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北方领土争端的日俄关系之深层

铃木美胜 [作者简介]

[2012.02.29]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在俄罗斯“回归”普京体制被指毫无悬念的形势中,俄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访问日本,与玄叶光一郎外相举行了会谈。虽然在北方领土这一焦点问题上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但吹散了近两三年来笼罩着日俄关系的阴霾,在现任首相普京将重登总统宝座前夕,两国关系得以重新洗牌。当前,日本外交需要立足于中长期视野,寻求应对普京体制的战略。

拉夫罗夫外长的柔性外交

日俄关系自2009年7月自民党政权末期时开始恶化,到民主党政权前期的2010年的11月1日,因梅德韦杰夫总统访问国后岛,更使两国关系降至冰点。为此,两国利用在横滨举行APEC峰会的机会举行了日俄首脑会谈(同13日 ),避免了两国关系的进一步恶化,但在其后并未见有明显改善,两国间依旧处于关系紧张状态。

此次的日俄外长会谈的关键,在于“没有互揭疮痂”(外务省高官语)。两国外长一致认为, “尽管两国的立场有很大不同,但不搁置问题,在平稳的环境下依据两国间迄今签署的文件以及‘法与正义’的原则,为解决问题展开议论”,但双方都始终保持了克制,没有涉及更进一步的内容。被评为“生来就不怕打嘴仗的辩论家(美国前国务卿赖斯语)”拉夫罗夫外长,在日本的外交人士中一向以善于挑衅、傲慢不逊的言行而知名,这次在联合记者招待会上却有不同的表演。

首先他就两国达成一致的事项做了耐心说明,对于领土问题只在最后蜻蜓点水般地轻轻带过。“希望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作业中不要感情用事”、“努力回避挑衅性的言辞”等,做了一番柔性发言。

正因为“拉夫罗夫外长能长任外长一职达7年之久”(外务省人士),从他的外交举止言行中可以窥视出难以对付的一面。在记者会见快要结束时,急忙转身重新面向前方,再次拿过话筒:“还想再说明一点。在六方会谈的同时,还必须解决绑架问题。我们完全支持日本的立场。”

此举着实令在座的外务省高官惊讶不已:“拉夫罗夫如此言及绑架问题还是头一次。这也表明他想给日本国民留下好印象,一定是意识到普京而特意上演的插曲”。

对普京“第三届政权”的期待与不安

进一步推进北方领土的“俄罗斯化”、还有今年9月将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办APEC峰会,而今开始向“普京归来”、“恢复帝国的荣光”启动的俄罗斯,正试图转换梅德韦杰夫时代的对日政策。对俄罗斯来说,与庞大国家中国有着世上罕见的漫长边界,打“JAPAN”牌将是对付中国的有效手段。

基于俄罗斯这种战略意图,日本政府能制订何种战略呢?

考虑这个问题的有二个要点。

第一点,俄罗斯总统的任期由4年延长到6年。如果考虑到政权交接后有1年的整顿和准备时间以及最后1年的重选战略期或者说跛脚鸭(指任期届满的议员或总统)期,那么可用于处理难题的时间将由2年延长到4年。这一时间的变化,意义非同小可。为此可以认为,“俄罗斯政治家中最了解日本的普京再次当选总统,对日本来说无疑是机会”(外务省高官语)。反之,如果无法与普京的“第3届政权”成果地构筑信赖关系,不健全的日俄关系最坏将有可能持续12年之久。

第2点,是难以想象普京总统会重演第1届、第2届政权(2000-2008)时期那种无可比拟的强大统率力。“普京的强大,起因于直线上升的资源经济这一与国力的膨胀共同具有的权力。如今巅峰已过,所以不会有超过前期强大政权的普京新政权的出现”(外务省高官语)。

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在去年12月的俄罗斯下院议员选举中,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议席剧减,削弱了政权基础。虽然没有人预计普京会在3月份的总统选举中败北,但是存在着第一轮投票结果难定,需要进行决选投票的可能性。这次选举将成为衡量普京政权基础强弱的尺度。

玄叶外相与前原前外相

日本方面如何与俄罗斯对峙,决定其方式方法决非一件易事。

在已成为某种“施压集团”的言论界,鸣响着针对政府对俄政策的通奏低音,日俄间的“四岛一并归还论”、“二岛归还论”已通过传媒喧嚣甚久。考虑到这些因素,日本方面为解决领土问题该怎样找寻着陆点并展开“平静的对话”呢?是否该打出“2岛+α”谋求和解呢?这将牵涉到铃木宗男(原官房副长官)、佐藤优(原外务省主任分析官)等反外务省派的主张。另外,围绕这一问题的各种人际关系也很复杂,顶梁柱便是在松下政经塾同年级的玄叶外相和曾任外相的民主党政务调查会长前原诚司。已开始瞄准首相宝座的二人,围绕对俄关系,竞争意识日渐加强。拉夫罗夫外长之所以在日俄外长会谈之后,接着又分别会见了与普京总理个人关系良好的前首相森喜朗、前外相前原,也是考虑到普京回归后的对日关系。

普京“第3届政权”的诞生,对日本来说也许是机会,但对手是俄罗斯。极其慎重的应对必不可缺。因为,无论对过分煽动烤鳗鱼美味的乐观论者和好似受了莫大委屈的对苏强硬论者来说,它都将作为双方留下的产物,载入日俄领土问题的史册。

时事通讯社评论委员。《外交》前总编。早稻田大学政经系毕业后,进入时事通讯社政治部。历任华盛顿特派员、外务省、首相官邸、自民党各记者俱乐部组长,后来担任过政治部副部长、纽约总局局长、评论副委员长、编辑局总务、时事Janet总编。著书有《延续至今的“战败国外交”》(草思社)、《小泽一郎为何会被TV施暴》(文艺春秋)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