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中国的全球股市下跌狂潮冲击日本
日元升值、安倍经济学的局限性、担心“爆买”不再
[2015.11.25]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从6月份开始中国股市暴跌,8月份人民币汇率下调。以此为发端,源自中国的经济忧虑情绪冲击全球。以8月下旬沪市再跌为导火索,引发了东京、伦敦、纽约等全球股市同时下跌。

随着中国经济状况的风向转变,投资资金的回避风险从股票扩展到了外汇和商品期货市场,导致日元对美元汇率一度蹿升至1美元兑116日元台阶。在日本国内,汽车、建筑机械等对华相关企业的股票自不必说,甚至由于担心支撑日本经济景气的中国游客“爆买”欲衰减,连百货店等零售业的股价也纷纷下跌,引起广泛关注。

“5万亿元”救市措施,效果仍是一时性的

从6月中旬到7月上旬的短短三周时间里,上证综合指数创下了从最高点(5178点,6月12日)异常暴跌35%的纪录,成为本次股市震荡的开端。同一时期,东京市场日经指数下跌638点成为19737点,创年初以来的最大跌幅。而纽约市场道琼斯综合指数则暴跌261点,创5个月以来的新低。

对此,中国政府先是让央行再次下调利率、扩大资金供应,然后又相继采取了由主权财富基金买入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放宽信用交易限制、大型证券公司自营股票盘不减持并择机增持等救市措施。据称救市资金“总额高达5万亿元人民币”(路透社)。

4月份,连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都发文对股市高涨表示欢迎,政府当时也认为这对国有企业改革有利而持鼓励态度。正因此如此,当股市暴跌时,占股市交易额80%的个人投资者便纷纷呼吁政府采取对策。股市暴跌成为政治问题,看来政府已经无法置之度外了。之后,上海和深圳两市大约900家公司自发申请停牌。7月下旬,在有限制的情况下,股价从谷底反弹了20%以上。

对于这一时期股市暴跌的局面,有人冷静看待,“自去年11月份下调利率以来,资金从不动产市场流入股市,导致股价出现异常上涨,这种上涨没有什么合理的理由”(濑口清之,佳能全球战略研究所研究主干)。市场也暂归平静了。但是,中国政府所采取的措施被认为与尊重市场的欧美做法不同,是一种“特殊的应对措施”。因此在国际社会的投资者之间埋下了不安的种子。

首次激进引导人民币贬值

8月11日至13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银行)下调人民币汇率,更加刺激了这种不安心理。人民币的基准价3天合计大幅调整了4.65%,8月13日甚至一度达到1美元兑6.4489元人民币。这与2011年7月份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趋势是逆向而行的。自2005年中国采取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以来,原本容忍并引导人民币升值的中国,第一次这么激进地引导人民币贬值。

中方声称,这次汇率下调是为回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要求人民币汇率须如实反映市场实际情况”所作的调整,但不可否认也有借此提振出口的一面,如此更引发了市场的担心——“中国的经济状况,难道已经糟糕到了需要靠人民币贬值来提振出口的地步了吗?”12日晚上更是雪上加霜,中国北部重要的中心城市天津发生了化学工厂爆炸事件,造成了100多人死亡。粗放的化学品管理方式、消防体制的现状以及受害的严重程度,事后逐渐曝光。这更加深了日企对中国经济和治安状况普遍不安的感觉。

到了8月下旬,上证综合指数连续4个营业日下跌,干脆利落地被击穿了3500点这一市场人士认定的中国政府防守底线。8月25日则时隔8个月后跌破3000点大关。年初以来上涨部分几乎又跌光了。随之在东京市场,日经指数连续下跌6个营业日,是安倍内阁上台以来持续下跌时间最长的一次,时隔半年再次回到18000点以下,甚至出现了“依赖股市上涨和日元贬值为推动力的‘安倍经济学’,其局限性已经显现了”(《朝日新闻》社论)的声音。接着,纽约道琼斯指数也下跌了1.3%至15666点,创造了一年半以来的收盘新低。“全球股市同步下跌”成为现实。

为此,中国政府23日之后迅速发布了一系列政策:1)养老金(总资产约70万亿日元)入市;2)自去年11月以来,第五次下调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3)提供1400亿元(约2.6万亿日元)的流动性。接下来,纽约市场对此表示好感,出现了时隔6年10个月的最高涨幅,次日东京市场也终于摆脱此前一系列的负面连锁反应。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