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日本信息库
Global JAPAN:2050年未来展望和综合战略

丹吴泰健 [作者简介]

[2012.12.2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العربية |

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21世纪研究所,于4月16日发表了题为“Global JAPAN:2050年未来展望和综合战略”的研究报告。

研究目的

日本面临退出发达国家行列的危机

我国现今正处在名义GDP停留在大约20年前的水平,即“经济零增长”的状态。政府债务与GDP之比接近200%,财政和社会保障濒临重大危机。2011年3月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东日本大地震,其后又出现了长期性的能源短缺问题。在这种困难重重的状况下,我国将步入真正的人口减少社会。世界最快速度的少子高龄化和人口减少进程将对整个经济和社会造成巨大的影响。这样下去日本将难保发达国家的地位,甚至有可能倒退为远东的一个小国。我国可谓是“课题先进国”,面临着许多国家都存在的“应对人口减少和超高龄社会的问题”、“提升经济增长力”、“进行财政和社会保障改革”等诸多课题。

克服危机的机会就在眼前

人们常说21世纪是亚太的世纪。尤其是拥有庞大人口的中国今后仍将持续快速发展。而美国作为发达国家也将继续保持罕见的人口增长势头和经济活力。在这种环境下,我国如何维持经济社会的活力,实现富裕的国民生活,将是一大课题。另一方面,还要看到我国地处亚太地区中心,地理位置得天独厚。首先需要坦然地正视我国的处境,动员全国力量去解决堆积如山的难题。而创造一个人人都能“努力奋斗”的环境,汲取亚太地区的活力是必不可缺的。我们必须要通过这种举措,攻克种种难题,努力把一个富裕而充满魅力的日本留传给子孙后代。

现在需要的不是讨论,而是行动

21世纪政策研究所基于上述认识,决定对2050年的世界经济和日本财政进行模拟验证,借此明确我国必须解决的课题,并广泛发现和提出新的问题。我们在经济产业就业、税收财政社会保障、外交、安全保障等各个领域,与各界有识之士充分地进行了讨论,归纳整理出了总结报告。建立强大的日本,是赋予政治的责任,然而我国的政治正处于混乱状态。我们强烈希望政治领袖严肃认真地对待该报告的内容,推动相关政策的执行。

世界经济模拟预测的前提

首先,日本面向2050年还有众多课题必须解决,以此为前提,实施了面向2050年的世界经济和日本财政的模拟预测。世界经济模拟是在2050年前这段较长时间内,为了预测世界50个国家的经济走势,在考虑汇率变动的同时,从供给方(1.劳动,即人口;2.资本,即投资;3.生产率)角度推算潜在增长率的一种模拟预测。

下面对该供给方的前提进行逐一介绍。第一个是劳动人口。日本正以世界最快速度走向少子老龄化。时至2050年,总人口将低于1亿人,其中65岁以上人口占38.8%。劳动力人口将减少2,152万人,降至4,438万人,其减速之快,超过总人口的减少速度。

日本的总人口预测(单位:千人、%)
2010年 2020年 2030年 2040年 2050年
日本的总人口 128,057 124,100 116,618 107,276 97,076
2011-20 2021-30 2031-40 2041-50
年均增长率 -0.31 -0.62 -0.83 -0.99

(资料)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的中值推算(2012)

日本的劳动力人口预测(单位:千人、%)
2010年 2020年 2030年 2040年 2050年
日本的劳动力人口 65,904 61,775 57,227 50,334 44,380
2011-20 2021-30 2031-40 2041-50
年均增长率 -0.65 -0.76 -1.27 -1.25

(資料)社会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中位推計(2012)

第二是资本存量。随着老龄化的深入,储蓄将会减少,也就是投资减少,资本积累呈现停滞不前。第三是生产率。最基本的情况是发达国家的生产率的增长率保持1.2%,与发达国家21世纪初叶持平。

以上内容是基本前提,有关日本经济则假设了四种类型。

(1)“基本型1”:生产率增长率恢复到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1.2%(相当于GDP增长率0.8%)

(2)“基本型2”:失去的20年仍将继续,即生产率的增长率在2050年前,停滞在1991年到2010年的平均值0.5%(相当于GDP增长率0.3%)的水平

(3)“悲观型”:假设财政恶化会导致经济增长低迷,则GDP增长率预计比基本型1降低1个百分点(相当于生产率增长率1.5个百分点)(※1)

(4)“劳动参与率改善型”:假定妇女劳动参与率会提升到瑞典的水平(例:40-44岁妇女的劳动参与率由2020年的72.5%提高到2040年的90.5%)

 

在各种类型中日本经济的生产率增长率(括号内是换算成GDP增长率后的数值)
2011-20年 2021-30年 2031-40年 2041-50年
基本型1(生产率增长率是发达国家平均水平) 1.05%(0.7%) 1.15%(0.8%) 1.2%(0.8%) 1.2%(0.8%)
基本形2(“失去的20年仍然持续”) 0.5%(0.3%) 0.5%(0.3%) 0.5%(0.3%) 0.5%(0.3%)
悲观型(财政恶化导致增长率低迷) -0.45%
(-0.3%)
-0.35%
(-0.2%)
-0.3%
(-0.2%)
-0.3%
(-0.2%)
劳动参与率改善型 1.05%(0.7%) 1.15%(0.8%) 1.2%(0.8%) 1.2%(0.8%)

另外,本模拟预测中使用的汇率以2005年基准购买力平价(PPP)汇率为基础,并考虑了人均GDP增长和PPP汇率与市场汇率的关系进行升降浮动。例如,2005年中国的市场汇率和PPP汇率虽然有0.42倍的差距(人均GDP换算成市场汇率为1,731美元,换算成PPP为4,115美元),而实际情况中随着国家变得富裕,市场汇率和PPP汇率的差值呈缩小的趋势(在本模拟中,2050年为0.68倍)。

1974年进入日本大藏省(现财务省),曾就任主计局主计官、小泉首相秘书官、理财局长、官房长、主计局长,2009年就任财务事务次官,2010年退任后转任为日本财政省顾问。兼任读卖新闻集团总公司监事。

相关报道
系列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