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日本黑道的现况
黑道成为“难以维生的职业”
[2017.11.1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日本最大指定暴力团“山口组”的分裂,可以说充分反映了现在黑道所处的经济状况。黑道透过“恐惧”建立的资金体系是根植于战后高度成长期的繁荣经济的,如今却因为调查当局强化取缔以及法制趋于完备,逐渐失去以往的机能。

2年前山口组发生的分裂,就某种意义上来看,是来自黑道组织的“悲鸣”。 2015年8月,从第六代山口组分裂出神戸山口组,而在2017年4月神户山口组又分裂出任侠团体山口组(现在的任侠山口组),形成目前3个组织并存的状况。

之所以会发生这一连串的分裂,一言蔽之,就是“快混不下去了”。过去,只要身负象征山口组的“菱形代纹”,手下有一帮亡命的年轻组员,被称作“直参(※1)”的本部直系组长就能够实现坐拥“豪宅、跑车、美女”,实现“黑帮梦”。但是,近年《暴力团对策法》(简称《暴对法》)经过几番修正后趋于完备,暴力团排除条例也在日本全国推行开,黑道成为了“难以维生的职业”。

第六代山口组的“上纳金”(下层组织成员定期给本部上缴的“会费”)是每月85万日元,成员们背负着沉重的“份子钱”,再加上执行部管制趋严,引发了内部不满,结果导致以最大派系山健组的井上邦雄组长为核心的成员们分裂出走。然而,新成立的神戸山口组的直参成员的负担被减轻到每月30万日元以下,但与此相应,核心团体的山健组干部却要缴纳更多的上纳金,因此有些成员对此感到忿忿不平,认为“跟当初讲的不一样”,于是又诞生了任侠山口组。

黑道的“金脉”越来越匮乏

实际上,现在黑道的金脉(获得收入的手段)也越来越匮乏。因为一些合法事业受到《暴对法》等法律面的牵制,只能被迫以非法生意为主,具体地说,就是“毒品”和“电信诈骗”。毒品,山口组表面上有“禁令”,可是对于成员个人经营的毒品买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莫如说为了维持组织的营运,也不得不依赖贩卖高风险高利润的兴奋剂作为收入来源。电信诈骗也是一样,专门骗一些“单纯的老人家”,这对自诩为任侠组织来说实在是相当可耻的手法,可是在这样的节骨眼上,也完全顾不了颜面。

当然在不动产、金融方面,现在也还多少剩下一些可以采用以前那种“非常手段”的领域。尤其是不动产生意,权利关系错综复杂,是需要“势力”的,目前黑道依然还有一些生意,以东京都心部为中心散在分布。另外,一些上市企业由于整体营收不佳导致股价长期低迷,被黑道称为“空壳”,用来作为金钱游戏的道具,这些企业为反社会势力提供了活跃的舞台。网路借贷平台(Peer-to-peer lending;利用网路进行融资的仲介服务),以及像虚拟货币“比特币”等便于使用先端科技行使诈骗的环境,也是反社会势力擅长的领域。

不过,这样的生意和过去经济泡沫时代相比,事业规模也缩小到了原来的十分之一或二十分之一的程度。

1990年前后的经济泡沫时代,手上“不劳而获”的钱比谁都多的暴发户就是暴力团干部。当时,即使是山口组的直参成员也有数十亿日元的资产,至于率领众小弟的“若头”(“子分”的代表人物)补佐等本部干部,怎么也有上百亿日元,听说核心干部的第五代组长渡边芳则、宅见胜若头竟然拥有数百亿日元的资产。因为这些是“没有缴税的收入”,所以实际数字是无法求证的,但是当时在大阪的北新地或东京的银座等闹区里,经常可以看到挥金如土的暴力团干部们,这就是最佳证明了。与现在的惨淡模样相比,简直是恍如隔世。

“正当事业”面临危机

为何会变成这样?理由其实不言而喻。直到经济泡沫时期为止,黑道是靠“正当”和“不正当”两方面在赚钱,当国家的管制越来越强化时,许多企业也只能乖乖遵守法令,不敢跟暴力团接触了,导致黑道只能依赖“不正当”的事业来赚钱。

