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在艺术中复兴
访“爱知三年展2013”的英国策展人路易斯•毕格斯
[2013.07.29]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2013年8-10月,名古屋和冈崎市将联合举办现代艺术展“爱知三年展2013”。我们就艺术在激发城市活力,改善人们生活上的作用,采访了展会的策展人之一路易斯•毕格斯。

路易斯•毕格斯

路易斯•毕格斯Lewis BIGGS英国自由策展人,作家和文化顾问。2014年福克斯顿三年展的策展人。2013爱知三年展联合策展人。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外籍顾问、香港奥沙艺术基金顾问。1990年至2000年任利物浦泰特美术馆馆长,2000年至2011年任利物浦双年展总监。

一位用艺术复苏了衰退的英国城市的策展人说道:

“艺术是必需品,这个想法非常美妙。因为艺术不是奢侈品。”

这个人,就是路易斯•毕格斯,“第二届爱知三年展”(2013年8月10日-10月27日,爱知县名古屋市和冈崎市共同举办)的4位策展人之一。

毕格斯是一位英国策展人,担任了2000年至2011年的利物浦双年展艺术总监。在作为嘉宾参加第一届爱知三年展(2010年)时,三年展的艺术总监五十岚太郎向他发出了加入第二届爱知三年展的策展团队的邀请。

让我们看看毕格斯是运用怎样的手法,将利物浦打造成世界屈指可数的现代艺术城市的。

艺术作品走出美术馆

上世纪80年代的英国,伴随着传统的制造业的衰退,许多城市面临种种难题,在经济重建中苦苦挣扎。在这种背景下,作为城市重建的途径,艺术和文化被视为了一种重要的元素。位于英格兰西北部的港口城市利物浦,如今无愧是艺术和文化为城市倾注活力的一大成功典范。国立利物浦泰特美术馆在此间发挥了核心作用,曾任馆长的毕格斯,从利物浦双年展创设开始一直担任了长达10余年的艺术总监。

“当初最伤脑筋的是如何让利物浦市民接触到艺术。不久我就意识到,问题出在美术馆这个封闭的“盒子”上。对很多人来说,艺术史、艺术本身都与日常生活没有特别的关联。虽然艺术在有些人的生活中不可或缺,而且乐意去美术馆,但这只是极少数。于是我想到,让艺术走出美术馆这个“盒子”,或许是最好的方法。在我辞职离开利物浦泰特美术馆前,尝试了将艺术作品请出美术馆,在街头展示。”

在街头展示作品,是利物浦双年展的一大特色。该双年展作为英国首屈一指的艺术节活动而扎根利物浦,并成为了利物浦入选2008年欧州文化之都的决定性因素。

Bow-Wow工作室设计的“Rockscape”(照片提供:利物浦双年展)

 

改变利物浦经济的装置艺术

2008年的双年展,冢本由晴与贝岛桃代二人的建筑设计工作室Bow-Wow制作了“Rockscape”,毕格斯回忆道:

“2人找到了一块闲置多年的空地,那是战时的轰炸遗迹,位于城市的2条中心线交错处的重要地段,他们把这里变成了一个露天剧场。说是露天剧场,其实并没有舞台,“观众”只是坐在这里,眺望大街而已。”

“不过遗憾的是,后来利物浦的城市规划负责人未能借鉴这个经验,那个地方再次作为轰炸的遗址而弃置了。但是,我不认为这是失败,可以认为它的未来蕴藏着很大的潜力!”

毕格斯列举了给利物浦带来巨大影响的另一件作品,即安东尼 葛姆雷的“另一个地方(Another Place)”。

安东尼 葛姆雷的“另一个地方(Another Place)”(照片提供:利物浦双年展)

“这件作品,由100个真人大小的铁人雕像组成,它们伫立在克罗斯比海滩长达1公里半的海岸线上。这张照片被反复使用在各种场合,为英格兰西北部的招商和观光发挥了重要作用。有推测称,当地经济因装置艺术而翻了一翻。”

“罗斯比海滩是远赴美国的移民看到的英格兰最后的一片风景。数百万的人们就是从利物浦启程前往新世界的。作品位于默西河河口,可以说它是所有远离故土的人们的纪念碑。看到这些雕像,在怀旧的同时你能感到希望,充满对更加美好的未来的憧憬。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每个人都在寻找着‘另一个地方’。从作品中感到的就是这种无尽的希望的力量。”

在爱知三年展上的实践

爱知三年展也采用了让艺术走进公共空间的手法。这种方法的优点之一在于它能激发公众的好奇心,重要的是,可以让那些未必对艺术感兴趣的过路人也来随意观赏作品。

但是,在城市中要找到一个可以展览作品的空间并非易事。我们把目标放在了废置的建筑物上。爱知三年展在计划拆迁的保龄球场展示了许多装置艺术品。艺术家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利用空间,自由地去作自己喜欢的事。

“在废弃的建筑物中‘探险’也令人兴奋。许多人来参观利物浦双年展,是因为他们想看那些没有机会看到的建筑物内部情形,这是只有在城市才能体验的。也就是说能够同时看到公和私的两面。我们大家都非常喜欢参观别人的房子,不是吗?”

拥有世界最美的视觉文化的国家

这张照片是毕格斯用手机拍摄的,用来举例说明他所说的“世界最美的视觉文化”

1986年为举办特纳绘画展毕格斯第一次访问了日本,并深为日本所吸引,他说:“此后,我尽可能努力与日本保持联系,因为日本有世界上最美的视觉文化。无论你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日本将自己周围的环境布置得赏心悦目,我想这是其他国家无法仿效的。”

毕格斯毫不讳言地表示,自己的工作具有“传道士”的一面。他说:

“丑可以毁人。生活于丑陋的环境中,人的精神将随之受到摧毁。有的城市看上去犹如监狱,我们应该设法阻止这种情况发生,这样的努力是值得的。”

如果爱知三年展等艺术活动能够激励我们创造出更加美丽的环境,那就一定会造福于整个社会。

(节选自2013年3月22日的英语采访)

相关报道
其它访谈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中日论坛