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思考冲绳
“冲绳的自我认同”与冲绳人的自决权

岛袋纯 [作者简介]

[2015.11.13]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安倍政权强行推进冲绳边野古美军基地建设计划,而冲绳人为抗衡而提出的“冲绳身份认同”到底是什么?笔者将立足于冲绳人的历史认识、冲绳遭受的“结构性歧视”,分析冲绳追求社会连带的动向。

“自我认同重于意识形态”:保守派与革新派携手团结

在2014年县知事选举中,翁长雄志发出了“自我认同更重于意识形态”的呼吁,以此为契机,冲绳的“自我认同”开始经常被人们提起。这里的意图在于团结起从保守派到共产党的冲绳所有政治力量,以共同抗衡反对将美军普天间基地(宜野湾市)迁至名护市边野古的计划。

此前,曾有人主张“冲绳的事情由冲绳自己决定”,并且在多次国政选举(指众议院和参议院选举——译注)中,候选人也表达了同样的主张。话虽如此,包括保守派到共产党在内的所有党派都在广泛寻求自己的选民团和政治基础,并未将冲绳身份认同用作凝聚力量的核心。

从1972年5月冲绳回归前后开始,冲绳县也和本土一样出现了保守派与革新派的对决,自民党以自民党冲绳县联合会,社会党以社会党冲绳县本部的形式实现了系列化,这就是各自的政治基础。尤其是以劳资关系为中心的对立与赞成或反对基地的对立相叠加,使得冲绳也一直处在保守与革新的政治对立之中。然而,在边野古搬迁问题上,2010年保守派与革新派决定团结起来一致反对;但后来遭遇自民党总部的离间瓦解,自民党冲绳县联合会的大多数成员都退了出来。而冲绳身份认同的旗帜打出之后,它就成为了团结剩余保守派和旧革新派的“主心骨”,可以说这是边野古问题的一大特点。

曾受到国际习惯法承认的主权国家冲绳

他们追求的冲绳身份认同,与“Uchinanchu”(冲绳方言,冲绳人的自称)对冲绳的土地、海域、资源拥有“自我决定权”这一主张已经合而为一。这就成为他们反对基地搬迁至边野古的重要根据。

自决权是一种具有主权性质的权限,远比地方自治权强大。如果冲绳可以拥有这种强大权限的论据得以成立,那么日本政府和美国政府就不能自行决定冲绳的基地问题,必须尊重冲绳人的意志。只要日本政府的决策提案没有尊重冲绳的自决权,那就不能得到认可。

这种主张是基于琉球 冲绳的历史。第一,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事实,是日本凭借武力威慑强行吞并了琉球王国;第二,是日本接受了波茨坦公告以及战后被美军统治的历史。首先是1879年的“吞并琉球”,也就是说日本凭借武力吞并琉球之前,琉球是一个接受中国册封的独立王国。它不是中国的内藩(由朝廷直接辖治的诸侯国——译注),而是一个独立的外国,中国完全承认冲绳的政治独立性,在形式上将之作为藩属国,这是册封体制的原型。

日本在足利义满掌权时期也以日本国王受到中国的册封,而琉球王国接受册封的历史则延续了500年。维持这种册封体制也使萨摩藩(位于九州西南部,今天的鹿儿岛县和宫崎县的一部分——译注)从中受益,因此在1609年萨摩入侵琉球之后,大原则也是基本不干涉琉球内政。在此背景下,琉球于1854年同美国签订了琉美亲善条约。换言之,在当时的国际习惯法中,琉球一直被视作一个主权国家。

但这样的琉球,由日本陆军在包围首里城后实施了强行吞并。后来,出现了琉球救国运动(或称复国运动)、琉球统治者寻求清政府支援、向各国大使馆寻求支持等各种抵抗行动。明治政府彻底镇压了这些行动,那些权贵们要么逃亡中国,要么迁居夏威夷,抵抗到最后的琉球王国原有的统治阶层瓦解,冲绳不得不接受日本的同化。

对一个已被承认为“主权国家”的琉球实行强行吞并,这在国际法上也是无法正当化的,与此同时,琉球・冲绳人也从未自愿将自决权交给过日本,这就是冲绳人现今提出的相关主张的基础。后文将提到的成立“琉球民族独立学会”的依据也在于此。

琉球大学教授。1961年生于那霸市。专攻地方自治论、行政学。早稻田大学研究生院政治学研究科博士课程结业,政治学博士。1993年4月起担任琉球大学教育系政治学副教授,2007年4月起任教授。2002年与地方政府职员和市民一同成立冲绳自治研究会。著书有《考问“冲绳振兴体制”》(法律文化社,2013年)等。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冲绳问题与东亚的安全保障普天间基地搬迁问题正在不断复杂化。除了分析现状之外,笔者还将从俯瞰东亚安保环境的视角展望冲绳的长远未来。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