不违法的“正当”事业,包括了金融、不动产、土木建设、演艺事业、人力派遣、拆迁工程、产业废弃物、公司整顿、债权回收、在势力范围内处理纠纷等各方面。另一方面,要掩人耳目来规避法网的“不正当”事业,有赌博、毒品、卖春、非法赌场、电信诈骗、收取保护费、违法辩护(无执照却从事律师的相关业务)等项目。

若是“正当”事业的话,跟一般企业是没有太大的不同,可是“黑白通吃”才是黑道来钱的真谛。拿金融业来说,有暴力团背景的金融业者可以无视《出资法》等法令规定的利息上限,放高利贷给那些高风险的事业或企业,因为他们有绝对的自信到时候可以把钱讨回来。

当时,这种暴力团的“正当”事业也是有其存在价值的。金融方面有时“急需找钱周转”,不动产则需要“在期限内不管用任何手段都要拿到土地”,核能厂也要“派遣人力到一般人担心辐射不愿去的现场”,债权回收也必须具备“敢跟其他债权人死磕而绝不让步的胆量”——这就是暴力团背景企业的真面目。至少到实施《暴对法》的1992年为止,在日本社会上,暴力团是“必要之恶”。

山口组的百年历史

暴力团能够拥有如此庞大的生意,要探究原因就必须回溯山口组逾百年的历史。

山口组的初代组长山口春吉原本是兵库县淡路岛的渔夫,他后来到神户港从事码头卸货的工作,1915年集结大约50名码头工人创立了“山口组”,这是山口组的起点。此外,山口组还开始插手浪曲(日本的一种说唱艺术)娱乐演艺事业,经营赌场,也在剧场里当保镖等。

之后由儿子山口登接任第二代,但因为他在处理纠纷时遇袭受伤,1942年41岁时因久伤不愈而早逝。第2次大战期间,因为年轻组员被征召从军,所以黑道也很不景气,直到战后1946年6月田冈一雄继承第三代组长之后,山口组才兴盛起来。

战前的黑道,大致上可以区分为经营赌场的“博徒”(指“赌徒”)和在一些节日庆典上摆摊牟利的“的屋”(指“摊商”),他们是通过发派“酒杯”缔结拟似“亲子”或“兄弟”关系而凝聚在一起的暴力装置,这就是其存在价值。虽然他们的存在让当地的富贵和居民心生畏惧,但同时又是可以依赖的对象。只是,收入不稳定,好的时候日进斗金,不好的时候只能喝西北风。

第三代的田冈原本是“博徒”,在战争时期饱受无钱之苦,当他接任组长后,就宣誓要“让组员有正当行业可以谋生”。这在江户时代以来的黑道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山口组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迈入“近代黑道”的征程。

田冈率先成立了公司,自己担任土木建筑业“山口组”的代表,召集了神戸港的码头卸货业者创立“甲阳运输株式会社”。另外,在娱乐演艺方面,也组织了山口组兴行部,将自己家作为办公室设立了“神戸艺能社”。

同时,也让旗下组员成立土木建设、码头卸货、金融、不动产等各方面的公司,于是山口组就成为拥有暴力装置的企业集团。而且,在暴力装置与企业集团互相巧妙配合之下,急速扩展事业并称霸全国。 50年代以后的主要金脉有神户艺能社的招牌明星美空云雀,田冈身为日本职业摔角协会副会长,底下握有的王牌力道山是“西日本兴行”的票房保证。

山口组向日本各地的黑帮组织发出邀约:“要不要一起弄个活动?”若是对方答应了,就施行“酒杯外交”大家共存共荣;如果对方拒绝了,就不惜一战。于是,势力吸引金钱,而金钱又助长更大的势力,急速成长的山口组迅速扩张到全国各地。在1960年代中期,晋身为拥有组员约1万人的日本最大暴力团。

但是,警察当局当然无法允许黑道的“猖獗”。 “黑道若继续扩张下去是相当危险的”,于是1964年开始布局逮捕田冈,实施“擒贼先擒王”的作战策略。第一仗是“阻断兵粮”,对山口组的事业活动加以限制,迫使田冈辞掉甲阳运输公司的社长一职,还从神户艺能社退出董事职位,从台面上的“正业”退隐。

自此之后,暴力团无法自己经营公司,只能够换个方式,委托组织外关系密切者来代理经营,这种人被称为“企业舎弟”。平时就让他们经营金融・不动产・土木建设・拆迁工程・人力派遣・会社整顿等的事业,一旦出现纠纷,就启动暴力装置来摆平。这就是众所周知的“双重构造”,由于这些经营者并没有直接入帮,所以警察也很难限制其活动。

