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劳动方式改革”,能否在日本成功推进?
“在家办公”改变了女职员的工作和生活:nippon.com日本网的小小挑战

益田美树 [作者简介]

[2017.08.2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在家办公方式正在日本逐渐推广开来,nippon.com日本网也于今年4月正式采用,受到处在育儿期的女职工的欢迎。她们表示,“生活和工作都因此改善”。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听听她们的感受。

7月的一个早晨,高木恭子女士坐在自家餐桌旁,正用从公司借来的笔记本电脑工作;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刚放暑假,在连体客厅里玩耍。她感慨地说 :“学校放假也不必将孩子交人看管,真是帮大忙了。”。

高木2013年进公司,现在已是第五个年头。作为英文部的一员,她负责日本网上日语文章的英文翻译工作。具体来说,就是首先向翻译人员分发稿件;在接到翻译好的英文译稿后,进行译文校对,检查是否有漏译、误译等;出稿并见诸网络后,工作才算完成。一般要同时处理10篇左右的稿件。

发挥在家工作的优势

熟练掌握这些业务的高木每周在家工作两天。在家工作,既可以将用于上下班路上的时间完全投入到工作之中,还减少了体力消耗。她说,这样可以一直工作到与孩子一起吃晚饭的时间。

在家工作时的时间安排通常是这样的。

送走孩子,上午7点半左右开始工作。中午前后休息约一个半小时,并为晚饭做好准备;接着继续开始工作,下午四点左右孩子回家的时候,她要抽出30分钟的时间,然后再工作到晚上7点左右。

高木介绍说:“没有接电话之类的杂事是在家工作的一大特点。所以,我将需要集中精力处理的工作都放在这个时候做。”而在去单位上班的时候,高木则优先去做那些适于在公司处理的工作。比如直接向翻译确认自己核稿时注意到的问题,与同事一起挑选用于文章中的照片等。虽然这些工作也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或skype、电话等来完成,但毕竟不如面对面的交流更高效。另外,上司和同事们也很配合,相关会议都被安排在她上班的日子里召开。

在家办公,基础装备也是提高绩效的重要因素

就这样,高木女士实现了有张有弛的工作方式。让这种方式成为可能的,是公司出借的笔记本电脑与无线路由器;另外,可以远程连接公司服务器的系统以及在线记录上下班时间的打卡机等完善的环境也不可或缺。高木说,最大救星是可以连接公司服务器。这让自己何时何地都能像身在公司一样,有一个方便舒适的工作环境。

公司高管,积极推进在家工作方式

现在包括高木在内,共有3名女职工利用在家办公的方式。nippon.com日本网之所以推行这个制度,与一位高管的个人经历有关。

这位高管就是去年4月就任nippon.com日本网常务理事的谷定文先生(62岁)。他有一个30多岁的女儿在新加坡,一边养育4岁的孩子,一边工作。每次去女儿家,都看到她因为兼顾育儿与工作而非常辛苦的样子,所以一直在考虑能否做些什么,以减轻正在育儿的这代人的负担。

谷先生上任之初,就和全部约30名职工进行了单独面谈,目的便是了解他们各自的工作内容,以及在坚持工作过程中是否抱有什么困难等。由于后者属于个人隐私的话题,所以事先告诉员工如果不想说可以不说,但大家还是向他倾诉了不少个人和家庭的情况。

通过这次面谈,谷先生了解到有的员工为育儿工作两不误而苦恼。例如,有的职工为了负责任地完成工作,即使孩子生病也不请假,而是请保姆照看。由于孩子恢复健康需要好几天,为此要花费一个月工资的大半。

从能做的开始,立即行动

不难察觉,这个问题对员工的工作积极性产生不小的影响。谷先生意识到,如果能够实行在家办公,这个问题便会迎刃而解,于是立即向各部门部长提出倡议。因为如果采用这一方式,监督管理在家办公的部下将成为部长们的一项新工作。所幸该计划提出后,得到了全体人员的一致理解和赞成。其中一位部长一直都是和伴侣在分担家务,可见兼顾工作与家庭的问题不只限于女职员。

与外籍雇员一起参加公司会议的高木女士(中)

“既然如此”,谷先生决定针对这些犯难的员工尽早实行改善措施。他决定首先由两位女职工的所属部门具体斟酌应对,手续繁复的公司规定修改以及内容的调查核实则随后跟进,针对家有学龄前孩子的员工的工作方式改革——在家办公,因此得以实现。这个制度暂定于5月开始,这是面谈后第二个月的事情。

半年之后的12月,在家办公实现制度化。由于高木的儿子即将上小学,许可在家办公的条件也从家有学龄前儿童扩大为家有小学生。

送给孩子的一份礼物——与妈妈在一起的时间

高木说,“要是没有这项制度,也许我就无法继续工作下去了”。她说,孩子在保育园的时候还总有办法,但上小学后下午放学比较早,那时自己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一直很苦恼。

