作。

从全国各地寄来的背包和志愿者们(摄影:石川武志)

一一亲手转交背包

手拿图片集《学童背包漂洋过海(poplar出版社)》的内堀Takeshi先生(摄影:石川武志)

摄影家内堀Takeshi先生(62岁)十多年来每年都前往阿富汗,和当地NGO组织阿富汗医疗联合中心的工作人员一道,将学童背包一一送到孩子们手中,并整理出版了摄影图片集。在阿富汗,即使渴望学习,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到学校念书、可以拥有书包和文具。为此,他们将装有崭新笔记本、铅笔、橡皮和彩色铅笔等文具的背包,附上日本儿童写的信和照片,赠送给这些孩子。据说为了保证每人人手一个,当地NGO和政府部门合作,具体调整书包的发放数量。

尽管内战已经结束20多年,但阿富汗国内依然冲突不断。反政府武装势力塔利班、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制造的恐怖袭击事件频发。据说内堀先生在当地逗留期间,疑似美军的无人机常常飞越上空,还有装甲车在平民区穿行。

在无人轰炸机掠过的蓝天下,当地工作人员正将笔记本和文具装入学童背包,2011年10月(内堀Takeshi提供)

初次接触的足球

这些背包是路经巴基斯坦,由卡车陆运到阿富汗的。内堀先生称,这是一项危险的工作,需要途径危险地带,无法保证平安送到,“但看到孩子们拿到书包时高兴的样子,我由衷感到欣慰”。

内堀先生还提到了令他终身难忘的一幕。那是在某个学校里,一个孩子拿到印有动漫人物的日本铅笔后,把六角形笔身的每一面都仔仔细细看了个遍。

几乎所有孩子都是两手空空来上学的,他们既没有书包也没有笔记本。在没有校舍的露天课堂,背包还变成了他们的课桌。

校舍已被摧毁的学校旧址。孩子们上课就靠一块黑板,2011年(内堀Takeshi提供)

拿到学童背包的孩子们,2011年(内堀Takeshi提供)

得到一个旧足球的孩子们发出欢呼:“没想到足球这么有弹性!”一问才知道,学校里大多数孩子从来都没有见过真正的足球。内堀先生说:“当地物资严重缺乏,以至于有的人一辈子都接触不到足球这种东西。”

孩子们玩起了日本送来的旧足球,2017年11月(内堀Takeshi提供)

楠格哈尔省某学校校门前。孩子们收到学童背包,欢呼雀跃,2011年10月(内堀Takeshi提供)

日本的孩子也在援助中成长

最初发起这项送书包活动的是当时在可乐丽公司负责纤维市场营销的山本慧一(69岁)那个时候,人造革的学童背包,一半以上都是由可乐丽制造的。利用这一教育工具,能为社会做些怎样的贡献呢?在思考这个问题的过程中,便产生了将那些还可以使用的书包送到国外的想法。但是,仅靠自己的力量直接去分送书包是很困难的,于是他就去请求支援母子保健和医疗活动的NGO组织JOICEF的帮助。可以说,这个活动是山本的心愿与JOICEF这个在海外拥有广泛活动网络的NGO组织联手合作的结晶。

来自日本各地的学童书包里,大多都装有原来的小主人写的信和照片。JOICEF的甲斐和歌子女士表示:“这些用日语写的信会原封不动地随背包送到当地。”因为收到背包的孩子即使看不懂日语,也能够感受到背包原主人寄托在信中的诚意。

作为摄影家的内堀先生一直在日本各地的小学举办“学童背包漂洋过海”的主题摄影展。每次都会让孩子们说一说喜欢哪些照片以及喜欢的理由。据说有一次在一个学校里,当听到阿富汗难民儿童饿死的情况时,有的孩子泪眼汪汪地说“今天要把课间餐都吃干净(珍惜食物)”。

思念着那些收到自己书包的孩子,不由得把自己与阿富汗这个遥远的国度联系在了一起,因此他们中有的人开始觉得世界离自己更近了。据JOICEF的资料显示,他们中有的人长大后加入了仓库志愿检查员队伍,有的人以大学生身份参加了JOICEF的实习研修活动。日本的孩子们也在这项活动中得到成长。

收到背包的孩子们,2011年12月(内堀Takeshi提供)

学童背包成为“教育”的象征

阿富汗的山区,2007年11月(内堀Takeshi提供)

作为这项送书包活动的效果之一,JOICEF的甲斐女士举例介绍说: “在各个村庄,大家已经能够通过一种‘可视’的形式,来辨别上学途中的孩子了”。过去,即使看到孩子们的身影,也无法分辨他们到底在放羊、玩耍,还是去上学。

学童背包成为上学的象征,这样很多人就会想,“既然隔壁家的孩子背着书包去上学了,那我也要让自家孩子去上学”,如此一来就学率便得到了提升。据说人们开始关心教育以后,有的村子甚至打算举全村之力修建校舍。

时至今日,不允许女子接受教育的思想依然在阿富汗根深蒂固。塔利班掌控政权的时候更是彻底禁止女性接受教育。阿富汗女性的识字率(2015年)仅为24%(※1),处于全球最低水平。

最近,日本的JOICEF事务所收到了一份令人十分意外的报告——一名在以前的送书包活动中受到援助的女孩考上了一所大学的医学系。在这名女孩生活的地区,女性要坚持读书是尤为困难的事情。甲斐女士掷地有声地说道:“一个也好,两个也好。只要这样的孩子能慢慢多起来,我们就会倍感欣慰。”

【YouTube视频】来自阿富汗的讯息(53秒) 提供:JOICEF

相关网站(日语)

采访、撰文:土井惠美子(nippon.com日本网 编辑部)
标题图片:一名阿富汗少女背着学童背包去上学(内堀Takeshi提供)

(※1)^ CIA、World factbook (2015) LITERACY

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