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日本战后70年
大众音乐的“战后”始于何时?

轮岛裕介 [作者简介]

[2015.11.26]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战后日本流行歌谣深受驻日盟军总司令(GHQ)主导的广播节目“歌唱比赛”以及驻军俱乐部的影响。不过,日本大众音乐并没有因为二战结束而脱胎换骨。本文将关注的焦点放在战后初期,来验证一段战后歌谣史。

俗语说,歌谣反映世态人情,世态人情影响歌谣。不过,世态人情很少能被歌谣所影响,而认为一首歌谣能够单纯地反映出当时的社会情况的这种想法,本身也值得商榷。虽说如此,战后日本的歌谣,的确与人们的集体记忆密切相连。本文将探究“歌谣”和“世态”在人们的记忆中是以何种方式相结合的,同时也回顾一下战后初期的大众音乐史。

战后第一首爆红歌曲《苹果之歌》创作于战时

并木路子,1921年出生于东京浅草,5岁前在台湾度过。1936年进入松竹少女歌剧学校。第二年,在浅草国际剧场初次登台演出。出演了众多舞台剧,战时曾参加慰问团赴菲律宾和上海演出。1945年,被选为松竹电影《微风》的女主角,演唱了插曲《苹果之歌》,大获成功。(图片:《并木路子~苹果之歌 森林水车~》日本哥伦比亚公司、2014)

要说象征了“战后”社会中明朗和自由氛围的歌谣,首先浮现于脑海的大概就是《苹果之歌》和《东京布吉乌吉(※1)》吧。这两首歌在战争刚结束的几年间,的确非常受欢迎。不过,它们同时也反映了战后社会与战前、战时的一脉相承,并且我们还不能忘记另一个重要的事实,那就是这类歌曲的流行,在文化层面上更多的是受到否定的。

《苹果之歌》是战后首支爆红的流行歌曲。日本战败后的1945年10月,电影《微风》首映,这首歌便是该片中的插曲。也就是说,这首歌是在战时创作的。在战争末期,对战争和炮火后苦难生活的感伤描述渐渐淡化,社会更希望通过明快的、富于娱乐性的表现方式来抚慰受伤的心灵。《微风》和《苹果之歌》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作出来的。

“电影主题曲在发行唱片后走红”这种“搭配销售”模式成为惯用做法是在1938年的电影《爱染桂下情》之后,其主题曲《旅途夜风》的作曲者万城目正,同时也是《苹果之歌》的作曲者。

战前爵士乐旗手创作的《东京布吉乌吉》

服部良一(1907~1993年)的作品有《东京布吉乌吉》、《银座康康女》、《青色山脉》等,他将当时最前卫的爵士乐等西洋音乐的韵律和节奏大胆引入日本流行歌曲,被看做是“日本流行音乐之父”(图片:《服部良一 最佳唱盘 我的音乐人生》日本哥伦比亚公司,2006年)

关于《东京布吉乌吉》,比较普遍的解读是,其作曲人服部良一在歌曲中引入“布吉(boogie)”这种外来节奏韵律,表现了日本战后对“美国”的憧憬。另外,在影片中边演唱这首歌曲边跳舞的笠置静子的形象,经常让人们与那些被称为“PANPAN(主要以二战后驻日美军为服务对象的街头妓女——译注)”的女性们的夸张大胆的动作联系在一起。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首歌也很容易被当做是“战后”的象征。不过,在这里想强调的是,笠置和服部都是战前日本爵士乐文化的主要旗手。

在日本和美国开战之前,这两人搭档的松竹乐剧团,可以说是达到了战前日本爵士乐的顶峰。服部首次使用“布吉”这种形式的韵律,并不是在战后,而是在战时。他曾作为陆军文官在中国大陆进行音乐活动,从事对敌宣传工作。1945年6月,他在上海举行独奏会,首次演奏了交响爵士乐曲《夜来香幻想曲》,其中的一部分便采用了这种新的节奏韵律。

笠置静子(1914~1985年)是战后初期的代表性艺人。出生于香川县。13岁进入大阪松竹乐剧部(大阪少女歌剧团的前身),以强劲有力的舞台风格而受瞩目。1947年以后,作品《东京布吉乌吉》、《购物布吉》、《丛林布吉》相继走红,被称为“布吉女王”。(图片:《100周年诞辰纪念 布吉乌吉传奇 笠置静子的世界》日本哥伦比亚公司,2014年)

顺便说一下,进入20世纪60年代,服部的歌曲在日本不再流行之后,他在香港打开了生路,对香港娱乐界的发展产生了莫大的影响。这件事告诉我们,应该在贯穿于整个战前、战时、战后的东亚大众文化的脉络中来理解服部的音乐活动(乃至日本的整个大众音乐文化)。

(※1)^ 布吉乌吉,即boogie-woogie,是一种快速的布鲁斯钢琴音乐风格,对爵士钢琴有很大影响——译注。

大阪大学研究生院文学研究系副教授(音乐学)。1974年生于金泽市。专攻大众音乐研究、近现代大众文化史、非洲巴西(Afro-Brazil)音乐。东京大学研究生院人文社会系研究科(美学艺术学)博士课程结业(文学)。曾担任日本学术振兴会特别研究员,国立音乐大学等兼职讲师等职。著作有《被创造出来的“日本之心”神话——以演歌为中心的战后大众音乐史》(光文社新书、2010年)获得第33届三得利文艺奖(艺术、文学单元)。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从“军都”到和平的象征——作为“外交工具”的广岛曾是一个“军都”的广岛,经过战后重建成为一个“和平纪念都市”。在日本的历史认识受到考问的今天,作为遭受过原子弹轰炸的城市,广岛的象征意义已变得越来越重要。本文将以冷战后的全新逻辑思路,针对作为日本和平主义象征的广岛重新展开思考。
  • “战后”何时结束?——探索未来的年轻人们日本的年轻人对生活在富裕而“和平”的社会感到幸福满足。但上世纪90年代以后试图延续“战后”经济的政策所产生的不良后果,必定会侵蚀年轻人的未来。 
  • 邦交正常化后50年——作为“扁平化”世界缩影的日韩关系迎来战后70年的2015年也是日韩基本条约签署50周年。笔者将尝试在国际关系的结构性变化中重新理解因历史认识等问题陷入功能失调状态的日韩关系,探索一条开辟新局面的道路。
  • 追赶“富国”的七十年战后的日本经济,大体可分为战后复兴、高速增长的50年以及其后的20年。笔者在文中指出“经济飞速增长的源泉,在20世纪90年代已经枯竭”,并提出欲转变增长模式,必须重新审视现行制度。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