令高木忧虑的不仅仅是如何确保工作时间,还有与孩子相处的问题。晚上7点去保育园接孩子的时候,他的小朋友们都早已回家了,只剩儿子一人孤零零地等着妈妈。面对呜咽哭泣的儿子,高木觉得是“因为我外出工作,害得家人难现欢颜”,因此一直非常自责,她甚至想过放弃现在发挥自己专长的工作,在家附近找一份零工。

高木(左)表示,现在与儿子相处的时间多了

儿子上小学了,现在高木利用在家办公制度,以及学童保育服务和家政服务,实现了育儿与工作两者兼顾。最难得的是与孩子共处的时间增加了。在家办公的时候,由于自己是在工作,不会与孩子一起玩耍,但可以给孩子创造“回家后有妈妈在”的环境;晚上7点,也能立即围坐饭桌共享晚餐。

“公司告诉我们,制度就是要好好利用的。我觉得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不禁涌现出‘要给予回报,不辜负公司期待’的心情”。在家办公确实也有不利于工作的一面,比如有些面对面一两句话就可以立即解决的问题,不得不拖到第二天之后等等。不过,高木非常注意工作的优先顺序和计划管理,尽可能不给同事们添麻烦。

工作与孩子,两难境地

女儿还在上幼儿园小班的犬伏洋子女士,也在利用在家办公这种方式。她隶属多语种部,负责俄语的翻译校对及进度管理等,每周约有一半时间在家工作。

犬伏将在家办公节省出来的上下班交通时间都用在了家人身上。生完孩子,她一度曾经上全班,一大早将女儿送到保育园,晚上能与孩子待在一起的时间也只有一两个小时。尽管觉得与孩子亲密相处是很重要的,但实际又做不到,心里很是困惑。正因如此,在家办公让她感到获益良多。

带着女儿上班的犬伏(中)

早晨女儿起床前的短暂时间和女儿去幼儿园的时间——在家办公的日子里,犬伏主要利用这两段时间工作,其他时间则都用在家人身上。夕阳西下时,带孩子去附近的商店街购物、在公园玩耍、做家庭园艺、走访附近的娘家、悠然自得地泡澡……。能与女儿共度这些时光,用她的话来说,“就像生活在梦中一样”。

此外,因为公司领导对灵活工作方式的赞同和理解,她还3次带女儿来单位上班。3月某天的初次尝试,是因为女儿坚决要求“跟妈妈一起上班”,所以不得已地带她来了。在办公室的两个小时中,孩子一直安静地在她身边看书。那天在回家的电车上,犬伏为孩子的表情而惊异。“从来没见过她这样活泼,一副满是成就感的面容”。

犬伏因为担心女儿会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吵闹,以至于无法集中精力工作。而同时她发现,对孩子来说,去大人工作的地方,原来是如此重大的一件事情。

从公司来看,也是好事

犬伏强烈感受到了公司对当妈妈的自己的支持帮助。她说:“我希望提高绩效,想方设法最有效地利用好时间,并在工作上做出成绩来回报公司”。

正式采用在家办公方式已时过数月,推进这项制度的谷先生感到很有成效,因为有关员工都对这个制度深表满意。目前面向育儿妈妈的在家工作制度落实后,还计划将适用范围扩展到需要护理家人的员工中去,并推进构建发生灾害时能够应对远程办公的体制。谷先生表示,“这对公司来说也是非常有益的”,今后将继续完善适宜不同情况、有利于每个员工生活与工作的职场环境。

摄影:大谷清英、土师野幸德(nippon.com编辑部)

记者、撰稿人。毕业于英国卡迪夫大学研究生院(新闻学研究专业)。曾经担任《读卖新闻》社会部记者等,现为自由撰稿人,主要为网络媒体撰稿。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实现同工同酬,劳资双方的 “觉悟”面临考验日本政府3月发布了旨在改革劳动方式的改革行动计划,除了遏制长时间劳动,另一个重点是通过实现同工同酬,来改善非正式员工的待遇。针对此次行动方针,笔者认为“如果动真格去解决这个问题,那将有助于推动正式员工薪酬体系乃至日本雇佣体系的转变”,但“也应该认识到改革成功的门槛很高”。
  • 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当务之急是形成适应少子老龄化现状的“劳动方式”经济高速增长时期的“成功经验”,使得以男性正式员工为中心的企业文化和长时间劳动得以在日本存续至今。但即便是为了应对少子老龄化问题,也需要形成一个能够兼顾育儿、护理的工作制度和体系。
  • 执行计划是劳动方式改革的出发点:讨论具体化措施,建构框架体系在安倍政权的劳动方式改革中,政府和劳资三方在纠正长时间劳动问题上达成一致,并决定修订法律以期起到抑制作用。笔者对达成一致给予肯定评价,同时也指出,如果不进一步讨论制定具体化措施,并建构框架体系,执行的难度会很大。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