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日本进阶
来自日本的礼物

米果 [作者简介]

[2017.05.24] 其它語言 : 繁體字 |

礼物倘若是人情的重量,那么人情就是记忆里面最甜美的养分。有些礼物跟在身边一起变老,有些礼物就算不知下落何处,但礼物的原型或味道或触感和相遇当时的喜悦和幸福感,还是很鲜明,好像一直在身边,跟着岁月一起入味。

日本来的咸鱼和人偶

因为家族里面有一位在战时移居日本,最后入了日本籍的舅舅,每当舅舅带着日本妻儿返回台湾探亲,就会从行李箱变出许多礼物来,那是童年很期待的惊喜。

细心的日本舅妈总是张罗每个人的礼物,一定会出现的是“日本咸鱼”,那时还没有真空包装,腌渍风干过的鲭鱼或鲑鱼,跟衣物裹在行李箱里,听说打开行李箱的瞬间,味道不是太好。毕竟亲戚众多,我们家大概可以分到一尾鲭鱼,或几片鲑鱼,因为很稀有,每餐只切一块,每人均分几口,配白饭吃。奇怪的是,之前被嫌弃的怪味,稍稍加温,味道却很不错,鱼肉的油花也很顺口,因此每年都很期待日本舅妈带来的咸鱼,那时可是相当稀有的美味,不像现在日式超市已经很容易买到了。

舅妈还会给每个小孩准备尺寸刚好的保暖棉布背心,还有颜色缤纷的糖果。舅舅给过一本印刷细致的日本摄影集,父亲将摄影集摆在客厅酒柜最显眼的位置,常常拿出来跟访客炫耀。不过我很畏惧摄影集封面那两个能剧面具,好几次做恶梦,梦见能剧面具在背后狂追,现在回想起来,自己都觉得好笑。

有一年,舅舅舅妈俩人手提三尊日本人偶来台湾,作为我家新居落成的贺礼。人偶之一是穿着粉红色和服、身材圆润的舞妓少女,另两尊是身形较为高瘦的艺妓,穿着深蓝色和服,一尊伴随着纸糊灯座,一尊弹奏三味线。

那三尊人偶连同玻璃外罩跟和纸花纹底座背板,全都像艺术品一般精致,可以想象搭机过程是如何费心照料。后来才知道新家装潢之前,就已经跟舅舅打听过人偶尺寸,请木工师傅特别留下专属空间,因为太珍贵了,严禁小孩碰触。母亲偶尔会打开玻璃外罩,用干净的白布擦拭人偶,那时我才能趁机请求摸摸人偶的脸颊,或小心用手指捏起人偶手上的乐器,那感觉就像亲手捧着什么宝物一样,触电般的体验。

舅妈还送过一个浮世绘美女图样的鲜红色提袋,有几次央求母亲让我当作美术劳作课的材料袋,明明用不上那样大尺寸的袋子,却坚持拿去学校炫耀。另有一个红白纹路的提袋,利用拉链可以伸缩或放大袋子的大小,用来装便当盒刚好。我在班上吃午餐的时候,像表演魔术一样,玩着袋子的大小伸缩戏法,同学们羡慕的眼光,总让我骄傲极了。

那些年,舅舅就像每年搭飞机飞来的圣诞老人一样,给我们带了SONY录音机,和当时相当先进的家用摄影机与放映机,以及五轮真弓的演唱会激光影碟(LaserDisc),当然还有每次都会出现的日本咸鱼。

专栏作家。台湾台南出身,曾旅居日本一段时间,在台湾各大杂志报刊拥有个人专栏。是重度日本小说阅读者与日本喜剧电影迷。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