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灾区重建:东日本大地震后五年
“重建安居住宅”——三陆沿海地区搬迁用地改造进程受阻
再访地震灾区仙台和女川

菊地正宪 [作者简介]

[2016.07.14]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震灾已过去5年,受灾地区至今仍有约6万人生活在狭窄的临时板房内。大城市的重建工作进展得比较顺利,而农渔村却参差不一。本文主要介绍了宫城县仙台市和女川町的住宅情况。

开通地铁,建设新城

仙台市营地铁东西线于2015年12月刚刚开通。今年2月,在地铁东端终点荒井站的新车站内,旨在传布东日本大地震受灾和重建情况的信息发送站“纪念交流馆”竣工。地铁是在震灾发生前的2006年动工修建的,纪念馆是临时决定增设的设施,这里展出着受灾时的照片和年表面板。虽然是在工作日的白天,这里却挤满了当地居民和市内外来客。

仙台市营地铁东西线的荒井站,从构思开始历时20年之久,直到去年12月才开通。目前正计划在其周边兴建再开发项目。

在隆冬的蓝天下,从车站驱车向东行驶约4公里,就到了太平洋沿岸地区的仙台市若林区荒滨,这里曾经遭受海啸引发的巨大灾难。曾经一望无际的田野,如今除了淹没到二层的荒滨小学的废墟外,放眼望去,满目荒凉。可以看到远处的卡车往来穿梭为重建工程运送砂土。仙台市内共有900多人死亡或下落不明,其中大多数是与若林区相邻的宫城野区沿海的居民。现在,这两个区的沿海地区被指定为仙台市的灾害危险地带,住民都被集体转移到安全的内陆居民区,其中最主要的转移地点便是荒井站周边地区。

从荒井站步行约10分钟,就到了荒滨地区居民栖身的临时板房。绝大多数入住者已搬到临近的灾害公营住宅(重建住宅),或已在市政府提供的宅地上自己盖起了独门独院,广阔的停车场空空如也。人口超过100万人的大城市仙台,由于重建预算规模庞大,原有基础设施也很完善,因此重建工作比其他受灾地区进展迅速。市政府负责人称,与住宅相关的重建计划设定的期限为5年,目前基本上正在按计划推进。

“终于从狭窄阴暗的避难所和临时住宅搬到了自己的新家,心情可以平静下来了”,73岁的大学公子女士说,脸上流露出终于放下心来的表情。震灾发生后,她在荒井站附近的避难所和临时住宅生活了4年半之久,2015年11月搬进了附近独门独院的市营重建住宅中。位于荒滨深沼沿岸的家被海啸冲毁,她卖掉土地总算还清了房贷。现在每月的房租约为3万日元,靠退休金和丈夫在东京打工赚钱维持生活。

她表示:“生活非常艰苦。不过,我有很多朋友,还喜欢烹调料理和弹大正琴,今后会积极生活下去的。”

从临时住宅步行约10分钟,矗立着两栋高大的复合式重建公寓,这就是“荒井东市营住宅”,总共约300户家庭入住其中。町内会长、72岁的大桥公雄先生在海啸中失去了居住30年之久的位于荒滨的家园。在辗转流离于各个避难所之后,他在区内的临时住宅生活了约3年,又于2年前搬到这里。

在东日本大地震中受灾的仙台市若林区荒滨的多数居民居住的灾害公营住宅“荒井东公营住宅”

仙台站、荒井站之Google地图

新闻工作者。1965年生于北海道。曾任《北海道新闻》记者,后成为自由撰稿人。主要为《AERA》《中央公论》《新潮45》《PRESIDENT》等杂志撰写人物报道、社会类通讯报道等文章。著书有《速记员们的国会秘录》(新潮新书,2010年)等。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福岛的博物馆如何讲述核电站事故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是将被铭刻在日本史上的一次重大事故。针对将事故作为史实加以讲述的方式,政府和民间团体之间存在巨大的意见分歧。笔者将向大家介绍围绕博物馆的展览策划所形成的“无声的对立”。
  • 驾驭日英两种语言,担当石卷灾区的“讲述人”死亡和失踪人员超过3500人,完全损毁的建筑物超过两万间……。在各个市町村中受灾最严重的宫城县石卷市,有一位立足于当地居民立场参与恢复重建工作长达五年时间的英国人。他就是原石卷专修大学教师理查德・哈勃修塔特(50岁)。2015年3月,他就任了向市内外民众讲述石卷受灾和重建情况的“市重建信息交流馆中央馆”馆长。作为日英双语的“讲述人”,不断宣传着“灾区的当下”。
  • 废堆或将需100年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堪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这场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核灾难,现已过去了五年。一直在进行废堆作业的核电站厂区内,遍布着储存核污水的巨型水槽,每天约有7000名工人在现场工作。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