在第三代的田冈时代确立了这样的生意模式,山口组也越来越繁荣。可是,田冈在1981年68岁时过世。接任第四代组长的竹中正久在“山一抗争”中遭到枪击身亡,之后1989年4月以若头身份统领组织的渡边芳则接任第五代组长。

宣告田冈一雄组长枪击事件落幕的山口组最高干部(左起)小田秀组组长小田秀臣、山健组组长山本健一、山广组组长山本广(1978年11月1日,神戸市滩区的田冈组组长宅邸,时事社)

山口组年表

1915年 在神戸市成立山口组
1946年 田冈一雄就任第3代组长。开始迅速成长
1981〜84年 组长从缺
1984年 竹中正久就任第4代组长
1985~87年 组长继位之争,反对竹中组长就任的一派成立“一和会”。一和会的旗下组员枪击竹中组长等,这次“山一抗争”中发生多达300件以上的事件。
1989年 山健组(本部位于神戸市)出身的渡边芳则接任第5代组长
1997年 山口组No. 2的宅见胜若头(宅见组组长)遭到对立的中野会系组员们枪击
2003年 山口组系和住吉会系发生“北关东抗争”,住吉会系的组干部遭到枪击。
2005年 弘道会(本部位于名古屋市)出身的司忍(本名筱田建市)就任第6代组长
2015年8月 山口组分裂。脱离派另组神戸山口组(井上邦雄组长)
2017年4月 神戸山口组分裂。脱离派成立新组织“任侠团体山口组”(代表为织田绊诚,之后改称“任侠山口组”)。

泡沫经济期与严格取缔的时代

当时正值泡沫经济时期,在渡边的领导下,山口组的吸金能力也达到了巅峰。掌控着右翼分子、总会屋(专事在股东大会上以股东身份闹事以敲诈企业的黑社会组织——译注)、作为候补生力军的暴走族等,山口组已然成为反社会势力的核心力量。然而,面对暴力团日益强大的资金能力,以及聚敛资金的歹毒手段,国家当然不可能坐视不管。

接着,就进入了严格取缔的时代。在全球化当中,在各个国家“黑手党公然露面且拥有象征组织的代纹”这样的存在是不被容许的,因此赌上国家的威信也要瓦解这些非法势力。

1992年实施《暴对法》之后,国家采取积极的攻势,进行一连串的法令修正。例如,“共谋共犯”扩大解释后,若是手下成员犯罪也会往上追究到组长;民法的“转承责任”(vicarious liability,在特定情况下需要承担他人所犯的错失而引起的法律责任)也适用于组长,能够请求损害赔偿。这样一来,暴力团自豪的金字塔组织也开始产生动摇。当2005年进入第六代组长的司忍时代,组织加强了对组员的控制,告诫组员“不要干那些会损及组长的事”,再加上提高上纳金,让底下的直参感到疲弊。

暴力团包围网的集大成是“你跟黑道来往,你就是反社会势力”理论,这就是暴力团排除条例的主张,它迫使国民跟暴力团成员“断绝关系”,至2011年10月为止已在日本全国各都道府县实施。同年8月,日本的知名主持人岛田绅助因为跟暴力团成员有往来而被迫退出演艺圈,就是最好的“杀鸡儆猴”之例,这件事对社会上的警示效果十分显著。暴力团成员不能到银行开户,无法租房子,实质上被剥夺生存权和生活权,但闻哀声四起。

这样的状况下,暴力团找不到新的收入来源。如上所述,只能够从事非法的毒品买卖和电信诈骗、处理棘手的不动产案件、利用“空壳”炒股,或者是借助网路发达的环境来诈骗等,可是实际上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可以累积庞大的财富了。

一般人印象中,不正当事业很好赚钱,其实不然,现在的暴力团已濒临崩溃危机。其中,最能够深刻体会个中滋味的,莫过于他们自身了。

采访、撰文:伊藤博敏(记者)

标题图片:指定暴力团稻川会系松田组组长松田真知嫌犯等人走私的枪械等,2006年8月21日,警视厅本所署(时事社)

(※1)^ 直参原本是指江户时代直属于德川幕府的旗本.御家人,在黑道世界则是指直接从头目那里拿到“酒杯”的组员,称为直参成员。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