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日本战后70年
从“军都”到和平的象征——作为“外交工具”的广岛

篠田英朗 [作者简介]

[2015.12.1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曾是一个“军都”的广岛,经过战后重建成为一个“和平纪念都市”。在日本的历史认识受到考问的今天,作为遭受过原子弹轰炸的城市,广岛的象征意义已变得越来越重要。本文将以冷战后的全新逻辑思路,针对作为日本和平主义象征的广岛重新展开思考。

对于安倍首相而言的“鬼门”

广岛总会在每年8月6日迎来某种意义的盛况。今年恰逢战后70年,或许这种氛围更加明显。在安保法制与和平主义的关系受到考问的背景下,或者说国内与国际上的“历史认识”内幕受到考问的背景下,广岛所带有的象征意义正变得愈发重要。

今年约有55000人参加了和平纪念仪式,100个国家的驻日大使列席了仪式。除了驻日大使卡罗琳・肯尼迪外,美国还派了副国务卿罗斯・高特莫勒出席活动,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除了英、法、俄三国外,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也派出了代表,有核国家中,只有中国没有派大使出席。近年来,阿富汗和卢旺达等刚刚结束战乱的国家的驻日大使也屡屡访问广岛,他们将此作为发表声明的一种言论机会。

对于安倍晋三首相而言,广岛正逐渐成为鬼门(避讳之地——译注)。为了避免出现因2014年纪念仪式致辞酷似上一年致辞而“被抨击复制粘贴”的状况,安倍首相采用了全新的致辞内容。于是,今年便遭到了批评——“这次没有提及首相每年都会提到的无核三原则,是何意图?”。在与原子弹爆炸受害者会面时,又被要求撤销安保法案,只能被动防守。但即便如此,对于高举爱国主义旗帜的安倍首相而言,8月6日访问广岛是无法逃避的。

到和平纪念资料馆修学旅行的学生人数锐减

广岛市内所有酒店8月5日晚上的客房都会提前几个月被预订一空。8月6日全天,各种团体会在市内各处举办各种活动。除了传统的原子弹爆炸证言集会外,还有政治集会和文化发布会等。而市民和访客最容易融入的是8月6日傍晚放流灯笼的惯例活动。

这一天最打眼的是外国访客。有人会像和平运动家一样打出标语牌,也有穿着短裤悠闲观光的团体。广岛市、广岛县的政府方面,除了组织和平纪念仪式外,也没有忘记向访客大力宣传宫岛等观光资源。

晚上8点,NHK国际广播在原子弹爆炸圆顶屋和灯笼放流会场之间的场地拍摄节目,我担任了评论员,由于是英语节目,所以日本人都没有停步。但路过的外国人都驻足倾听了节目内容。

提到广岛,在日本人的印象中,可能首先浮现出来的就是前往当地倾听原子弹轰炸受害者证言的修学旅行学生团体。但前往广岛开展修学旅行的人数正在持续锐减。拿广岛和平纪念资料馆参观人数的数据来说,上世纪80年代,修学旅行参观者几乎一直保持在50万人的水平,占到了总人数的近四分之一,但2014年度减少到了约30万人,仅占总人数的23%。过去10年左右的时间里下滑程度非常显著。

东京外国语大学综合国际学研究院教授。生于1968年。专攻国际关系论。1993年早稻田大学研究生院政治学研究科硕士课程结业。1998年获得伦敦大学(LSE)国际关系学博士学位。曾任广岛大学和平科学研究中心准教授等职,2013年4月起任现职。著书有《构建和平与法治》(创文社,2003年,获大佛次郎论坛奖)、《“国家主权”思想》(劲草书房,2012年,获三得利学艺奖)等。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大众音乐的“战后”始于何时?战后日本流行歌谣深受驻日盟军总司令(GHQ)主导的广播节目“歌唱比赛”以及驻军俱乐部的影响。不过,日本大众音乐并没有因为二战结束而脱胎换骨。本文将关注的焦点放在战后初期,来验证一段战后歌谣史。
  • “战后”何时结束?——探索未来的年轻人们日本的年轻人对生活在富裕而“和平”的社会感到幸福满足。但上世纪90年代以后试图延续“战后”经济的政策所产生的不良后果,必定会侵蚀年轻人的未来。 
  • 邦交正常化后50年——作为“扁平化”世界缩影的日韩关系迎来战后70年的2015年也是日韩基本条约签署50周年。笔者将尝试在国际关系的结构性变化中重新理解因历史认识等问题陷入功能失调状态的日韩关系,探索一条开辟新局面的道路。
  • 追赶“富国”的七十年战后的日本经济,大体可分为战后复兴、高速增长的50年以及其后的20年。笔者在文中指出“经济飞速增长的源泉,在20世纪90年代已经枯竭”,并提出欲转变增长模式,必须重新审视现行制度。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