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特朗普统治下的美国”与日本
特朗普政权下的美中关系走向与日本的对华战略

川岛真 [作者简介]

[2017.03.03]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本文将重温美国奥巴马政权下的美中关系,着眼于宣称“美国至上主义”的下一届特朗普政权,分析思考日本今后的对华政策。

“接触”与“防范”——奥巴马政权的对华政策

在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即将上台之际,其政府下的美中关系和日本的地位问题引发了广泛讨论。而此时我认为有必要回顾一下巴拉克・奥巴马政权的对华政策。

奥巴马政权成立于2009年1月,其对华政策内容中始终贯穿着这样一种态度:基本上采取“接触(engage)”和“防范(hedge)”相结合的手段,以促使中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但是这个政策很难讲是取得了预期的成果。在此我们也有必要检验一下中方是否理解了什么是接触、什么是防范,是否是与美国具有相同的理解。此外,如果我们以时序来观察整个奥巴马政权时代,就可以看出其前期和后期的对华政策有所不同,存在几个转折点。

胡锦涛政权警惕重视中国的“G2论”

奥巴马政权成立之初,展示出重视中国的态度。一个背景原因在于2008年雷曼危机导致美国经济面临诸多课题,美国期待中国能够分担支撑全球经济的重任。再加上当时资源价格高涨,所以新兴国家的作用开始受到了国际社会的重视。

2009年11月,奥巴马总统访问了中国,人们猜议他或许会提出“G2论”。那个时候大家都认为,正如“中美共同体(Chimerica)”一词所代表的那样,或许会形成一个基于美中两个大国的全球级别的协作体制。可是,当时的胡锦涛・温家宝政权莫如说对美国的这种态度倾向保持着警惕。

这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担心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恐怕会被要求承担更多的负担,二是胡锦涛政权尽管在对外政策方面逐渐采取了一些强硬政策,但依然没有完全放弃“韬光养晦政策”(重视经济,以协作外交为基本方针的政策)。当时的双方会谈中实际谈了什么内容我们不得而知。不过,确凿无疑的是,温家宝总理明确表示过中国不会接受G2论。

nippon.com编辑策划委员会委员长。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专攻亚洲政治外交史、中国外交史。1968年生于东京都。1992年毕业于东京外国语大学外语系中文专业。1997年修满东京大学研究生院人文社会系研究科博士课程学分后退学,获博士(文学)学位。经任北海道大学法学系副教授后,担任现职。著作有《中国近代外交的形成》(名古屋大学出版会,2004年)、《21世纪的“中华” 习近平中国与东亚》(中央公论新社,2016年)等。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特朗普时代的贸易体制何去何从?提倡实施保护主义式经济政策的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全球贸易体制将发生怎样的变化?在TPP生效无望之下,日本接下来可以采取什么行动?精通亚太地区经济合作协定的专家将为我们做出阐释。
  • 从“1917年”思考特朗普时代的国际秩序:重建自由主义秩序美国特朗普政权上台与英国脱欧给国际秩序造成的影响具有怎样的本质意义?本文将通过100年前的国际秩序变化加以分析研究。
  • 日本应该提出自己的观点和构想如今,国际社会正面临中国加强军备、英国脱欧和美国特朗普新政权诞生等诸多课题。此次我们采访了曾任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国家情报总监,深谙亚洲安保形势的丹尼斯・布莱尔先生,听取了他关于日本今后应该如何发挥的作用等问题的看法。
  • 特立独行的特朗普,在东亚局势前碰了壁美国总统特朗普试图藉日美首脑会谈之机,回归历届政府的东亚政策、安保政策和外交政策。他姑且放弃了“安保和贸易的捆绑”,向日本承诺日美安保条约适用于尖阁诸岛(钓鱼岛);对中国则表示坚持“一个中国”政策。请看本文作者、长期活跃在日美安保问题采访一线的外交媒体人,以独自的视角对此次首脑会谈核心内容所做的分析。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