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回响在广岛长崎的安魂曲
战后70周年,原子弹轰炸地“长崎”的今天

原野城治 [作者简介]

[2015.11.10]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1945年8月9日,上午11时2分”,长崎遭受原子弹轰炸。从美军向长崎投下原子弹,至今已经过去了70年。整个战国时代到江户时代初期,长崎曾是日本向西欧、中国、朝鲜等外国开放的唯一“窗口”。长崎遭到核武器攻击时,距离1571年第一艘葡萄牙商船来到长崎正好过去了374年。当时,美军轰炸机投掷的原子弹在距离长崎站西北方向约2.5公里的浦上盆地上空爆炸,死伤者不计其数。这是美军继8月6日在广岛投下原子弹后第二次投下原子弹。如今,遭受原子弹轰炸的“广岛”和“长崎”俨然已经作为人类背负的“负遗产”而存在,成为人们“祈求和平”的祈愿之地。在二战结束70周年这个有着重要转折意义的年份,笔者采访了长崎市的“长崎原子弹博物馆”以及位于原子弹爆炸核心区域附近的“浦上天主堂”等地。

原子弹爆炸幸存者183000人,平均年龄首次超过80岁

根据厚生劳动省2015年7月公布的日本全国“持有原子弹爆炸幸存者健康保健手册人数”的统计数据,截至2015年3月末,幸存者总数为183519人,与上一年同期相比减少了9200人。幸存者的平均年龄也达到了80.13岁,且首次超过80岁。与此同时,在一年内去世的人数也达到了过去最高纪录。原子弹爆炸的幸存者,长崎是47863人,广岛是83367人。

爆炸中心地点“和平公园”周边500米的地区,随着原子弹的爆炸成为了真空地带,这个区域里的人几乎全部遇难。然而,仍然有一位幸存者顽强地活了下来,现在年事已高,在千叶县生活。

“长崎原子弹博物馆”(长崎市平野町)核爆继承科的刈茅谦先生强调说:“原子弹爆炸幸存者的年龄越来越大,不久的将来,他们都会去世。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怎样把遭受轰炸这一事实真相传承下去,就成为了一个重要的课题。”在二战结束70周年之际,关于原子弹轰炸的记忆正逐渐被世人所淡忘——这个问题正是广岛和长崎都必须面对的沉重现实。

由于小仓天气恶劣,便投在了长崎

那么,人们不应忘却的事实究竟是什么呢?

投放在长崎的原子弹“胖子”。这枚原子弹使用了钚239,钚被放置在空心的球状炸药内,利用炸药爆发时产生的强大压力挤压中心部的钚,从而引发核裂变

1945年8月,美国为了终结第二次世界大战,将广岛、小仓、长崎、新潟作为投放原子弹的候选地区,并于8月6日向广岛投下了首枚铀弹。2天之后的8月8日,在苏联对日本宣战的同时,美国政府向美国陆军驻关岛第20航空队司令部下达命令:将“小仓作为第1目标,长崎作为第2目标”,于8月9日投下第二颗原子弹。

装载着钚弹“胖子”的B29轰炸机“博克斯卡号”于9日凌晨3点之前从提尼安(马里亚纳群岛)起飞奔赴小仓。然而,由于小仓上空弥漫着燃烧弹造成的烟雾,再加上多云天气导致云层太厚,无法投放原子弹,便将投放地改为了长崎。

国立长崎追悼原子弹死难者和平祈念馆的智多正信馆长说,“当时也有人提出‘不要投放,直接返航’的意见,可是飞机上装载了4吨重的原子弹,这样一来肯定是没法回到基地了,所以就把原子弹投在了长崎。轰炸机的燃料也所剩无几,最后没能回到提尼安,而是降落到冲绳去了。”不仅如此,由于受到风力的影响,原子弹大大偏离了既定目标——三菱炼钢厂和三菱兵工厂等军需工业群,落在了隐居避世的天主教徒(Kakure Kirishitan)(※1)的圣地——浦上天主堂附近,导致浦上地区周边12000名天主教信徒中的约8500人死亡,周边一带成为人间炼狱。

(※1)^ 1549年天主教传入日本之后,一度在日本得到广泛传播。后1614年德川家康颁布禁教令,信徒们不得不表面上装作是佛教徒,暗地里秘密信仰天主教。经过200多年的发展,这些秘密信徒逐渐抛弃了原来的天主教教义,而是将天主教与佛教、神道以及本地民俗信仰相结合,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宗教信仰。即便在1837年禁教令解除之后,他们仍然保持和传承着自己独特的信仰。这部分人被称为“隐居避世的天主教徒”——译注。

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新闻工作者。1972年进入时事通信社,历任政治记者,驻巴黎特派员,秘书部长,编辑局次长。之后,任株式会社JAPANECHO社社长。2011年起任现职。2006年开始任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评议员。2008年获“意大利团结之星”骑士勋章。2009年任TBS电视台节目解说员。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